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二十四章初雪

第二十四章初雪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69

月光輕柔的打在傅子佩的身上,昏睡中的傅子佩緩緩醒來。

月色正濃,瞧這照度,現在應該是丑時。

自己吃完飯不到七點就睡著了,睡了快八個小時,此時腦中一片清明,再也睡不著了。

月光濃度剛好,此時正是畫符的好時候,可是傅子佩卻絲毫不想畫符咒。

爬起身來,眼神掃過游寒的帆布鞋。

「我給不了你愛情,也沒辦法跟你組成一個家庭,但至少我能給你點溫暖。」不管前世如何,這一世的游寒對自己確實很好。

至少他在這個寒冬,給過自己家庭一般的溫暖,那是自己從來沒有體會到過的。

躡手躡腳的拉開衣櫃的大門,游寒喜歡把自己扒到的東西都放在袋子里,自己老會踢到袋子,他索性就把袋子扔進柜子里了。

從中取出自己需要的布料,從中扒拉出一件兒童羽絨服。

「他扒拉這幹嘛呀。」

搖了搖腦袋,將羽絨服拿出來。

點起桌邊的蠟燭,將白布摺疊放在桌子上,用剪刀剪除幾條縫隙,迅速的撕開白布。

將撕好的白布平鋪在桌子上,打開漿糊,用手抓起漿糊,均勻的將漿糊塗抹在布料上。

將另一片撕好的布料平鋪上去,用手均勻的塗抹好,再度鋪上一層布料,鋪五層,打好布絡。

待漿糊微干,將布料拿起,走進衛生間,關好衛生間的門,生怕吵醒游寒。掛在窗戶上,用釘子固定住。

從口袋中拿出幾片符咒,有了木系的晶核,自己便可以加強火符的力量。符咒騰空而起,燃燒著自身,卻怎麼也燃燒不盡。

「有了火符,再加上風,十五分鐘,就該吹好了。」

轉身走出房門外,拿起自己的紙和筆慢手慢腳的走到游寒身旁,紙輕柔的覆住他的腳,筆在紙上描繪著他的大概輪廓。

他的鞋肯定是從廢墟裡面扒拉的,能穿上就好,不一定合腳,她要重新測量他的腳,量腳定做。

量好腳後,走回桌前,拿起剪刀,將鞋樣剪出。

走進浴室,拿出已經吹曬好的布。

用鞋樣在布上畫出十個鞋底,坐在椅子上,專註認真的將鞋底剪出來。

感覺到輕微的動靜,游寒本能的睜開眼,手輕柔的摸向身邊,沒有意料中溫暖的身體,轉過身子,看向書桌。

她果然坐在書桌前剪東西,又剪小人嗎?道家怎麼這麼喜歡半夜起來剪東西啊?

「晚安。」游寒決定不打擾她,緩緩閉上眼睛,跌入夢鄉。

將布撕成二十個小布條,用多餘的毛筆將漿糊刷在布條上,用布條包好鞋墊的邊沿。

抬起書桌,將包好的鞋墊壓在書桌腳下。

將剩下的布樣,剪裁成鞋邊。

拿出一張顏色較為深沉的布,將鞋邊刷上漿糊印在布上,剪裁完畢後,將鞋邊同樣壓在書桌底下。

取出壓好的鞋底,十個鞋底為一組,將大頭針串線,先縫製邊緣,在縫製裡面。

時間悄然過去,不知過了多久,兩個硬邦邦的鞋底終於縫好。

撕開那兒童羽絨服,取出裡面的羽絨,均勻的放在鞋底,用布條縫製,兩個溫暖的鞋底就誕生了。

天越往下越冷,很可能還會下雪。

眼神一轉,走向浴室,浴缸前有一個拉簾,拉簾的材質是防水的,迅速的剪裁下跟鞋邊一樣大小的浴帘布。

用墨水為浴帘布染色,等待半小時後,將浴帘布放到鹽水裡泡固色。

將浴帘布跟鞋邊縫製在一起,在鞋邊上放上厚厚的一層羽絨,再用布縫起來。

最後將鞋邊和鞋底縫製在一起,這個過程有些許漫長。

早晨一縷陽光灑向大地,傅子佩打了幾個哈欠,揉了揉發酸的眼睛,看著剛剛完工的鞋子,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做個早飯吧。」昨天的肉還未吃完,早上可以做個青菜肉粥。

打著哈欠,走向廚房。

睡夢中的游寒緩緩醒來,察覺到傅子佩不在,立馬坐直身體。

看了一眼床頭的貼紙。

我去做早飯了,記得收拾下房間。

「好,你說什麼我都同意。」揉了揉眼睛,走向浴室。

洗漱完畢後,眼神掃過一邊的浴簾。

「咦,喪屍進屋啃浴簾了?」游寒搖了搖腦袋。「不對啊,喪屍什麼時候開始吃這東西了。」

眼神落向窗外。

「真的下雪了!」

初雪紛飛,為城市鋪上一層新衣,似乎這個城市從未淪陷過,它只是進入了一個冬季,而那些房屋裡的人正窩在沙發上吹著空調取暖,樂呵呵的跟家人說著今天電視劇的劇情。

游寒伸出手,風雪從他手中飛過,嘆了一口氣,關上了窗戶。

「粥做好了,我還在酒店庫房裡發現了許多酒,拿了一瓶過來,天冷,喝點酒暖暖。」

「哦,來了。」游寒大步走了出去。

「還真被你料准了。」

「請不要低估我的能力,嘗嘗我的廚藝。」傅子佩將粥鍋放在火爐上。「我第一次做粥,以前背過初級食譜,將就吃。」

「那我好榮幸,能夠品嘗你的處女作。」游寒坐下身,舀起兩碗粥。

傅子佩拉開窗帘,落地窗外的雪景盡收眼底。

「不是,以前也有做過東西,只不過不是粥罷了。」以前自己跟著軍隊,也幫忙做過飯,燒熟了就行,不需要講究口味。畢竟那個時候,能吃飽已經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了。

「味道很好啊。」

「那是,我可不是白記的食譜。」

「你既然不會做飯,為什麼要記食譜啊。」游寒吃著碗里的粥。

「我小時候經常被我媽關藏書閣,不止是食譜,裡面所有的書,我都看了不下三四遍,自然就記下來了。」

「原來如此。」

「我們喝酒吧,我很久沒喝過酒了。」傅子佩其實算是個酒迷,末世前,她年紀太小,酒量又不行,家人不讓她喝酒,末世後,酒又變得極其珍貴,她雖身居高位,但要以身作則,自然又喝不到酒。

「等你喝完這碗粥,暖了胃,再喝酒。」游寒倒出兩杯葡萄酒。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傅子佩接過酒杯。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杯壁撞擊了下傅子佩的酒杯。「現在不是晚上,而是早晨,喝完了,你該出去修千里江山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