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二十八章蘭姨

第二十八章蘭姨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91

魚終於上鉤了。

「您說的很對,您是一個人嗎?要不跟我們一起,我們尋找到人後,會回基地,您可以跟我們一起回基地。」蘭姨向游寒發出邀約,鳳聽基地剛剛遭受重創,極其需要人才。

「我不是一個人。」游寒搖頭。「我已經加入軍團了,不能再加入基地。」

「原來如此,那你們軍團在哪裡?」

「路上遇到一大波喪屍,打散了,暫時找不到。」游寒的臉上露出無比傷感的笑容。「只能暫且在此地住下,或許能等到他們。」

「您不要難過,您可以跟我們一起上路,或許在路上能遇到你們軍團的人。」奇然安慰面前的大哥哥。

「這是個好主意。」游寒裝作思考的模樣。「能否讓我考慮一下。」

「您當然可以考慮,我們的人就駐紮在前面,您可以去那邊,我們可以邊烤火,邊聊聊天。」

「好啊,那真是謝謝了,這天真冷。」游寒點頭。

圖書館內,傅子佩甩著酸疼的手臂。

「不行了,太累,我要休息一會。」放下手中的自製棉棒,端起水盆向外走去。

外面都是雪,打一盆雪,放在火爐上一會就會化成水。

在雪地內,剛刨好一盆雪,便瞧見遠處向著圖書館方向走來的三人。

「傅蘭!」手中的雪盆,咣當一下掉在地上。

趕忙轉過身子,拳頭微微握緊。

「游寒怎麼跟他們在一起。」傅子佩的眼中滿是焦慮。「若是來了鳳聽基地的其他人也就罷了,為什麼來的人是傅蘭!」

「前面好像有人。」蘭姨停下腳步,語氣中滿是警惕。

「那是我的人。」游寒薄唇微揚,插在口袋中手,緩緩向外拿出。

隨時準備給身邊的兩個人致命一擊。

「您的人?是您的老婆嗎?」那背影雖然模糊,但還是可以辨認出是一位女子。

「恩,是我的夫人。」

「你讓她一個人在外面,不會很危險嗎?」蘭姨向著那背影快速走去。

傅子佩的額頭處了一層薄汗。

怎麼辦,傅蘭看見自己,肯定不會輕饒了自己。

可是,自己又沒有辦法對傅蘭下手。

「沒辦法了,只能再發揮一次演技了。」迅速的弄亂自己的頭髮,將衣服隨意的扯開,舌頭伸了出來。

「夫人你冷嗎?」蘭姨脫下自己的外套,向著女人走來。

傅子佩緩緩轉過身,手縮在面前,腦袋斜著,不斷的抽搐著。

「不..不冷。」說話結結巴巴的完全不像是個正常人。

「啊,您夫人這是怎麼了。」蘭姨的手停在空中,差點沒有拿住自己的外套。

「她啊,間歇性癲癇。」游寒忍住笑,將手放回口袋中。

沒想到,傅子佩又開始了她的表演,為什麼每次她表演的不是感染瘟疫的人,就是癲癇患者,就不能有一些正常的,自己能配合她表演的角色嗎?

「癲癇這個病可沒辦法治啊,特別是現在這個世道,醫療條件那麼差。」蘭姨看著面前的瘋瘋癲癲的女人,眼中閃過一抹心疼。

「我不是他老婆!」傅子佩忽然恢復了理智,顫顫巍巍的舉起手指向蘭姨。「我是他妹妹。」

「我夫人還有點精神失常。」游寒將蘭姨往後拉了拉。「你可離遠點,千萬別傷到您自己。」

「夫人真可憐。」

「我不是,我是他妹妹。」傅子佩念叨著這句話,緩緩轉過頭,抽搐著身體向著遠處的圖書館走去。

「你趕快去扶她吧,免得她被喪屍吃掉。」蘭姨趕忙催促道。

「好!」游寒迅速走向傅子佩,將傅子佩強硬的拉入自己的懷中,溫柔的摸著他的腦袋。「老婆你又不乖了。」

「我不是你老婆。」傅子佩舉起手,顫顫巍巍的想要推開游寒。

「我可沒有妹妹。」

「哦,那我就是你爸爸!」傅子佩揪住游寒的臉,斬釘截鐵的說道。

礙於有人在場,游寒奈何不了傅子佩。

「蘭姨這女人精神是真的有問題啊,那位大哥哥人可真好,老婆都這樣還對她不離不棄。」奇然的心裡湧起敬佩之意。「可真是有情有義。」

「是啊,像這樣的人在末世里已經不多見了,除卻你父親,他是我見過的第二個。」蘭姨看著那離去的背影,眼神掃過那女人的腳腕,上面清晰的紋著一個類似太極圖一樣的東西。

旁人或許不知道那東西是什麼,但是他知道,那是傅家的圖徽。

眼神微微一定,計量著女人的身高。

「是她!」蘭姨的拳頭微微握緊。「傅!子!佩!」

「蘭姨你認識那位夫人啊?」少年的眼神中閃過一抹疑惑。

「你先站在此地不要動,我去會會那位夫人!」夫人兩個字,蘭姨說得咬牙切齒。

傅子佩一下愣在原地,手不自覺的張開又握緊,佛起自己額前的頭髮,緩緩轉過身。

「蘭姨好久不見啊。」傅子佩含笑緩緩轉過身。

「呵呵,你想見到我嗎?」蘭姨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還是你覺得我早就死了。」

「我怎麼會想您死呢。」

「老婆你的癲癇好了哎。」游寒在一邊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添亂。

「她有癲癇?」蘭姨的唇角掛滿嘲諷的笑容。「曾經的文科狀元,全國數學競賽金獎選手,會有癲癇?你被她騙了!」

「不會的,我們雖然認識不久,但我相信她是絕對不會騙我的。」游寒天真的眼眸里閃過一抹悲傷,唇角勾起一抹苦笑。「老婆你是不會騙我的對吧。」

「你真的被她矇騙了。」蘭姨的眼中透著同情,這麼好的一個男生,卻被騙的這麼慘。「傅子佩我以前只覺得你聰明,跟你媽一樣喜歡玩計謀,沒想到啊,你還學會騙人了!」

「我沒有騙你,他是裝的!」傅子佩氣憤的看著游寒。「游寒你別害我!」

「你為什麼要瞞著我,告訴我你的真實身份,又能怎麼樣。」游寒唇角掛著憂鬱的笑,伸手輕柔的撫摸著傅子佩的臉頰。

「我告訴你吧,她是道行基地的三小姐,頭上還有一個姐姐一個哥哥,底下還有一個弟弟。」蘭姨一股腦的將傅子佩的底細全盤托出。

「他們家還給他定了個娃娃親,對象就是鳳聽基地的少爺葉翔,不過她母親因為違反盟約,借著送嫁妝的契機聯合其他基地攻擊了鳳聽基地,所以這事就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