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二十一章放人

第二十一章放人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362

老和尚停止跟游寒打鬥的動作,怔怔的看著遠處天空中發出的光芒。

「奇門遁甲!」眼神中閃過一抹震驚。「沒想到那小姑娘這麼厲害。」

「什麼小姑娘。」游寒收回手中的冰劍。

「你老婆遇到陳亞行啦!」

「什麼!」游寒的眼中瞬間染上慌亂之色。「我去救她!」

「不需要你救,她吊打陳亞行。」老和尚注視著遠處的光。「看光芒,應該是奇門遁甲中的天干九宮八卦陣。」

「那是什麼?」

「八卦甲子,生機鬼藏。簡單的說,就是以十天干,十二甲子組成的六十甲子,以時間為主要特徵形成全息符號,將兩個按照一定的規則組合起來,構成一個新的微型時空,這是一個虛擬的多維立體動態宇宙模型,模型里內的時間與外界不一樣,通過執陣人的自我思維,從而達到猜測萬物、趨吉避凶的作用。」

「你說這麼多,好像都是占卜的用處,她現在是要跟陳亞行打架啊。」游寒對八卦的知識一竅不通。

「看到了金光沒有,陣法能夠開啟,需要大凶的祭陣人,現在陳亞行就被當做了那個祭陣人。」老和尚摸著自己的下巴。「不過我很好奇,她想用那陣法,窺探什麼秘密嗎?」

「管不了那麼多,我要去找我老婆。」游寒腳尖一點,迅速向著遠處衝去。

陣法流轉,傅子佩站在陣法中央,看著陳亞行被陣法吞噬成灰燼,雙目清明無比。

「本來只想借九宮八卦陣滅了你,但是母親說過,此陣可以窺天機,若是開啟,萬不可錯過時機。」傅子佩唇角勾起一抹苦笑。「我一個重生之人,知道的未來之事太多了,而且算天機,會傷害自身的氣運。」

傅子佩搖了搖頭,陳亞行的身體即將燃燒殆盡,好不容易開啟一次陣法,不用有點可惜。

「既然如此,那我就算一算我腦子裡的系統究竟是何方神聖!」四周的八卦陣開始產生飛速的變化,陳亞行的燃燒速度加快。

「算我?」丹青系統噗呲一聲笑了出來。「時機未到,你算不出來我的身份。」

「算不出來,我也要先窺測一下您的真容啊。」

「我說過,我是一幅畫,等時機到了,您自然而然就能見到我了。」

傅子佩攤開手,張開手指,感受八卦陣中的風極,風吹起裙角,用風去感受未知之物的存在。

八卦陣不斷的旋轉,卻絲毫沒有停下的徵兆。

噗!一口鮮血從喉嚨中噴出,這腦中的系統究竟是何方神聖,自己還未辨明它的位置,便遭到了反噬。

陳亞行的身體已經燃燒殆盡,四周的八卦陣悄然消失,傅子佩捂著自己的心臟,單膝跪地。

「傷得還挺重。」剛說完這句話,喉頭又是一腥。

攤開手掌,掌心中央騰飛著淡淡的光圈,按住心臟,光圈籠罩著身體,對身體進行治療。

末世第一年,自己就進化出治癒系異能。

只是道行基地的人,很少會用異能,自己的治癒系異能一直停滯不前。十道九醫,平時自己也用不上這個異能,有時候,連自己也會忘卻,自己還有個治癒的異能。

不遠處,騰飛著兩顆屬於陳亞行的晶核,看來這個陣法只會讓身體飛滅,不會傷害晶核。

晶核可以幫助異能者提升自己的異能,但必須要是對應屬性才行。末世後期,晶核更是成為了人類之間的貨幣,可以用來兌換一切東西。

攤開手掌,那兩顆晶核飛向傅子佩的手中。

只有五行之內的異能晶核,才對道士有用,木系異能可以用來增加地符的力量。至於精神力這種變異異能嘛,對自己來說一點用都沒有。

算了,先留著吧。

「呆毛你在哪!」游寒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我在這!」傅子佩舉起手,想要告訴游寒自己的方向。

「怎麼流血了。」游寒立即沖了過來,一把抱住傅子佩的身體。

「沒事,陣法反噬而已。」

游寒用衣角輕柔的擦著傅子佩的臉龐的鮮血。

「沒事就好,陳亞行呢,逃掉了嗎?」

「被陣法煉化了。」傅子佩無力的靠著游寒。

「你別說話了,我帶你回去休息。」游寒將傅子佩摟進自己懷中,眼神無意的掃過傅子佩的胸口隱約現出的春光,臉瞬間紅了。

視線緩緩向下,一時間眼中的神色變化無常。

「怎麼了嗎?」

「為什麼要穿成這樣。」游寒握緊拳頭。「他對你做什麼了!」

「你說女僕裝?」傅子佩這才反應過來,立即捂住自己的胸口。「不是他換的!」

「你自己穿的!」游寒的眼中瞬間失去了光芒,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感覺自己的頭頂多了一頂綠油油的帽子。

「你煩不煩,不是,是一個老女人。」傅子佩氣得想吐血。

「天氣冷。」游寒迅速脫下自己的外套,籠罩著傅子佩的身子,生怕被旁人看去一點點春光。「我們快回去吧。」

「等會,你先去把那些人放了吧。」傅子佩緩緩抬起手。「記住,中間那個玻璃魚缸里的人不要放,他們染上瘟疫了。」

「哎,放出去也是死,我們還是不要管了。」

「他們對自己生命沒有了選擇權,至少要給他們是否自由的選擇權。」傅子佩裹緊了衣服,剛剛還不覺得冷,怎麼這會子游寒來了,自己便覺得特別冷,只想往他懷抱里鑽。

「小姑娘說得對。」老和尚迅速拉開了大門。

「好,你在這待著,我跟老和尚一起去放人。」

「小心,他們都是餓極了的人!」傅子佩趕忙提醒道。

果然,一個剛被放出來的人,撲向游寒。手中騰飛出一股冰霧,直接凍結了這個人。

「這樣放不行,這些人都瘋了,一出來就會攻擊我們。我若是都殺了,又違背了你的初衷。」游寒打橫抱起傅子佩向著大門沖了過去。「老和尚先跟我出去,我有辦法既放了他們,又不會傷到我們。」

「好勒!」老和尚抓住襲向自己的人扔向一邊,迅速跟著游寒沖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