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神女寵夫:師尊你要乖 >0331章 安排布局(三更)

0331章 安排布局(三更) (1/2)

小說名稱《神女寵夫:師尊你要乖》 作者:茗水涵  更新時間:2019-01-13 12:20  字數:3536

?????一秒記住,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腓腓得令後,立即進到乾坤空間中,點了一百名空間羽衛,隨後與金鑾告別谷幽蘭眾人,向著淳于國北部悄然進發。

望著腓腓離去的背影,谷幽蘭這才平心靜氣的端起茶杯,輕輕喝了一口,繼續說到。

「諸位,方才我們說到妖族王子剎湮,想向七剎海的鮫人族借碧玉九龍簫,你們可曾才想到,妖族的意圖是什麼?」

聽到谷幽蘭拋出來的問題,東方落等人紛紛搖了搖頭。

「雖然我們與妖族並沒有真正的打過交道,但是也曾聽說過,妖族人詭計多端,只要是能毀滅人族,他們都無所不用其極。」

東方落捋著鬍子,一臉凝重的說到。

「老太爺說的對,所以瀾兒,下次你再遇到剎湮的時候,一定要多留個心眼,那個剎湮心思縝密,為人狠辣,只要是能達到目的,他什麼事情都能做的出來!」

曾經在幾萬年前,與剎湮親自交過手的白澤,心下唏噓的說著。

雖然明面上,他沒有說出來什麼,但是這句話里,卻涵蓋了很多寓意,讓谷幽蘭情不自禁的暗自深思起來。

『白澤這話里話外的意思,肯定是知道些什麼,至少關於我那一世的隕落,前因後果他肯定是知道的。

但為何,每當我問起他,他都支支吾吾,千般的躲避呢?

難道我那一世的隕落,如此的不堪?

還是因為我與那個剎湮,曾經有過什麼?』

想到這裡的谷幽蘭,忽然打了一個機靈,莫名的,腦海中,又呈現出了那個夢……

漫天漫地都是一抹金色,金色的天,金色的樹,金色的土地,谷幽蘭在這裡走著。

儼然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是不停的走,前不見異色後不見歸路……

忽然,她隱約聽到前方傳來低低的古琴聲,琴聲低迷哀傷。

她想順著琴聲找去,怎奈四周到處琴聲繚繞,卻仍然不見撫琴之人。

正在她疑惑的瞬間,琴聲嘎然停止了,突兀的前方現出了一方碧水。

碧水池旁一個粉衣女子正在和一個男子說話,但是說的什麼,她卻怎麼聽都聽不到。

只見兩人你儂我儂,含情黛笑,女子的粉面如桃花絢爛,男子的背影似小山般傲然。

突然,不知道男子說了什麼,只見女子如入定般呆愣,臉色瞬間蒼白,這時男子一頭海波般的藍發霎時變長如帶,迅速的將女子的頎長玉頸纏住。

女子沒有掙脫而是滿目心碎的瞪著一雙金眸看向男子,眼裡凝滿了金色的血淚。

男子極快的拿出一隻玉瓶,小心翼翼的接住那顆顆血淚。

稍瞬間,女子幡然醒悟不再凝淚的剎那,男子素手成爪,抓向了女子的心臟……

「丫頭,丫頭!你怎麼了?」

耳邊忽然傳來焱,急切的聲音,谷幽蘭趕忙從那個夢中跳脫出來。

「焱,我方才怎麼了?」

心臟處那抹蝕骨的抓痛猶在,就好像整顆心真的被人剜走了一般,一時間,讓谷幽蘭的呼吸乍然停頓。

瞬間的缺氧,讓她傾城的俏臉蒼白的毫無血色,豆大的汗珠,順著她的額頭,唰唰的流了下來。

她猛然大喘了幾口氣,這才定了定神,看向焱。

「丫頭,你方才是不是想起了什麼?難道你的記憶……」

焱一臉後怕的模樣,定睛的注視著谷幽蘭,就連白澤和東方府眾人,也是滿眼駭然般望著她。

「記憶?」谷幽蘭勾起唇角,苦澀的笑了笑,「沒,我的記憶還沒有恢復,只是感覺有點憋悶罷了!」

聽到谷幽蘭欲蓋彌彰的話語,焱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凝重的皺了皺眉,隨即看向也一臉心事重重的白澤。

白澤感受到焱的目光,沖著他搖了搖頭。

雖然白澤和焱都沒有多說什麼,但是看兩人的神情,都似乎不願谷幽蘭想起什麼,似乎也不想讓她知道那些過往。

望著似乎像似在打著啞謎的谷幽蘭,焱和白澤三人,東方落夫婦互相狐疑的望了望。

但也心知,自家瀾兒,肯定是有什麼事不願意明言,焱和白澤兩人,也似乎不願意提及此事。

難道是因為瀾兒的身世?

東方落夫婦曾經在私底下聊過此事,那是在發現谷幽蘭是創世神女轉世身份之前。

當時,東方落通過探查谷幽蘭的靈魂之印,發現她的靈魂深處竟然隱藏著巨大的魂力。

那股魂力是金色的,是不屬於人族應該具有的。

於是,東方落想到了千年前的那個傳說。

隨即在心中更加斷定了,谷幽蘭就是傳說中的那個創世神女的轉世。

後來經過谷幽蘭一次次的契約幾大神獸,又看到了焱的金龍身份,隨即,他更加確定了這件事。

但是他曾經也同自家老太婆提起過,在齊夏大陸的史料中記載,創世神女的隕落是意外的。

那個意外又是什麼呢?

照理說,修為如此之高,魂力如此強大的創世神女,又是神族皇帝唯一的公主。

她應當是可以活幾十萬年,甚至幾百萬年,根本就不會無緣無故的隕落,除非那個意外是超出任何人的想像。

此時,想到這些的東方落,心中更加的狐疑,似乎他曾經猜測的答案,就在嘴邊,呼之欲出。

明知道焱和白澤內心的顧慮,又看到自家師公和姨婆滿眼的狐疑和關切,谷幽蘭無奈的搖了搖頭。

「好了,你們都不用擔心我,我真的沒事,即使曾經有過什麼,那也都是過去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