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十一章遇襲

第十一章遇襲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372

「那你為何躲我。」男人的眼神在傅子配身上遊走,似乎在測算傅子配的價值,那眼神像是在看一個美麗的器物。

「我沒有在躲你,只是不想跟你靠得太近,對陌生人保持一定的警惕距離,這是人之常情吧。」眼神輕柔的掃過男人的臉,一隻手負在身後,算著男人身上煞氣的來歷。

「我以為在末世之中,您會跟我一樣,對見到同類感到親切呢。」男人伸出手掌。「你一個女孩子呆在這淪陷地實在太過危險,不如跟我走吧。」

「不必了,我不是一個人來的。」傅子配轉身想要離開。

下一秒,便被男人握住手腕。

「這麼快就想走?即使不跟我走,聊聊天也是好的嘛。」男人的眼中含著笑,悄然啟動了自己的異能,干擾面前少女的腦電波。

至今,沒有任何女人能夠逃過他的精神力引誘。

「我家先生在附近,我想他應該不喜歡跟陌生男人聊天。」薄唇微微勾起,原來是精神系異能者,從容的對上男人的眼神。

「末世之中,無需在乎那些規矩,我只是覺得你的聲帶很好聽,想多聽幾句而已。」男人抬起手,一隻手想要去撫摸傅子配的頭髮。

「你真的想聽我說話?」傅子配握住男人的手腕,將他的手壓了下去。

「當然,這麼美妙的聲帶里發出的聲音,我自然想聽。」

這是上鉤了嗎?果然越是清艷美麗的女子,越難控制。

「好。」傅子配勾唇,手輕柔的佛過耳邊被風吹亂的頭髮。「純則粹,陽則剛,天行健,兩儀尊道恆長,故有長久者不自生方長生之講,百丈峰,松如浪,地勢坤,厚得載物之像。」

男人聽著傅子配娓娓道來的聲音,頭疼欲裂,自己的精神力攻擊術,似乎全部反彈回來,那些話像是變成釘子一般,一根一根的釘在自己的腦袋上。

「故君子不爭炎涼,混沌開,分陰涼。輪轉更迭萬物始蒼蒼。」這人的業障究竟有多麼的重,僅僅是《太上老君說常清凈經》,便讓他如此難受。

「你,你到底在說什麼,為什麼我的頭會這麼痛。」男人捂著的腦袋,在地上疼的直打滾。「為什麼,你不會受我的異能術控制。」

「精神系異能確實很厲害,可是萬物相生相剋。」拿精神系異能對付修鍊道系法術的人,簡直就等於是在用眼神跟人打架一樣雞肋,所有被燙過道印或佛印的修行生,都可以免疫精神系異能。

不過若是墮入魔道,道印和佛印也會隨之消失。

「想走!」

倒在地上的男人一把握住傅子配的腳腕。

「給我抓住她!」

男人的話音剛落,從角落處便走出兩個渾身是傷的女人,女人身上的血腥味極其足,吸引著四周的喪屍。

「你用精神系異能控制人類幫你吸引喪屍!」傅子配被男人喪盡天良的舉動嚇到。「夠狠!」

傅子配扯開男人的手,迅速的想往前跑,卻被那渾身是傷的女人抓住。

「不許走,不許走。」女人的雙目獃滯無比,抓著傅子配的衣服。

「放開,被別人控制了也不知道。」如果有符紙就好了,一張符紙就可以解除這兩個被迷惑的女人身上的精神系封印。

傅子配想要推開女人,奈何女人的力氣奇大無比。

「你想死,我不管,不要拉我!」傅子配一腳踢開纏著自己的女人。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喪屍從樓下快速的爬了上來,張著獠牙,瞬間就將離它們最近的一個受傷女子吞食。

男人單手捂住自己發疼的腦袋,腳下生長處一棵小樹,那樹越長越高,將男人托舉起來,避開喪屍的襲擊。

「竟然還是雙系異能者!」傅子配迅速的向後跑,眼神的餘光落到附近散落擺放的網球筐內。

拿起網球向著面前的喪屍砸去,傅子配砸的極准,奈何力量不夠,只能延緩喪屍的速度,根本無法擊倒喪屍。

「媽呀,救命啊。」傅子配放棄用網球攻擊喪屍,撒開腿逃跑,早知道出門前就該給自己算一卦,如此大凶之日,自己為何要選擇出門!

砰!砰!

數顆網球齊飛,離傅子配最近的幾個喪屍,瞬間被爆頭倒地。

「瘋和尚出手了?」傅子配拍著自己的胸脯,想讓自己鎮定下來。

瘋和尚來了,游寒肯定也來了,不知道為何,只要想到游寒就在附近,心不自覺的安定下來。

「呵呵,你以為就這麼結束了嗎?」男人站在樹頂,一掌拍在大樹上,大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處兩個長枝條,枝條抓起喪屍,向著傅子配身上扔。

「救命啊,不帶這麼玩的!」傅子配心頭大驚,這喪屍要是扔自己身上,自己不徹底完蛋了,撒開腿,拚命的向著前方跑。

一頭撞進一個溫暖的懷抱里,那熟悉的墨香撲鼻而來。

「傻瓜,跟你說過了,以後不要叫救命,要叫游寒。」一陣寒流在空中飛旋,那些被扔向傅子配的喪屍,瞬間在空中凝結成冰塊。

寒流不斷擴張,向著男人的樹襲去。

「原來是游兄的女人,誤會,都是一場誤會。」男人迅速撤去木系異能術,以示誠意。腳下的大樹,一點點變小,最終悄然消失。

可是那寒流依然向著他襲來,男人不斷的向後退,手心中釋放出一股異能,面前生長出兩顆大樹。

「嚇死我了。」傅子配拍著自己的胸脯,誰知道這傢伙還有這一手。

「害怕了?」游寒低頭,眼神中藏著神秘莫測的笑容。

「我又闖禍了。」傅子配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不敢去看游寒的眼睛。

「這麼快就認錯?那你說,你到底錯在哪。」游寒低下身子,歪著腦袋,與傅子配對視。

「我也不知道,是他故意騷擾我的,我只是懲罰他一下。」傅子配長長的嘆了口氣。「可惜,我打不過他。」

「這是錯嗎?」游寒含著笑容問道。

「我沒錯?」傅子配抬起頭,腦袋磕到了游寒的下巴。「我不是有意的,疼不疼。」

「不疼,沒有我擔心你的心疼。」游寒握住傅子配的手,眼中藏著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