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獨佔契約蠻妻 >第三百二十九章 守候

第三百二十九章 守候 (1/2)

小說名稱《獨佔契約蠻妻》 作者:南樓楚  更新時間:2018-03-14 09:01  字數:3331

席瑾言正在自己公司翻閱著文件,看著席氏集團這個季度的財務報告,越發有些苦笑。

只是這些天逐漸發作頻繁的頭痛,讓席瑾言有些生不如死,甚至也難以打起更多的精神來處理公司的事務。

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夠撐多久,只希望儘可能的多一點!

因為他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安排好。

正準備合上電腦出去的時候,門外傳來的響動,讓席瑾言不禁皺了皺眉。

「怎麼回事?」席瑾言的聲音,冰冷而又深沉,待他看到來找他的人是陳數的時候,揮了揮手,示意周圍的人散開。

怎麼又來了?莫非是顧七七那兒有什麼事情?

「有事?」席瑾言挑了挑眉,不由地疑惑道。

陳數看著席瑾言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心裡不由地有些著急,拉了席瑾言的手就往外沖,「跟我走!」

「幹什麼?」席瑾言一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樣子,看來是還沒有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

「七七現在有危險,她在醫院!」陳數來不及和席瑾言廢話多少,拉著席瑾言出了門,開車朝著醫院的方向而去。

席瑾言心裡一愣,完全沒有想到顧七七竟然會在醫院,她怎麼了,席瑾言無法想像顧七七會出事,莫非是席默知不顧他的感受竟然對顧七七出手了?

「醫生說現在能不能保住七七腹中的孩子還是一個未知數,我原本是想遵守我們之間的承諾,替你保密,可是現在,我不能這樣做,否則對七七,會是一個遺憾!」陳數看了一眼席瑾言,淡淡的道,一面又開著汽車朝著醫院的方向疾馳而去,不敢稍有耽擱。

「孩子?」席瑾言聽到這兩個字,頓時臉上的表情全部都是大驚之色,他根本沒有想到顧七七現在還懷著孩子。

莫非?

席瑾言想到了那天在萊利大酒店,他和顧七七之間發生的那些事情,莫非就是在那個時候顧七七已然懷上了自己的孩子?

這對席瑾言而言簡直是一個巨大的驚喜,一時之間,他甚至高興的說不出話來。

可是他馬上意識到現在顧七七在醫院,又聽陳數說什麼可能這孩子保不住,這讓席瑾言頓時大驚,「究竟怎麼回事?」

陳數看了一眼席瑾言如此驚慌失措的樣子,不由地將事情發展的始末全部都告訴給了席瑾言,當他提到顧七七最近是因為照顧傑克而使得自己的身體越發的有些虛弱,導致孩子出現危險的時候,席瑾言眼裡的痛苦,難以掩蓋。

這一切都怪他,席瑾言心裡不禁很是痛苦,如果不是因為席默知製造那場意外的車禍,傑克不會有事,顧七七也不會因此讓自己的身體變得這樣的虛弱。

可是兩人曾經有過一個孩子就那樣流產了,而這一次,席瑾言是斷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孩子和那個孩子一樣,就那麼沒了,不惜一切代價,席瑾言也會護住顧七七母子的安全。

車子一路疾馳到醫院,席瑾言臉上的表情都很難看,看樣子是因為心裡難受或者是在想著什麼事。

陳數也沒有和席瑾言多說什麼,只是一路狂奔。

到了醫院門口,席瑾言已然是迫不及道的想去看顧七七,可是剛剛下車的時候,卻突然發現自己的頭部傳來一絲劇烈的疼痛,讓席瑾言有些痛不欲生的感覺。

這些天來,席瑾言這頭部的劇痛是一次比一次還要厲害,也越來越頻繁了,席瑾言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強撐著讓自己的意識變得清晰起來,他一定要堅持去看顧七七,哪怕是最後一次了。

「沒事吧!」陳數看見席瑾言這樣痛苦的樣子,不由地皺了皺眉頭,心裡也不禁有一絲的憐憫和同情,「七七曾經治療這個迷情葯的時候,曾經服用了幾幅中藥,只是這中藥的配方只有七七知道,等她醒了,你不妨和她坦白一下這個事實,她雖然恨你,對席氏集團百般的刁難,可是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沒命的!」

席瑾言聽到這兒,眼裡閃過一抹苦笑。

如果他真的要活命的話,當初就會喝下席默知給他調配好的血蠱製成的解藥,他現在強撐著不服用,就是認為自己對不起顧七七,只希望用自己的性命來彌補當初對顧七七的愧疚,他又怎麼可能為了活命去和顧七七談起這些。

微微皺了皺眉,搖了搖頭,道,「我沒事!」

陳數眼見席瑾言這樣,也就不好再說什麼,微微點了點頭,帶著席瑾言往裡而去。

顧七七還是那個樣子,躺在醫院的病房上,臉色蒼白,看樣子身體不是很好,顧千琦原本焦急的等在這兒,冷不丁的看見席瑾言過來,不由地愣了一下,陳數終歸是將他找來了,當年她那麼看好席瑾言和顧七七,可是沒有想到這之後發生的事情,造化弄人,讓原本的一對硬生生的成為如今的仇人。

想到這兒,顧千琦的心裡就有點不是滋味。

「千琦!」席瑾言看見顧千琦,倒是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了。

「七七的孩子是你的?」顧千琦有點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席瑾言,問道,只是心裡很是奇怪,這席瑾言和顧七七莫非最近私下裡在一起過?否則怎麼解釋顧七七現在懷著席瑾言的孩子了。

席瑾言點了點頭,不置可否,只是眼神凝視著躺在病床上的顧七七,神色凝重。

一旁陳數使了一個眼色給顧千琦,微微揮了揮手,示意她不要站在這兒當作電燈泡,就連趕過來探視顧七七病情的傑克也知趣和顧千琦離開了。

偌大的病房,這個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