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三章活命為大

第三章活命為大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697

「那我叫什麼啊。」

「你叫……」大魔王一時間愣住,眼神落在傅子佩頭上翹起的三根頭髮。「你叫呆毛。」

「呆毛?怎麼會有這樣的名字。」大魔王你編名字能不能編的像樣一點,這樣很拉低你扯謊的技術水準好不好。

「唉,我們是青梅竹馬,都是農村的苦出身,你父母覺得呆毛這個名字比較好養活一點,所以給你取了這個名字。」

「那你呢,你叫什麼。」世界上的人只知大魔王其人,卻無一人知道他的真名。

「游寒,我叫游寒,你叫呆毛。」

「怎麼你的名字這麼好聽,我就叫這個名字。」傅子佩好歹曾經也是三大基地的第一才女,怎麼也沒辦法接受自己叫呆毛這個名。

「你喜歡我的名字?」游寒忽的笑了,笑容中透著溫柔。

「喜歡。」比起呆毛這個名,她簡直愛死這個游寒這個名字了。

「那我把我的名字里的一個字給你,以後你就叫游夫人吧。」

「游……游夫人?」傅子佩的臉微微抽搐著。「我還是叫呆毛吧。」

「呆毛你餓不餓。」游寒緩緩站起身,額前的碎發斜斜的擋著眼睛,隱藏著眼底算計的光芒。

「餓。」傅子佩弱弱的說道,眼神可憐巴巴的看著游寒。

既然要裝失憶,那自然要裝得像一點,免得被大魔王拆穿,直接將自己生吞活剝了。

「看。」游寒從褲子口袋裡拿出一包壓縮餅乾。「想不想吃?」

「想。」傅子佩吞了吞口水,他若真的想殺自己,易如反掌,犯不著浪費食物。

「叫我一聲老公,我就給你。」游寒的唇角勾起一抹無賴的笑容。

「我忽然覺得不餓。」傅子佩立馬躺了下來。

「真的不餓?」游寒的眼底含著壞笑。

「不餓了。」

「反正我也累了,一起睡覺吧。」游寒鑽進被窩中,一把抱住傅子佩。

「你~你要幹嘛?」傅子佩滿臉驚恐,想要推開游寒。

「抱著你睡啊,你以前說你最喜歡我抱著你睡了,說這樣有安全感。」游寒面不紅心不躁的撒謊。

傅子佩的內心閃過一萬個曹尼瑪。滾開,本姑娘沒有說過這句話!

「可我失憶了,以前的話都不記得,而且我覺得我現在在亂世,不能太黏著你,我也需要獨立一點。」傅子佩眨眼之間便想好了說辭。「我們就不抱著睡了,好不好。」

「也罷。」游寒躺正身體。「老婆還不睡?」

「我腦子有點亂,想理清一些事,等會就睡了。」

「早點休息哦。」游寒沖著傅子佩拋了個媚眼。

本來想出去獵殺變異獸,給自己改善伙食,沒想到碰巧遇上了一個讓自己心動的女生。

父親告訴過自己,遇到喜歡的姑娘,一定要以最快的手段追到手,坑蒙拐騙四大招,搞定妹子不在話下,必要的時候可以威脅加恐嚇,不過對喜歡的女人還是盡量不要用那兩招,否則會把她嚇跑.。

父親的話猶言在耳,送上門的老婆,再不騙進門,自己就是瓜慫。

傅子佩打量著四周,唉,自己的命怎麼這麼苦,重生回來,危機重重。

罷了,能再有一次生命已經很難得了,自己必須把握好每一分鐘。

首先必須逃離這個大魔頭的身邊,確保自己的人生自由,自己才可以去找千里江山圖續命。

小腳剛挪出床一寸,游寒便轉過身,睜開眼睛,那黑溜溜的眼珠散發著危險的光芒。

「老婆你不會想等我睡著以後偷溜走吧。」話語中含著笑意,卻讓傅子佩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沒有,怎麼會呢。」傅子佩臉上勾起一抹乖巧的笑容。「我只是想喝水而已。」

「這樣最好。」游寒滿意的點頭。「酒店裡的喪屍我已經清理乾淨了,但是附近到處都是喪屍,你一出去,就會被喪屍撕成碎片吃掉,你要是那樣死掉,我會心疼死的。」

「我真的只是喝口水。」傅子佩裝模作樣的拿起床頭的水咕嚕咕嚕的喝了下去。

「當然,若是你僥倖在喪屍口下逃脫,也會被我的箭射死,誰讓你想逃跑呢。」游寒的話語輕飄飄的,卻將面前的傅子佩嚇得冷汗直冒。

「不會跑的,我絕對不會跑的,您放心。」

「看把你嚇得,我跟你開玩笑呢,好笑不。」游寒戲弄著傅子佩,他孤身一人太久,身邊陡然出現一人,雖喜歡但卻不知如何相處,想要跟她拉近距離,又怕他跟以前那些人一樣,一旦發現他的良善之後,就覺得他好欺負,便立即背離他。

「好笑好笑。」傅子佩嚇得忍不住的哆嗦起來。

「要是你真的敢跑,這個玩笑可就不好笑了哦。」游寒反轉過身子。「睡吧。」

傅子佩心裡逃跑的計劃,瞬間煙消雲散。

還是先找到黃紙,做成符咒以後,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再思考逃跑的計劃吧。

傅子佩緩緩躺下身,為自己蓋好被子,強烈的困意襲來。

不到一會,傅子佩便進入了夢鄉。

游寒緩緩睜開眼睛,唇角勾起邪魅的笑容,轉過身,看向躺在自己身邊的傅子佩。

「到我手心裡了,不管你是裝的還是真失憶了,都別想跑.」

第二天醒來,傅子佩感覺自己在一個極其溫暖的懷抱里.

「不對啊,昨天我明明是背著他睡的.」

傅子佩輕柔的推開游寒,從他的懷抱里悄悄往外逃,沒想到肚子傳來一陣咕嚕咕嚕的叫聲.

「這鬧鈴可真有趣.」游寒一隻手揉著眼睛,另一隻手一把將傅子佩拽回到他的懷裡.

傅子佩摸著自己的肚子,什麼時候不叫,偏偏這個時候叫.

一包壓縮餅乾被扔進她的懷裡.

「你先墊一墊,等會我帶你出去,吃熱的.」游寒坐起身來,眼神掃過傅子佩那瘦不拉幾的小身板.

這妹子啥都好,就是太瘦了,像是風一吹就要倒似的.即使在如此艱難的時代,自己也絕對不能准許自己的女人瘦成這樣,必須給她養圓潤了.

「好.」傅子佩是真的餓了,乖乖的啃著手裡的壓縮餅乾.

母親雖然是一個基地的首領,但是她從不偏袒任何人,想要食物就必須自己去掙.

上一輩子,自己沒少挨餓,這一生只是餓了兩頓,倒有些挨不住了.

清晨的陽光灑在這座廢棄的城市上,若不是酒店外不時傳來喪屍的咆哮聲,傅子佩還以為自己真的在末世前的酒店後台閑逛.

「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兒.」

「跟著就是了.」游寒推開酒店廚房糕點室的大門,迎面便衝來一隻喪屍,手中瞬間出現一根冰箭,一手抓住喪屍的肩膀,另一隻手,將冰箭按了進去.」昨天才打掃乾淨的,今天怎麼又闖進來,真是煩人.」

傅子佩獃獃的看著游寒,這傢伙剛剛竟然那麼從容的殺了一隻喪屍,那神情就像是殺了一個飛進廚房的蒼蠅一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