|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三十五章信仰2

第三十五章信仰2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14

「這是老和尚的過往記憶?」

傅子佩手握緊吧台的邊緣,腦袋裡一陣脹痛.

「你怎麼了.」傅蘭放下手中的東西,眼眸中閃過一抹關心.

「我先前布下的一個陣法啟動了.」傅子佩的聲音不大,只是剛好能讓傅蘭聽見.

「我扶你去一邊坐下.」眉頭微皺,她也修行過幾年道法,雖不精,但此中的原理和禁忌還是懂的.

陣法啟動,布陣人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會被強行拉入陣法中.

傅子佩坐在角落裡,緩緩閉上了眼睛.

躍入她視野的卻不是全息八卦陣,而是一個染滿鮮血的喪屍,他的身上背著一個厚厚的畫卷,身子機械的向著前方寺門走.

傅子佩跟著喪屍走向那寺門.

寺廟裡的和尚拿著棍棒,趴在寺門口,喪屍還沒有走到門口,便被和尚一棍子打爆了腦袋.

「罪孽啊.」打爆喪屍腦袋的和尚長呼了一口氣。

「師兄他背後有東西。」另外一個和尚迅速放下棍子,將喪屍翻了個身,拿出了那畫軸。

本來已經被爆頭的喪屍,身子忽然微微一動,手抓住和尚拿畫軸的手。

「還活著!」和尚抬手便是一棍,直接敲斷了喪屍的手。「師弟沒事吧。」

「沒事,這貌似是一幅畫。」小和尚將手背在身後,誰都沒有看見那手上的傷口。

「恩恩,畫軸上有畫名。」另一個和尚取過畫軸。「千里江山圖?我們拿去給師父看看吧。」

殿門內端坐著一個法師,手中持佛祖,安靜的念經,他的經文有一種讓人安心的神奇魅力。

「瘋和尚!」傅子佩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身著袈裟,一身儒雅正氣,面容和藹的方丈。

「方丈,我們發現了一幅畫!」兩位和尚急忙在師父面前打開了那畫,在打開那一剎,話匣里掉出一封信。

「是真跡啊。」方丈顫顫巍巍的站起身,眼神掃過那江山圖,撿起地上的信。

信封上寫的是有緣人親啟。

您好,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山下博物館的館長,當您看到這封信時,我應該已經被您殺死了。您也應該看到了千里江山圖,如今天下動亂,喪屍橫行,我館亦不能倖免。

館內所有的珍貴文物我都已埋在地下,那些不能埋的,我都讓人帶走了。百年前南去北回時,文物絲毫不差,一件未損,不知如今,我輩能否有這樣的幸運。

我深知已感染喪屍病毒,命不久矣。可我心裡卻放心不下此畫,此畫若是埋在地下,不消三年,便被地下的蟲子啃咬壞了。

我知道喪屍的前行,只是為了食物。而人類便是喪屍的唯一食物,山上有一座廟,在清醒時,我拚命的衝上山,一旦異化,喪屍會根據本能,向著有人的方向走。這樣這幅畫,就會被人發現。

方丈緩緩合上書頁,眼角滴下一滴清淚。

「你我信仰雖不同,但是這份赤忱之心都是一樣的。」方丈緩緩站起身。「你們且先出去。」

「是師父。」

「或許人類終究會走向滅亡,但是我們至少要給後代留下一點存在過的證據。」方丈輕柔的撫摸過畫卷本身。「告訴後來的種族,我們這個文明曾經那麼璀璨過。」

「文字的本身或許就是用來傳承的。」傅子佩嘆了口氣。

穿透了房門,腳步忽然微微頓住,察覺到一絲不對,緩緩轉過頭一個面目猙獰的和尚出現在自己面前。

下一秒,那個和尚就穿透了自己的身體,撲向自己身後的和尚。

一口咬破那和尚的血管。

「師師弟。」和尚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他不敢相信,面前這個發了瘋啃咬自己的是自己最疼愛的乖巧師弟。

和尚的身體緩緩倒了下去,師弟大口吞噬著和尚的內臟。

「一和師兄!」四周的和尚立即趕了過來,眼中滿是悲痛。「一蟬變異了,殺了他!」

領頭的一個和尚,拿著棍子沖了上去。

僅僅幾秒之間,一群和尚便扭打在一起。

「這樣下去都得變異!」傅子佩倒沖一口冷氣。

「瘋和尚快去救你徒弟!」傅子佩伸出手想要搖晃老和尚,手指卻穿透老和尚的身體而過。「別看畫了!再看我就把畫燒掉!」

傅子佩出言恐嚇老和尚,可是老和尚壓根就聽不懂。

「我怎麼忘了,我現在看得是老和尚的回憶,我只是一個局外人.」眉頭緊緊皺起。

砰!

房間的大門被一具屍體撞開,老方丈立即抬起了頭。

那原本因眼袋過重,皺紋過多而虛眯的眼睛瞬間睜大,似是被箭戳進眼眸中,緩緩的爬起身,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你們!你們怎麼了。」老方丈拿起自己的拐杖,撐著身體,緩緩走向大門。

「方丈快走!」一個和尚飛身抱住已經完全異變的一禪。「快走啊!」

「一蟬?」老和尚怔怔的瞧著面前血肉模糊的喪屍,這是他乖巧的徒弟,一蟬?

一蟬捉住抱著自己的和尚,一口咬斷了和尚的喉嚨。

「你不是一蟬了。」老和尚向後踉蹌的退了幾步,倒吸一口涼氣,眼底滿是絕望。

那喪屍踢開身邊的和尚,向著老和尚襲來。

「小心!」傅子佩驚呼。

下一秒,老和尚揮舞起手中的法杖,爆了一蟬的腦袋,鮮血濺在千里江山圖上。

大門處,越來越多的喪屍爬了進來。

傅子佩微微閉上眼睛,耳邊殺伐聲不絕,為了這幅畫,葬送了一個寺廟的人命。

「呆毛—呆毛,你醒醒。」游寒焦急的呼喚著傅子佩,搖晃著她的身體。

「別搖了,再搖我這身子就散架了。」傅子佩握住游寒的手。

「你可算醒了,我叫了你快半小時了。」游寒的手擱在傅子佩的腦門。「你這身體太弱了,受個涼,竟然會昏迷。」

「受涼?」傅子佩眼神掃過自己的姑姑。

看來這是姑姑找來搪塞游寒的幌子。

「游夫人喝點熱水吧,我剛剛燒的。」雷浩捧著一碗水。

「你給我燒水?」傅子佩奇怪的看著面前的雷浩。

這傢伙昨天不是還想弄死自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