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十二章神秘牆洞

第十二章神秘牆洞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19

「去你大爺的,哪裡學的嚇得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傅子配嫌棄的抽出自己的手。「竟然逼修道之人說了髒話。」

「不好聽嗎?」游寒將手中的網球拍扔在地上,口袋裡拿出一本手掌般大小的情書大全手冊。

「你也是力量系異能者嗎?」看著地上的網球拍,原來剛才出手的不是瘋和尚,而是游寒啊。

「不是,網球發力比較大,通過後天訓練,普通人也可以用它打爆喪屍腦袋。」游寒摸著傅子配的腦袋。「呆毛,記住以後一感覺到危險,就要叫我的名字。」

「好。」傅子配看著游寒,心裡流淌過一陣暖流。

「因為你太弱,一不小心就會死掉。」游寒接下來的話,瞬間讓傅子配心中的暖流變成冰流。

「游寒我已經承認錯誤了,大家都是鄰居,不至於這麼狠吧!」男人的身體周圍長出無數的樹木,阻隔襲向自己的寒流。

「道歉是你的事,原諒是我的事。」游寒握住傅子配的手,轉身向著樓下走去。

「上面動靜好大啊。」瘋和尚抬起頭,放下手中的毛筆。

「陳亞行來了。」

「那個大善人他來做什麼?是想把貧僧拉到他的地盤上去嗎?」瘋和尚忽然笑起來。「那裡是個快樂的地方,我要去,我要去。」

轟隆一聲,天花板上出現了一個大窟窿,陳亞行從窟窿里跳出來。

「是在下唐突了美人。」陳亞行整理了身上的衣服,唇角掛著虛假的和善笑容。

「陳亞行你受傷了!」瘋和尚盯著陳亞行受傷的胳膊。「帶大和尚走唄,大和尚給你療傷。」

「我可不敢帶你走,免得你掀了我的家。」陳亞行捂住自己的傷口,有些害怕的看了游寒一眼。

那個女孩無論外表還是靈魂都近乎完美,是個不錯的獵物,可是游寒卻在她身邊。

游寒這個人太過危險,自己不敢也沒有實力與他正面對戰。

罷了,等她落單以後,自己再獵捕這隻獵物。

向後退了幾步,警惕的盯著游寒,轉身走出大門。

「陳亞行帶我走啊!」老和尚揮舞著手中的毛筆,追著陳亞行跑了出去。

「大和尚怎麼那麼喜歡那個陳亞行。」傅子配眉頭微皺,厲氣那麼重的人,竟然被瘋和尚說成善人。

「因為陳亞行的家裡有很多很多人,他們可以陪著大和尚玩。」

「他家裡有很多人?」如果要利用人類控制喪屍,確實需要很多人,可是根據剛剛自己跟陳亞行的交手,他的精神系異能只有二階,最多控制兩個人就不得了。

「恩,每次有落單的人出現在淪陷地內,他都會把那些人帶回家。」

「帶回家養嗎?」傅子配問道,養那麼多誘餌要花費多少糧食啊。

「不知道,我很少見到他把那些帶回家的人帶出來玩。」游寒聳肩。「你管那麼多做什麼,反正我只養你一個。」

「沒什麼,只是很詫異,末世之中,能養活自己就很不容易,竟然還會有人花費精力去養別人。」

「你覺得他是個好人嗎?」游寒透著玩味的笑,眼睛直勾勾的瞧著傅子配,似乎想從傅子配的口中聽到什麼笑話。

可惜事實並不能如他所願。

「不,若是拿末世前的道德標準來職責他,他已經不算是個人了。」傅子配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轉身去看那副仿造的千里江山圖。

雖是仿造,但是筆力強勁無比,將原畫的形態描摹的極好。

「真正的你,究竟在哪。」傅子配一拳打在畫框上,黃框微微抖動,裡面似乎另有玄機。

「唉,本來還想看你的笑話呢。」游寒聳肩。「其實我也不是個好人,你猜猜我的身份。」

「別廢話,過來幫我,這畫後面有東西。」仿造的千里江山圖是按照原畫大小所仿,長度在1191厘米,傅子配一個人自然搬不動。

游寒幫著傅子配卸下整幅畫,一個長寬皆約一米的正方形門出現在兩人的眼前。

「門框四周凹凸不平,應該是和尚自己挖的。」傅子配拎起自己的裙子,剛想爬上去,便被游寒抱了下來。

「心別那麼大,先弄清楚裡面有沒有什麼髒東西。」游寒手中凝固十幾根冰箭,投入黑黝黝的門內,不到兩秒,便聽到箭擊在牆壁上的聲音。

「是我大意了。」傅子配拍打著自己的腦袋。

「幹嘛要打自己。」游寒心疼的摸著傅子配的腦袋。

「這樣腦子就能長記性了啊。」傅子配眨巴著眼睛,耿直的回答。「根據箭擊在牆壁上的聲音,扣除聲音的速度,門內的神長度應該在十八米左右。」

「你剛剛射進去的是十五根箭,我沒有聽到任何活物掙扎的聲音,裡面應該是安全的,當然不排除變異蟲之類的危險存在。」

「猜那麼多,不如親自看一眼.」游寒腳尖一躍,跳入門內,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微型手電筒,轉身扶著爬進來的傅子佩。「跟在我身後。」

「好。」傅子佩點頭。

泛黃的光芒打在黑暗的屋子裡,四周空空如也,只有角落處放著一個半米長的正方形巷子。

傅子配伸出手,看著箱子上的黑漆,猶豫了一會,又縮了回來,十道九醫,修道之人都會學習一些藥理,巷子上的黑漆散發著濃重的藥味,明顯是塗抹了特殊的藥草。

「我來吧。」游寒剛伸出手,便被傅子配握住。

「箱子上塗了東西。」傅子配微微搖頭,不想游寒涉險。「我自己來。」

撕扯下自己的裙角,攤在手心上開箱子上的鑰匙。

還沒等她的手靠近箱子,一層冰霧在鑰匙扣上瀰漫,形成冰塊,冰塊越來越大,擠開鑰匙扣。

「打開箱子不一定要用手啊。」游寒手中握著一把冰箭,挑開了箱子。「是些經書,沒有畫。」

「唉,找張畫怎麼就這麼難呢。」傅子配氣憤的站起身,眼神掃過那箱子,忽然停頓下來。

那經書後面壓著的好像是黃紙!

激動拿起經書,果然最底下壓著一層紙袋,紙袋裡面裝著黃紙和宣紙。

「黃紙!」太好了,有了它,自己就可以做符咒了,有了符咒,自己就可以做回那個牛逼哄哄的自己!

我傅子佩終於要雄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