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劉備的日常 >1.125 偶露崢嶸

1.125 偶露崢嶸 (1/1)

小說名稱《劉備的日常》 作者:熏香如風  更新時間:今天08:38更新  字數:2602

隴山,大震關首,雲霞殿。

「報——」

有六百里加急邸報送到:「王傅將兵剿賊,勇為先登。殺黑山賊酋三十有九。渠帥張燕隻身逃亡。蕩寇、討虜、破賊、揚武四校,分兵四路,挺入軍都、蒲陰、飛狐、井陘,北太行四徑。順藤摸瓜,盡抄黑山各部老巢。得賊眾三十餘萬,錢糧輜重,無可盡數!」

殿內百官,無不擊掌相慶。

饒是幾位謀主,亦面露喜色。

接邸報細觀,劉備不禁笑嘆:「尋常莫辨,偶露崢嶸。王傅真乃中流砥柱也。」

李儒笑道:「王傅敢為人先,斃殺賊酋三十有九。領四校,剿滅四徑黑山。料想殘敵必望風逃竄,冀北無憂矣。」

「王傅自孤幼時,便守護身側。樓桑老宅,王傅守前院,王妃守中庭。還有……」想到甯姐姐,劉備不禁會心一笑:「孤,方能睡得安穩。」

張飛這便叫道:「那時俺爹看的緊,不然定與大哥日夜相伴,互相壯膽。若二哥早來,又何須勞煩王傅。」

關羽微微一笑。三弟言之有理。

殿內重臣,不禁撫掌大笑。

笑中多有感嘆。能稱萬人敵者,薊國竟有其三。猛將如雲,謀臣如雨。又豈是誇大其詞。

「待軍功簿到,再為王傅請功。」劉備對荀攸言道:「書報洛陽,亦讓文和得知。」

「喏。」荀攸俯身領命。

劉備笑道:「得賊眾三十餘萬,可填文安與雍奴,圩田所需。」

鍾繇雍奴北部圩田已成。縱橫水網如脈絡,滋養百里良田。又築高堤,鎖諸水於河堤之內。多管並舉,雍奴北部澤水盡退,只剩中、南部大澤。於是,開春鍾繇上疏,請改雍奴為雍陽。山南水北為陽。正與北部數縣名稱相呼應。

劉備欣然應允。

「文安境內滏水、高陽水、滹沱水、泒水等,諸水交匯,散為大澤。徑百二十里。若得循吏牧守,可比督亢秋成。」李儒起身奏問:「主公可有心儀之選。」

「確有初選。」劉備笑問:「諸位亦可共舉良才。」

互相看過,荀攸遂起身奏問:「主公心儀之人,可是新昌令,陳群,陳長文。」

「正是陳群。」劉備笑答:「以孤之見,若論治世之才,長文當不在元常之下。」

薊王善辨寶識人。天下皆知。然今將未曾及冠的陳群,與鍾繇相比。眾人亦頗多驚訝。

「若陳長文除為文安令,新昌又當交給何人?」荀攸再問。

劉備這便問計群臣:「諸位當用踴躍舉薦。」

見眾人皆在沉思,新任貲庫令司馬芝,起身奏報:「稟主公。臣,舉薦一人。」

「何人?」劉備笑問。

「司馬直。」司馬芝答道。

「可是河內名士,司馬叔異。」荀攸竟也識得。

「正是。」司馬芝答道:「先前因黨錮被禁足在家。今黨錮已解,三公四府卻屢辟不就。只因未遇明主。主公只需去信一封,當星夜前來,自投門下。」

司馬芝與司馬直,或有遠親。所謂內舉不避親。以司馬芝之為人,能舉親不避嫌。司馬直必有大才。

「三百石俸,是否太少。」既是大賢,又是名士,劉備不禁問道。

「若旁人相招,便是二千石高俸,亦不可動其心。然若出自主公,必欣然應募。」司馬芝答曰。

「如此。便遣幕府公車,前往河內徵募司馬直。」劉備又道:「孤當手書一封,一併帶去。」

「主公明見。」群臣下拜。

「鍾存王庭遣使來問。三月戊申成婚大典,是否如期舉行。」李儒又道。

「自當如期,何故見疑?」劉備反問。

「乃因此次與主公結親,鍾存大小豪帥,皆欲同來觀禮。人數眾多,女豪恐我等始料不及,未有萬全準備。」李儒答道。

劉備遂會意:「可是怕孤不願接待。」

「然也。」李儒笑道:「故女豪才出言相試。」

「東坂四海館多已空置。西坂大使館亦可暫居。兩處館舍,足可安置。」長史蓋勛答道。

「修書女豪,一切如舊。」

蓋勛又奏道:「鍾存媵妾,人數眾多。許師與許女皆在列。」

見殿內百官皆不語,蓋勛又進言道:「許女年不過十三……」

劉備笑道:「長史只憂yòuchǐ乎?」

蓋勛索性明言:「妻後母,納釐嫂。乃羌人舊習。與人倫相悖。若任其所為,則隴右必爭相效仿。荼毒甚烈,主公不可不察。」

「長史之意,孤豈能不知。」劉備言道:「孤已去信女豪,許女當以『假子』視之。」

「主公明見。」百官拜服。

「妻後母,納釐嫂」的上古陋習,劉備早有心剷除。然卻不可一意孤行。需循序漸進,待羌人日漸漢化,通曉倫常,自當恥於為之。

若將舊時劣根一刀斬斷。營中諸多夫妻便會勞燕分飛。所生子女又當如何。

以薊王為始,當徐徐圖之。

洛陽,西邸,萬金堂。

陛下面上無喜無悲。

張讓趨步登堂,偷看陛下臉色。心頭一沉。不敢怠慢,急忙五體投地:「老奴叩見陛下。」

「阿父可識得此書。」說完,陛下竟將竹簡擲於當面。

張讓急忙取來一觀。頓時汗如雨滴。

此書乃出張讓親筆,與黃巾私通之密信。卻不知陛下從何處得來。

「王豫州於賊中,得阿父賓客與黃巾書。這便尋跡追查。今人贓俱獲,鐵證如山。阿父可能自辯?」陛下問道。

「老奴百口莫辯!」張讓伏地叩首,涕淚橫流。竟是王允匹夫!

「阿父與黃巾反賊暗通曲款。可是要聯手害朕,另立新主。」陛下句句誅心。

「老奴縱粉身碎骨,亦不會讓賊人動陛下分毫。」張讓悲聲泣道:「奈何一門老幼皆在潁川老宅。彼時黃巾勢大,潁川被圍,為救全家於水火,老奴,老奴……唯有與賊人虛與委蛇。」

說完便叩首不止。乃至額前崩裂,滿面披創。

念及主奴舊日情分,陛下亦於心不忍。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處置才好。

危急關頭。張讓忽從懷中取一錦囊:「老奴願罰銅抵罪。」

要說,知子莫若父。深知陛下商人秉性,張讓竟將新取自黃門令左豐處的琉璃寶鈔,獻出抵罪。

陛下雙眼一亮:「此物何來?」

「乃老奴畢生積蓄,從金水貲庫兌換而來。」張讓哭訴。

「阿父…忠心可鑒。朕又豈能不知。」命人接過,打開一看。陛下面色立刻和緩。

一千萬琉璃寶鈔,值五千萬錢。

寶鈔離手,張讓滿心血滴:「陛下聖明。老奴忠心侍主,別無二心!」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