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三十二章整蠱

第三十二章整蠱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60

「想休息就休息,那兩個人我幫你對付。」游寒靠在門邊,把玩著手中的雪球。

「看來是到點了。」傅子佩負手轉身。「你的騙術厲害,可是對付無賴還不夠狠。」

「哦?」游寒的眼中露出一抹期待。「你有什麼獨特的方法。」

「騙,當然能騙所有人。但是真想讓不同的人痛,要有不同的方法。」傅子佩昂起腦袋,母親的教誨瞬間躍入自己的腦海。

那個女人雖然不是個好母親,但的確是個好老師。

傅子佩抬頭看向漆黑的天空。

「現在是子時,你叫過點了。」眼底閃過一絲不滿。

「他們兩個都睡著了,我想看你看你怎麼叫醒他們。」

「我不叫他們,我要讓他們自己醒。」傅子佩向前走了幾步,忽然停下來。「不過這件事還真的需要你幫我。」

「你想讓我怎麼做?」

「這次就乖乖聽我的吧。」轉頭順手拿走桌邊的臉盆,唇角勾起一抹神秘莫測的笑容。

游寒人生第一次看見那麼詭異的笑容,沒有陰狠,也沒有囂張,那雙眼睛讓人看不透她的城府,像是個謀奪天下的謀士,眼中的渴望深得讓人彷徨。

那笑容不應該是屬於傅子佩的,經過和傅蘭短暫的相處,他似乎理清楚了傅家的關係圖譜,這笑容應該是傅子佩母親的。

心理學上曾經說過當一個人長時間的活在某一個更強大的人陰影下,會在潛移默化中學會另一個人的行為特徵。

自己這個未來的岳母看來很不好對付啊。

傅子佩捧著一盆雪,緩緩走進房間。

眼神從容的掃過火堆旁熟睡的兩人。

隨意的用柴火將火堆暫時撲滅,房間里的溫暖悄然消散。

睡著的這對情侶最靠近火堆,火堆一滅,他們明顯就感覺到溫度的變化。

「來人啊,火堆滅了,快點起來了。」雷浩帶著睡意喊道。

傅子佩捧起雪盆,傾盆倒在這對情侶身上。

「你瘋了嗎?為什麼要用這種方法打擾我睡覺!」一直在裝睡的女人,立刻坐起身。

她睡的向來淺,平時別人叫她,她都聽得見,只是裝睡罷了,雪水遇到身體迅速融化成冰水,冰冷異常。

「噓,別打擾別人睡覺。」傅子佩壓低自己的聲音,修長的手指豎在唇邊。

「找死。」雷浩手中瞬間出現一把冰箭,向著傅子佩襲來,眼中滿是殺意。

一隻大手按住雷浩的肩膀,讓他無法向前動彈一步。

「女孩子之間的事情就交給女孩子。」游寒唇角掛著溫文爾雅的笑容,與他平時痞子形象完全不符。「冰系異能者,還真是少見啊。」

「知道還不快滾,我今天只想殺一個人。」男人轉過身,惡狠狠的盯著游寒。

笑容儒雅至極,卻在低頭的那一剎那,悄然流露了自己的心跡,他靜靜的瞧著雷浩,眼神似是溫柔卻又讓人感覺分外的詭異。

傅子佩的眼神掃過游寒的臉頰,將游寒臉上的微表情迅速捕捉到腦海內識別。

那分明是一隻餓狼在面對獵物時的神情,因為飢餓而情緒激動所以流露出溫柔,而那溫柔的背後藏著的是一顆要獵殺獵物的心,幾種情緒交融,讓游寒的表情變的詭異。

「你今天必須跪下來跟我道歉。」白茵茵大步向前,昂起腦袋,怒目瞪著清和,氣勢極其強硬。「或許我可以考慮讓你死得痛快一點。」

噗呲~

傅子佩忽得笑了起來,那笑容里透著一種對智障的憐憫。

「你笑什麼?」白茵茵被傅子佩的笑聲弄得莫名其妙,原先強烈的氣壓,皆被那笑衝散。

「我笑你可笑啊。」傅子佩臉頰上的笑容瞬間消失,眼眸里滿是冰冷。「連自己現在是什麼境地都搞不清楚,就敢隨意囂張,真想免費給你上幾節腦力提升課。」

輕飄飄的語氣,帶上那變化莫測的笑容,嚇得白茵茵向後退了兩步,才穩住身形。

「敢詐我?你才是那個連自己處境都搞不清楚的人!」白茵茵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我現在就了結了你。」

攤開自己的手掌,手心裡燃燒起一團小火,卻在還未凝結成球的時候就熄滅了。

「怎麼回事!」白茵茵有些癲狂的看著自己的手掌。「我的異能呢!」

「你還不了解自己的異能會被什麼克制啊?」傅子佩的眼中閃過一抹失望,是她高估了對手的實力。「真沒意思。」

「是你乾的!你到底做了什麼?」白茵茵高呼。

本來睡熟的人,被那叫聲喊醒。

奇浩睜開眼睛,剛想站起身來,便被自己的兒子一把拽回來。

「別人喜歡裝睡,我們也裝一次睡。」閉著眼睛的奇然輕柔的說道。

「來人啊,救我!」白茵茵害怕的向後退了一步。

「我還沒對你做什麼呢,喊什麼救命啊。」傅子佩一把抓住白茵茵的手腕。「別在這打擾別人休息,跟我走吧。」

「我不走。」驚慌下的白茵茵本能的想要掙脫開傅子佩的手。

「難道你就不想知道你異能消失的真正原因?」傅子佩的唇角勾起一抹引誘的笑。「十秒之內,跟我出來,我就告訴你,或許還能幫你解開呢。」

「你......你會殺我!」末世這麼久,在白茵茵的手裡也死過不少人,她自然知道末世有多麼的殘忍。

「我只會治癒系異能,拿什麼殺你。你再不出來,你的異能可就永遠失效了。」傅子佩回頭沖著白茵茵拋了媚眼。

白茵茵的心思微動,跟著傅子佩走了出去。

「茵茵你別跟她出去。」一直被游寒鉗制的雷浩,伸出手想要去抓白茵茵,身子卻被游寒死死的控制住,動彈不得。

跟著傅子佩,緩緩走出了咖啡廳的大門。

「妹妹,你現在該告訴我原因了吧。」白茵的身體因為寒冷不停的哆嗦著,顫巍巍的說道,失去了異能的白茵茵,氣勢瞬間就弱了下來。

「您這語氣變得挺快的嗎?」傅子佩薄唇微揚。

「我先前就是想嚇唬嚇唬你,而且也是你有錯在先啊,你應該先喊我一下,告訴我要值班,你這樣一盆雪水下來,擱誰都受不了啊。」

「以前別人叫你的時候,你不是也挺喜歡裝睡的嗎?」傅子佩含笑去熬著白茵茵。「而且我憑什麼要叫你呢,自己要值班不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