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十章不詳之人

第十章不詳之人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328

「去老和尚家裡吃吧,我那有好多好吃的呢.」老和尚跟游寒說話,眼神卻落在傅子佩的身上.」這位姑娘真漂亮.」

「您的食物還是自己留著吧.」

「這麼漂亮的姑娘,一定不是自願跟你的吧,以前只覺得你殘忍,沒想到,你現在還干出這麼不要臉的事情,搶人家良家少女了!」

「什麼叫強搶民女,我對我老婆可是一見鍾情。」游寒單手攬過傅子佩的腰。

「對,我們是一見鍾情。」傅子配乖乖的依偎在游寒的懷抱里,在末世,不要把自己的底露過別人看,現在和游寒保持一種看似緊密的關係,對弱小的自己有好處。

「我才不信呢,你長這麼好看,一看就是出身書香世家,怎麼能看得上他。」大和尚哼了一聲。

「喂,我也是出身書香世家,哪裡配不上了。」

「你殺戮太多,罪惡太重,就是配不上。」大和尚的眼神在傅子配身上流轉。「姑娘你氣質如此純凈,應該沒有殺過人吧。」

「沒有。」至少這一世是真的沒有,自己殺人是從成年的生日開始,親手斬殺了背叛自己親信。

「你看我就說嘛,這個人手上殺戮可是很多的,弄要小心呀。」

「在末世生存,能活下來就已經很好,我相信沒有任何人是主動的想去殘害同類的。」傅子配溫柔的握緊游寒的手。「我相信他也一樣。」

傅子配的語氣輕柔的像是一道溫暖的春風,這句話明著是對游寒行事的理解,實際是在寬恕前世的自己。

末世定下的法則太殘酷了,可若是自己不按照這樣的法則去做事,自己便會被末世淘汰,淪為喪屍的盤中餐。

「又一個被他騙的小可憐。」大和尚打著哈欠。「去貧僧哪裡坐坐吧,求求你們了,貧僧實在太無聊了,現在連喪屍都不願跟我玩了。」

「在我老婆面前說我的壞話,還想讓我跟你玩,想太多。」

「貧僧那邊有很多吃的,有網球館,還有很多字畫,跟貧僧去貧僧的窩點的地方玩嘛。」瘋和尚像個孩子一樣躺在地上不停的打滾。

「書畫?」

「怎麼,心動了?瘋和尚住在這座城市的圖書館內,裡面確實收藏了很多字畫。」

「那我們去看看好不好。」傅子配的語氣透著商量。

「你說去哪就去哪咯。」

破舊的圖書館內到處都是灰塵,跟著瘋和尚走進一方閱覽室,卻像是進入另一方天地,閱覽室被她打掃的異常乾淨,長長的桌子整齊的放著十二份書。

似乎曾經有人在那讀書的模樣。

「還有其他人來這裡嗎?」

「恩,貧僧的徒弟們出去尋找食物了,過一段時間他們就會回來。」瘋和尚輕柔的擦著放在桌子上的書。「你們隨意。」

「他還有徒弟?」傅子配壓低聲音問游寒。

「別相信瘋子的話,因為他連自己都騙。」游寒慫肩。「我在這住了大半年,就從來沒有見過有其它和尚來過這裡。」

「你們倆嘀嘀咕咕什麼呢,快過來看老衲我收藏的畫,可好看了。」

瘋和尚攤開一副畫,畫得很抽象,像是一攤墨水打翻在宣紙上的畫。

「敢問這是哪位大師的畫?」用國畫的筆紙畫西方的抽象畫,還真是少見。

「這位大師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世間僅存他一副畫,這位大師就是貧僧!」

「呵呵,您就沒有其它畫嗎?」傅子配的笑容瞬間凝固。

「呆毛過來,這裡好像有你想要的東西。」游寒吹了吹掛在牆上畫的灰塵。「有點像江山圖。」

「真的像。」傅子配的眼中閃過一抹狂喜,看圖畫的模樣以及落筆,絕對是千里江山圖無疑了。

經系統檢測為仿品,角落處無印章。

「這是仿的。」傅子配的眼中藏下一抹失望,手輕柔的擦過最角落處,果然沒有前人留下的印章。「仿的很好,但是沒有留下印章,應該是想讓後人認出來吧。」

「小娃娃,你在找什麼畫,老衲能幫上忙嗎?」老和尚坐在桌子上,桌子下疊著一條長長的白紙,隱隱約約能看出來,那紙下面是一幅畫。

「你平時喜歡把自己的畫作當桌布疊嗎?」

「怎麼可能,我的畫這麼珍貴。」老和尚撕扯著自己的畫,將畫泡在水裡,咕嚕咕嚕的喝了下去。

「唉,還真是夠瘋的。」傅子配的眼神在四周掃過,搜索著附近的畫作。

邁著緩慢的步伐,緩緩走上了二樓。

「難怪那老頭說網球,原來二樓是個室內網球場。」傅子配輕柔的咬著自己的手指。「真奇怪,圖書館內,竟然有網球場。」

走到二樓巨大的露天窗台上,窗檯連著附近的居民樓,連綿看去,一望無際。

「這裡的太陽可真好。」傅子配抬頭看向陽光,時至正午,烈陽照人,宜占卜宜布陣。「遠處的風景真美,只不過多了一些喪屍。」

「這裡風景不美,但站在這裡的人很美。」一道溫和而又陌生的嗓音從傅子配身後響起。

傅子配嚇的立即轉身,差點踉蹌的跌倒,來人伸出手,扶住傅子配的手腕,另一隻手搭住傅子配的腰。

「多謝。」傅子配往後退一步,掙脫開面前男人的手。

男人戴著個黑色的眼鏡,長相清秀,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但是眉目間透著一股濃濃的煞氣。

笑容雖溫暖,但是透著濃濃的寒意。

「我從來沒有在這裡見過像你這樣的人兒,你應該是最近才來的吧。」男人大步上前,語氣格外的溫和。

「嗯。」傅子配點頭,唇角掛著同樣溫柔的笑,身子卻悄然向後退了一步,與男人拉開距離。

這男人身上的煞氣實在太重,在未來的大魔王游寒身上,自己都沒有感應到如此重的煞氣,只感受過來自強者的威壓。

「姑娘這是怕我?」

「怕?」傅子配抬頭,純凈如海藍寶石的眼眸里閃過笑意。「我不怕你。」

我是嫌你煞氣太重,會擋我福運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