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二十六章修復工作2

第二十六章修復工作2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19

相反,跟他比起來,自己倒像是個**滿身的人。

「你若是深究,連生命都是個沒有意義的事情,更何況修復書畫,在我眼裡和你在一起乾的事情,都是有意義的。」黑色的眼瞳恰如黑夜,而那閃動的笑容如同點綴在黑夜中的星辰。

緩緩放開傅子佩的手,轉身繼續往牆壁上貼白紙。

「又撩我!」傅子佩的手依然垂在空中,掌心還殘留著游寒的溫暖。

「貼好了。」在傅子佩走神的功夫,游寒已經貼好了整面牆。「下一步該幹什麼。」

「讓江山圖上牆。」

「這種名畫也用漿糊貼嗎?」游寒的語氣有些詫異。「摘下來會不會壞?」

「不是用漿糊讓他上牆,你幫我把畫翻面。」傅子佩搖了搖頭,擼起袖子。

畫卷緩緩打開,騰飛而起,在空中旋轉一百八十度,再度回歸桌面。

傅子佩轉身拿起水盆和鋼絲球。

「這不是我用來刷碗的鋼絲球嗎?」游寒的眼中含著驚恐。「你不會想用這個刮畫吧。」

「怎麼可能,一刮畫就壞掉了。」

傅子佩將鋼絲球沾滿水,灑在畫的身上。

「你這是幹什麼!」瘋和尚立馬從沙發上爬了起來。「你知道你手上拿的是什麼嗎?」

「水啊。」傅子佩聳肩。

「那你知道你拿這個水,要往什麼上面撒嗎?」

「廢話,當然是千里江山圖咯。」傅子佩掃水的動作絲毫不停歇。

「你腦子還沒有壞掉啊,畫怎麼能碰水呢。」

「我又沒有在正面撒水,反面沒關係的。」傅子佩將水均勻的撒在畫上。

「反面也不行!」瘋和尚抬手想要阻止傅子佩。

游寒伸手攔住瘋和尚的動作。

「真的沒關係。」

「你慣著她,我可不慣著她!」瘋和尚想要掙脫開游寒的手臂。

「為什麼你會覺得紙不能碰水,紙的行成過程,本來就需要水。」游寒放開了老和尚,大步走上前,幫著傅子佩將紙貼上牆上。

「就算畫可以沾水,可是你沾水的原因是什麼呢?」瘋和尚站在原地,怔怔的看著兩人將名畫貼上牆。

「上牆。」傅子佩淡淡的說道。

「什麼?」

「我說原因就是上牆。」

「沒有黏性的東西是粘不住的。」瘋和尚搖頭。「真不知道,你為什麼要折騰這幅畫。」

「紙張相互之間的連接是靠氫鍵來實現的,紙遇到水後,纖維間便架起了水橋。紙與紙之間的密度增大,紙張便能貼在牆壁上的紙上。而失去纖維間,濕紙不及干紙的強度大,乾燥去水後,水橋斷裂氫鍵再度恢復。」游寒摸著自己的下巴認真的看著牆上的畫。

「打濕畫作,讓它上牆的真正原因,一方面是為了方便修復,另一方面其實是想恢復畫作的平整。」

「你好聰明啊。」傅子佩的眼眸里閃過一抹驚艷。

「你老公當然聰明。」游寒臉上露出痞痞的笑。

「你這麼笑,又讓我覺得像是城鄉結合部走出的流氓。」

「有這麼說自己老公的嗎?」

「有啊,我就這麼說自己老公。」傅子佩含笑,話一說出口,便覺得自己落入一個圈套。

「哎,你終於承認,我是你老公了。」游寒含著壞笑大步靠近傅子佩。

「又套路我,接下來不需要你了,你自己玩會,別干擾我。」傅子佩推開靠近自己的游寒。

「真無情啊。」游寒的眼中布滿失落。「我不要,除非你親我一下。」

「哎呀,你就不如正經一點。」傅子佩揉著自己的小手。「別人都在看著呢。」

「害羞啦?沒關係,我回去做飯,你忙完了,回去再親。」游寒唇角含著壞笑,轉身大步向著遠處走去。

「終於走了。」傅子佩長呼了一口氣。

「不要想我哦!」游寒忽然轉過身,沖著傅子佩拋了個媚眼。

「鬼才想你。」嘴上說著懟他的話,唇角卻不自覺的揚起一抹笑。

拿出包裡面的盒子,打開盒子,裡面放著一袋鹽、一袋小蘇打,將鹽和蘇打兌在一起,再取出一顆肥皂,泡在水中,拿出肥皂,加入鹽和蘇打,製造出血跡剝色劑。

眼神掃過書桌上的筆,從口袋裡掏出一點棉花,用膠布綁定棉花沾上水輕柔的擦過佔有血跡的地方。

「力道很重要啊,千萬不要把畫本來的顏色剝離。」系統的聲音再度響起。

「知道啦,我已經很小心了。」傅子佩輕柔的剝著上面的血跡。

「面積太大,一時半會是弄不完的,累了注意休息,修復文物最忌諱在疲勞狀態下進行。休息時,記得在畫上灑一點水,放兩盆水在畫下面,保持濕度。」系統再次提醒。

游寒行走在雪地中,忽的,遠方隱隱約約傳來腳步聲,耳朵輕輕一動,眉頭微微皺起。

轉身迅速爬上了一棟三層小樓的樓頂,立即檢查周圍有無喪屍,可否作為暫時容身的安全地。

剛準備關上天台的門,一隻喪屍便沖了過來,手中的冰箭迅速湧出,直接射穿了喪屍的大腦。

「嚇我。」游寒有點不開心的關緊大門。「喪屍真喜歡到處瞎溜達。」

從口袋裡拿出一根箭弦,手中凝固出一把弓。

握緊弓箭對準遠處出現的人群,一根冰箭在手中凝固出。

他不知道冰系異能的巔峰狀態是什麼,一個人獨處慣了,也不太清楚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的。

雖然會經常見到來往的人,但那些人要不是笨的,就是精明無比,自己都是騙騙他們,打發打發時光。還從未遇到過跟自己相同異能的人。

「這群人鬼鬼祟祟的,好像在找人。」游寒的眼睛微微眯起,忽然眼神凝聚在對方的武器上。「那個圖徽,好像見過。」

腦子裡迅速尋找著相似的記憶點。

「葉翔身上也有這樣的圖徽,他們是一路的。」游寒唇角微微上揚。「要不,跟這群人玩玩。」

剛想起身,卻又冷靜了下來。

「罷了,老婆還等著吃午飯呢,回家做飯吧。」

游寒腳尖一點,迅速躍下樓。

沒成想,這群人卻向他走來,調轉頭,走入小巷避開那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