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二十九章初綻

第二十九章初綻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12

游寒的手緩緩從傅子佩臉頰滑下,按住她的後脖,強迫她靠近自己。

「你果然跟那個葉翔有一腿。」緩緩靠近她的耳朵,語氣中透著淡淡的陰狠。「你還瞞了我多少?」

「她是不是跟你說謊,說自己孤身一人,無依無靠。」蘭姨看著游寒的背影,由於距離原因,她沒有聽清楚游寒的話。

「你是她什麼人,為什麼會知道她那麼多的事情?」

「傅子佩你自己告訴他,你應該叫我什麼。」蘭姨的眼神掃向傅子佩。

「姑姑。」傅子佩低垂著腦袋。「姑姑,我是真的沒想到我媽會這麼絕。」

「你在這待多久了。」

「17天。」

「有沒有見過葉翔。」傅蘭平息著怒氣,在情理上,這件事貌似真的跟傅子佩無關,傅子佩離開道行基地17天,肯定沒有參與攻擊鳳聽基地的行動。

「見過,我知道我媽攻擊了鳳聽基地,所以避開了葉翔,沒有讓他發現我。」

「做的很對,不然葉翔肯定會活剝了你。」畢竟是自己的親侄女,傅蘭也不想看傅子佩死得太慘。

「姑姑您這是原諒我了?」

「原諒!」傅蘭的唇角勾起一抹戲謔的笑。「你讓我怎麼原諒你母親的背信棄義。」

「她確實做的不對,也不值得原諒。」傅子佩知道跟姑姑談什麼謀略、天下格局,都是統統扯淡。「你們的角度不一樣,站在普通人的角度,她的做法簡直天理難容,可是站在一個首領的角度,她這麼做,確實可以給基地帶來好處。」

母親說過她當上首領的時候,她就不再是一個女人、一個母親,而是一個基地的首領,首領的善良,是對基地所有人負責。

「你別跟我扯這些虛的,我今天不會對你下殺手,不是因為我是你姑姑,而是因為你現在還沒有站在我的對立面,他日我要是在道行基地看到你,我也不會顧忌這些情面了。」

「不管怎樣,您都是我最尊敬的人。」對於姑姑,她確實有所虧欠,父親失蹤的早,母親又是個事業型的女人,末世之前一直是姑姑在照顧自己。

「看在以往的情面上,我想讓你幫我個忙。」傅蘭有點羞於開口,剛剛才罵了傅子佩一頓,現在就讓她幫忙,未免有點不妥。

「您說。」

「奇磊受傷了,我一直治不好,你不是有治癒系異能嗎?」傅蘭揉擦著雙手。「能不能....」

「您帶路吧。」傅子配立即應允。

傅蘭轉身為傅子佩帶路,沖著遠處的奇然招招手,示意他先回去。

游寒上前想去握傅子佩的手,卻被傅子佩一把甩開。

「騙子!」傅子佩怒瞪了游寒一眼。「你怎麼什麼場合都撒謊。」

「我說的是實話啊。」游寒聳肩。「而且是你先飆的演技。」

「我先飆的!」傅子佩心中一團火升起。「我那是為了自保,你為什麼要在她面前那麼說我。」

「哎呦,這是生氣了啊。」游寒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跟你生氣不值當。」傅子佩向前快速走了幾步,卻又慢了下來。

伸出腳想絆游寒一腳,讓他摔成狗吃屎。

游寒早就發現了傅子佩那不安分的腳,大大方方的跨過那腳。

「沒絆到?」傅子佩的眼中閃過一抹失望。「不應該啊,我明明計算得很精準。」

剛收回腳,另一隻腳卻因為雪地太滑,沒有踩穩,身子重心控制不住的向後倒。

「救......」命那個字還沒有喊出口,便感覺一隻手抱住了她的身子。

「都說了別叫救命....」

「要叫游寒。」傅子佩看著游寒的眼睛,眼眸里閃爍著認真,唇角綻開一抹笑容。「我記得。」

「記得就好。」游寒的臉頰微微一紅,心卻不由得雀躍起來。

人越飄,腳步越不穩。

游寒剛想站起身,腳下一滑,連帶著傅子佩滾雪地。

手迅速的抱住傅子佩的腦袋,在急速下滑中,將她拉到自己的懷中。

砰,自己的背部重重著地。

「飄了吧你。」傅子佩噗呲一聲笑了出來,手輕柔的將濺在游寒臉上的雪弄掉。

「你怎麼一點都不心疼我。」游寒的眼中露出委屈的笑。

「你太飄,多著著地,吸一點地氣對你有好處。」傅子佩迅速爬起身,抓住游寒的手,將他拉起來。

「你們兩個在幹什麼呢,快點跟上來。」傅蘭轉過頭,看著落在自己身後數十米的兩人。

「哦,馬上來。」

咖啡廳內,情侶窩在篝火處,而受傷的人卻睡在離火焰最遠的地方。

「咦,我剛剛給奇哥燒得水呢。」奎信在篝火旁看見自己空空如也的水盆。

「被我用來洗臉了。」女人擦著自己的臉頰。「我還以為你是燒給我洗臉的!」

「洗臉!」奎信氣憤的看著女人,手中的水盆被捏的變了形。

「怎麼了,我家茵茵臉髒了,不該用水洗嗎?」坐在一邊的男人,忽然抬頭,看向奎信。「還杵在那幹嘛,照顧你家主子去,別讓他死了,添加晦氣。」

站在門口的傅蘭,手指緊緊握成拳頭。

「太過分了。」奇然握緊拳頭,想要跟那對情侶拼了。

傅蘭伸手攔住奇然。

「子配你應該很久沒有算計過別人了,我送你一對情侶玩玩怎麼樣。」傅子佩是她帶大的,在傅子佩很小的時候,她就發現,這傢伙極其聰明,而且對付巨嬰和老賴很有一手。

「想找我幫忙就直說唄,就是那對情侶吧。」傅子佩單手插在口袋裡,眼中迅速起了算計。「你想要什麼結果。」

「很簡單,教他們重新做人。」

「蘭姨讓這個大姐姐得罪這對情侶不太好吧。」奇然有點心疼這個被當做槍使的大姐姐。「那對情侶都有異能,而且人很壞的。」

「就當是我欠你們蘭姨的吧。」傅子佩無所謂的聳肩。

傅子佩一眼就認出了那對情侶,後期這對情侶可謂是開了掛的存在,後期他們叛變了鳳聽基地,帶著鳳聽的部分勢力去了別的基地。

鳳聽滅亡後,又代表鳳聽的殘餘勢力來討伐道行基地,最終還是死在了自己的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