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二章重生遇boss

第二章重生遇boss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356

四周的一切都悄然遠去,她像是跌入了黑暗的深淵之中。

任由自己的身子不斷的下沉。

恍惚之中,她想起母親的話,一個成功的謀者是沒有任何感情的,感情這東西會變成負累,影響著你的判斷。

從前的自己不信,而事實證明母親的話是正確的。

她終究沒有成為一個成功的謀者,沒有跟母親一樣,證明女人在亂世中的能力和智慧。

若能重來,她會摒棄情感,以利為謀,成為一個以謀略而取勝的亂世梟雄。

「你想重來一次嗎?」悠遠的聲音在虛無之中響起.

「我想.」傅子佩本能的回答.」你是誰,你能幫我嗎?」

「我是一幅畫,我想讓你幫我尋找我的朋友們,並且修復他們,作為交換,我會復活你.」

「好.」

噠,身後一片冰涼,感覺自己漂浮的身體終於落地。

身子的溫度逐漸回歸,傅子佩緩緩睜開了眼睛,蔚藍色的天空出現在傅子佩的眼前。

「我還活著!」傅子佩激動的坐起身,看向四周。

自己在一個廢棄的街道上,面前是一個服裝店。

服裝店外的玻璃倒印著傅子佩的模樣,不可置信的摸著自己的臉頰。

「我這是重生了?」鏡子中的自己格外稚嫩,長發垂肩而落。

自己十八歲成年以後,便剪了短髮,而鏡子中的少女長發垂肩,自己應該重生回到十八歲以前。

「嗚嗚。」熟悉的聲音響起。

「喪屍!」傅子佩轉過頭,五六個喪屍向著自己緩緩走來。

傅子佩想要逃,卻發現自己的身後同樣有十幾個喪屍。

剛重生就被喪屍包圍,這是幸運還是倒霉?

傅子佩本能的摸著自己的口袋。

「符籙呢,怎麼一張符籙都沒有。」傅子佩的異能是治癒,戰鬥的技能全靠符籙跟八卦陣。

眼下的情況壓根就沒有辦法擺陣,而自己身上一個符籙都沒有,自己這是又要死嗎!

那群喪屍離自己越來越近,忽然,一根根冰箭射穿了喪屍的腦袋,眨眼的功夫,面前的喪屍皆被冰箭爆頭。

「多謝恩公搭救。」傅子佩平息著自己的情緒,轉身看向那冰箭發射出。

男人穿著寬大的運動衣從二樓平台上跳了下來,拿掉了遮擋自己的臉頰的帽子。

「我救了你,你就是我的俘虜了。」唇角掛著溫柔無害的笑容,那笑容瞬間跟傅子佩記憶深處的那個男子交疊在一起。

竟然是他!面前的少年雖然青澀,但已經有多年後大魔頭的氣息。

完了,真的是諸事不順,三十六計走為上計,跑啊!

前腳剛遇喪屍群,後腳就遇到**oss,太特么倒霉了。

「想溜?」男人緩緩抬起弓,將箭頭對準傅子佩。

由於跑得太急,傅子佩沒有看路,一頭猛的撞在電線杆上,身子直直的向後倒去,暈倒在地。

冰箭射在電線杆上。

「自己撞倒了?」男人從容的插著口袋,走向傅子佩,一手拎起瘦弱的傅子佩,將她扛在自己的肩膀上,大步向著自己的巢穴走去。

廢棄的高級海景房內,傅子佩安靜的躺在大床上。

一片混沌之中,傅子佩緩緩睜開眼睛.

「第一個任務已經開啟,我只能給你一個月的壽命,在一個月內,你必須找到千里江山圖,它會繼續給你續命..」

「什麼!」傅子佩的承受能力很強,但是短短一個月找到那樣一幅名畫,未免太難了.

末世爆發後,那千里江山圖,究竟被丟在了哪裡,誰又知道?

「一個月太短了.」

「很抱歉,我現在能力有限,只能給你一個月.」

「好,你既然說你也是畫,那能否讓我看看你.」傅子佩也算出身在書香世家,她又是個文科生,對書畫這東西很感興趣.

「我就在您身邊,但只有您心中的明燈亮起時,才能看得見我。」聲音悄然飄遠,再也消失不見。

「皮膚比雞蛋還嫩。」男人用手指戳著傅子佩的臉蛋。「好看,是我喜歡的類型。」

「咳咳。」傅子佩緩緩睜開眼睛,入眼的便是那男人的臉頰。

手瞬間緊握成拳,羊入虎口了怎麼辦。

「終於醒了。」男人微微向後靠,恢復了初見時的高冷態度。

傅子佩坐起身,內心閃過無數的計策,卻沒有一個能讓她成功脫逃的計策。

傳說大魔王年輕的時候專殺三大家族的權貴,自己若是開口,大魔王必定會追問自己的身份,到時候,自己身份暴露,肯定逃不過一死。

「是你救的我?」

「你失憶啦?」男人的眼中閃過一抹皎潔,眼神落在傅子佩額頭上的的傷口。

「我頭好疼,什麼都想不起來。」傅子佩抬起頭,眼中閃爍著掙扎的淚光,演技爆表。「你是誰?」

失憶嗎?男人的眼中閃過一抹狡黠的笑。

下一秒,臉上變得極其嚴肅。

「老婆!」男人一把將傅子佩撲倒在床上。「我是你老公啊,你怎麼可以忘記我!」

「老~老公?」傅子佩的唇角不停的在抽搐,大魔王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不行,自己一定要鎮定,他肯定是在試探自己。

「可我怎麼迷迷糊糊的記得,我是因為躲避你才跌倒的。」傅子佩捂著自己的腦袋。「好疼啊,只能記得那麼一點了。」

「那是因為你吃醋,怪我多看了一眼母喪屍,所以你才生氣的想跑離我。」大魔王的眼中布滿了自責。「是我不好,我不該因為那母喪屍長得還算眉清目秀,就多看她一眼。」

「我吃喪屍的醋?」傅子佩石化在床。

「是啊,你特別的愛我,愛我愛得發瘋,佔有慾特彆強,只允許我看你一人,我如果看別人一眼,不論是男是女,你都覺得那個被看的人該死。」大魔王的戲極其足,聲色具在,如果不是自己是在裝失憶的話,肯定會相信他的鬼話。

自己信口胡謅的技術,連給大魔王提鞋都不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