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二十三章做飯

第二十三章做飯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395

「好。」傅子佩立即回頭,爽快的答應了老和尚。

「你答應這麼快做什麼,我還沒有談判呢。」游寒的眼底閃過一抹掃興。

「不必了,若我修復不好那畫,那畫對我也沒有用。」傅子佩拍了拍游寒的手背,想安撫他的情緒。

「別害羞,想握就握著吧。」

傅子佩白了游寒一眼,給了他一個你可真不要臉的眼神。

「在這之前你不能拿走畫,若要修復必須到我的圖書館裡修復,不可以拿回遊寒的住處。」

「好,反正我們住的地方也沒地方放那麼大的一幅畫。」

「還有,這個小孩......」老和尚低頭看著纏著自己的小男孩。

「這個我們解決不了。」游寒立即開口。「我們走吧。」

傅子佩表示同意的點頭。

兩人並排向著自家大步走去。

天色漸晚,斜陽染上屋檐,風漸起,吹起一層寒意。

「入冬了,越來越冷了。」傅子佩哈了幾口熱氣,在自己手上。

忽然一雙手套便出現在傅子佩的眼前。

「我今天早上扒廢墟的時候找到的,我們倆一人一雙。」

傅子佩握緊手套,眼神掃過游寒修長的手。他的手很好看,修長且白,似是青蔥,可是手心裡隱隱約約藏著老繭,破了皮的手心還溢出血。

「別扒了,手都弄破了。」傅子佩的心忍不住微微一疼,眼眸中閃過的心疼被游寒所捕捉。

捉住游寒的手,攤開他的手掌,捏起自己的衣袖,輕柔的擦著他的傷口。

「疼不疼。」

「疼,你要是親親我,我就不疼了。」游寒露出無賴的笑容,兩眼彎成月牙形,眼中閃爍著星辰大海。

傅子佩抬起頭看著他的眼睛,有那麼一瞬,似是要沉在那大海中。

「無賴,臉皮真是夠厚的。」傅子佩鬆開游寒的手。

「呆毛你說你頭上的毛怎麼永遠都是翹的,怎麼按都按不下去。」游寒輕柔的將那三根呆毛捋順,那三根毛又自行翹了起來,彷彿被施展了什麼魔法一般。

「你懂啥,聰明的人頭上的毛才會翹,你見沒見過愛因斯坦,他頭上的毛都是翹起來的。」

「人家明明是捲毛。」游寒看著傅子佩一本正經的胡扯。

「我說是翹起來的就是翹起來的。」

「好好,老婆說得都對。」游寒一臉寵溺的看著傅子佩。「晚上想吃啥,你來這麼久,我都沒有好好給你展示下我的廚藝。」

「末世里能吃飽就不錯了,口味不重要。」傅子佩剛準備轉身上床,眼神的餘光掃過游寒黑色的帆布鞋,這是夏天穿的鞋。「扒廢墟的時候,怎麼不給自己找雙冬天穿的鞋子。」

「想找啊,可是找不到我的鞋碼。」游寒低頭看著自己的腳。「你的腳冷嗎?要不,我明天再給你找幾雙。」

「你給我找的鞋夠多了。」傅子佩側頭看向牆角放的鞋櫃,上面幾乎都是自己的鞋子。「我今天看你多看了幾眼那小男孩的棉鞋,你喜歡那種款式的鞋子嗎?」

「嗯,跟小時候我奶奶做的棉鞋很像。」

「你也有奶奶?」前世游寒的大魔王印象給傅子佩留下了太深的印象,讓擅長分析的傅子佩一度認為大魔王其實不是人,是實驗室里的一個實驗品。

「那你以為我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嗎?」游寒抬眸,佯裝傷心。

「哎呀,說錯話了。」傅子佩捂住自己的嘴巴。

「沒事,等我做完飯回來,你親我一下就好。」

「我跟你一起去吧。」傅子佩已經習慣了游寒無賴的語氣。

「你今天受傷了,好好躺在床上休息,別暈倒在廚房。」游寒伸出手,擋住傅子佩的動作。

「我哪有那麼虛。」

「好好休息。」眸子微微一沉,掃過傅子佩外套里的身子,眼神在那修長的雙腿上流轉。「記得把衣服換了,不然,我真的會控制不住自己。」

「你往哪看呢。」傅子佩伸手想捂自己的大腿,上面的風光卻又不自覺的顯露出來。

「別捂了,我都看到了。」游寒眼眸里含著熾熱的光芒。「趕快進被窩裡躲著,不要逼我變狼。」

「哦!」傅子佩立馬轉身想走上床,腳一不注意絆到了床前的毛毯,慣性向著床板砸去。

大手抄過她的腰,攔腰打橫公主抱起。

「就這智商還說自己聰明,呆毛這個名字果然適合你。」

「我叫傅子佩!」傅子佩掙扎的想要脫離游寒的懷抱。

「別動。」游寒的眼中染上了一抹嚴肅。「再動就親你。」

「不動了,不動了。」傅子佩立即被嚇到,兩隻小爪乖乖的放在胸前。

「這才乖。」輕柔的將傅子佩放在床上。「乖乖呆著,等我做完飯。」

手故作無意的摸了下傅子佩的大腿。

「臭流氓!」傅子佩拿起枕頭,向著游寒扔去,游寒跑得飛快,一會便沒了影。

待游寒走後,傅子佩才敢起身換衣服。

迅速的換好了睡衣,嫌棄的將那女僕裝扔在鞋柜上。

「千里江山圖上面的血跡該如何修復啊,系統你上次說要給我提示來著的。」

「在修復前,你需要先準備好工具,我讓你準備的第一個工具是漿糊。」系統的聲音悄然在腦海里響起。「漿糊製作很簡單,只需要將麵粉或者澱粉熬制糊狀就行。澱粉於水的比列是1比6,做好後,你可以先用玻璃罐裝好。」

「澱粉?廚房裡面就有,我現在就去做。」傅子佩擼起自己的袖子,向著廚房走去。

還未靠近廚房,便聞到一股撲鼻而來的肉香。

「在做什麼呢,好香啊。」

煙霧瀰漫,游寒的袖子挽起,手臂上的肌肉格外的吸引眼球,偏巧他又生了張人畜無害的俊臉,明明是在做飯,卻像是在作畫一般,美不勝收的。

他用刀極其靈活,只見兩個土豆在他手上轉了幾圈,便被剝去了皮,迅速的將土豆切成了小塊,扔進了白瓷碗中。

轉頭又往爐灶里扔了兩把木柴。

「見到你,我的心裡總是有許許多多的疑問。」傅子佩上前幾步,打破了這寧靜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