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十七章占卜

第十七章占卜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44

傅子佩躺在床上,今天發生的一切如同放電影一般在腦海里出現。

感覺到腳下一陣涼意,緩緩坐起身。

寒從腳起,在末世最怕的就是生病。已經入冬,要注意好保暖,不能生病。

從麻袋裡扒拉出一雙襪子穿上,看向睡在自己身旁的游寒,這傢伙找的東西雖然很雜,除卻護膚品外,其他都還算有用。

又拿出一雙男襪,緩緩爬向床尾,掀起被子,小心翼翼的為游寒穿上襪子。

「這樣你也不會受涼了。」

躺下身,看著游寒那安靜的睡顏,唇角不由得蕩漾出一抹笑意.

用手指戳了戳游寒的臉頰,他像是個幼年的小老虎,微微閉著眼睛,威嚴中透著說不出的萌.

不對,他明明就是只狡猾的狐狸!

「睡著的時候好可愛.」傅子佩躺正身體.

游寒雖然是未來的大魔王,但現在他看上去還沒有那麼可怕,只是他對自己沒有任何敵意.暫時留在他的身邊,沒有任何危險.

目前最要緊的事情,應該是找到千里江山圖,延長自己的壽命,然後回基地.

傅子佩側頭看向游寒,很抱歉,我是一定要回自己基地的,我有自己的夢想要去實現,無法永遠留在你的身邊.

一股睡意襲來,傅子佩沒有抵抗,沉沉睡去.

屋外涼風吹起窗帘,起舞弄影,灑在床上.

游寒緩緩睜開眼,看著身邊女人的睡顏,單手撐在床上,視線緊緊的盯在傅子佩的唇角.

沒有絲毫的猶豫,吻了上去,如同蜻蜓點水一般掠過女人的唇,生怕驚醒了傅子佩.

天還未亮,傅子佩便醒了過來,迅速拉開窗帘。

早晨的第一縷陽光為陽極,在此時畫出的符咒威力最強。

捏袖研磨,執筆平宣,筆走游龍,一揮而就。

陽光悄然升起,然而傅子佩的手仍未停。

等游寒醒的時候,天已大亮,微微睜開眼睛,看著坐在桌前作畫的傅子佩。

「在畫符籙了?」

「在畫八卦圖。」傅子佩專心的畫著手中的圖。。「我飯都做好了,看你睡的太香,捨不得叫你。」

「有老婆就是好!」

「自己去吃吧,別打擾我,否則我會出錯。」她想用八卦圖來測算千里江山圖的具體方位。

不過八卦圖的指示跟系統一樣,都只是城南方向,而沒有確切位置。

「這是做什麼用的。」游寒漱完口,叼著饅頭站在傅子佩身後。

「占卜和測算。」

「准嗎?」游寒將饅頭盡數塞入嘴中。

「想試試嗎?」傅子佩抬起頭。

「好啊,要不要我告訴你生辰八字。」

「不需要,你想讓我算什麼?」

「我剛剛在刷牙之前,吃了個東西,你算算我吃的是什麼?」

「你吃了一顆糖,應該是西瓜口味的。」傅子佩輕吸一口氣。「不對,是兩顆西瓜口味的糖。」

「你怎麼知道的!你是不是看見包裝袋了。」

「沒有。」傅子佩聳肩。

「不可能這麼神,你算一下城南那個瘋和尚,今天早上吃了什麼。」游寒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他跟老和尚在這個城市住了這麼長時間,那老和尚三餐吃的東西都一樣。

「南對應的是北坎,坎對應是中男。」傅子佩微微閉起眼睛,一張無形的八卦圖出現在她的腦海中,手指點在桌上的八卦圖,緩緩划到北坎的位置。「老和尚吃的是昨天晚上吃剩下的壓縮餅乾,兌了前天的雨水喝。」

「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游寒眼中有一塊東西在塌陷,真厲害啊!

「我是一個術士,當我在計算時,能看到被算者肚子里食物的樣子。」那些精妙的演算法是無法用語言來解釋的,傅子佩只能通過比喻讓游寒理解。

「比如說我在算你的時候,看到了你吃糖的樣子,算老和尚時,又看到了他吃壓縮餅乾的樣子,於是我便能說出來。」

「那你豈不是無所不知?」

「不,我能力有限,只能算現在。」傅子佩搖頭。「而且機密之事不能算,否則會傷自身的氣運。」

「那只能算這些淺顯的事情嗎?」

「恩我只能算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傅子佩點頭。

「那你算算陳亞行那廝早上吃什麼?養了那麼大一批人,我好想知道他是怎麼養活的。」

「他家所在方位。」

「城東地下KTV。」

「好。」傅子佩坐下身子,緩緩閉上眼睛。

進入腦海的世界,站在一個八卦陣中,四周的八卦緩緩旋轉。

「西兌。」自己所在位置東邊的染起一抹光圈。「七柱」

光圈上顯示出兩個字。

「少女。」傅子佩微微皺眉,不對呀,陳亞行明明是個男人,他的卦象應當是七柱少男啊。

光圈悄然散去,傅子佩單手捂住自己的心臟,另一隻手點在書桌上的西兌。

「開!」

一張殘缺不全的屍體出現在傅子佩的眼前,陳亞行慢條斯理的用刀劃著屍體上的肉,將那小肉插在竹籤上放入烤火上烤,拿起那已經烤好的放入口中。

「孽障!」傅子佩嚇得立即睜開眼睛,眼中充滿憤怒的神情。

「怎麼了,他吃的什麼,讓你這麼生氣?」

「人!」一股反胃感襲向心頭。

傅子佩迅速沖向浴室,抱著馬桶便乾嘔,將今天的早飯全數吐了出來。

「什麼人?」游寒不理解傅子佩的意思,拍打著傅子佩的背,想讓他好受些。

「人。」傅子佩的拳頭緩緩握緊。「我說,他吃的是人。」

對上游寒的雙眸,眼中滿是驚恐。

「什麼!」

「他收留那些人,壓根就不需要食物,因為那些人就是他的食物。」傅子佩緩緩站起身。「孽障啊,所有罪孽中,食同類之肉為最惡。」

「難怪我從來沒有看到他出來搜尋過物資。」他以前還懷疑這傢伙有空間異能,藏了不少好東西。

「在淪陷地生存下來的人實在是太可怕了。」一個是瘋子,一個是魔鬼,還有一個游寒是未來的統治喪屍的人類boss。

「老婆你有沒有覺得你很幸運,錯過了瘋和尚和吃人變態,遇到了我這麼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