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獨佔契約蠻妻 >第二百六十七章 嫉妒

第二百六十七章 嫉妒 (1/2)

小說名稱《獨佔契約蠻妻》 作者:南樓楚  更新時間:2018-03-14 09:01  字數:3756

沈惜荷心下已經打定主意,雖然若無其事的在和席瑾言一起吃飯,然而嘴角卻勾起了一絲輕蔑的笑意。顧七七這個女人還想和她爭席瑾言,簡直是不自量力。

輕咬了一口豬排,沈惜荷忍不住叫了一聲,「痛!」

「怎麼了?」席瑾言正用著餐,聽到沈惜荷叫痛,眼裡不禁勾起了一絲疑惑,忽地看到沈惜荷捂著自己臉上的痛處,越發著急了起來。

「咬到舌頭了!」沈惜荷有些苦笑。

席瑾言連忙倒水,遞給沈惜荷,一副關懷備至的樣子,「吃飯怎麼這麼不當心,快喝點水,傷的不要緊吧!」

「沒事!」沈惜荷看了一眼席瑾言,嘴角勾起了一絲苦笑,卻接過席瑾言遞過來的水,淺淺的喝了一口。

可是手卻假裝不經意的勾搭在了席瑾言的腰上,臉上全部都是一副邪魅的笑容。

她這是故意朝著顧七七挑釁,不僅僅是說明現在席瑾言是他的,而且是要讓顧七七嫉妒,讓她失去理智,只有這樣,她才有機會進行下一步的行動。

她的眼睛似有若無的看著顧七七的方向,從顧七七的眼神中她看到了嫉妒,這正是她想要的。

顧七七的手緊緊的捏著,她沒有想到席瑾言和沈惜荷居然如此的曖昧。

儘管剛才在餐廳裡面不經意的看到了席瑾言,可是顧七七卻還是在勸自己,他們兩人只不過是尋常的用餐,沒有什麼,儘管席瑾言隱瞞了這一切,可是顧七七還可以自欺欺人的認為席瑾言這是為了她在著想,不想讓她知道以後引起什麼不必要的懷疑。

可是眼睜睜的看著沈惜荷和席瑾言在大庭廣眾之下如此的曖昧,顧七七實在是忍不住了。

「怎麼了,還疼?」席瑾言看著沈惜荷的臉色有點不好,忍不住關懷備至的問道。

「沒事!」沈惜荷有點苦笑,「我胸口有點不舒服,想來是不是又犯病了!」

「我馬上送你去醫院!」席瑾言聽得沈惜荷這樣說,心裡越發的著急,大衛曾經告訴過他,沈惜荷換過心臟,因此身體比尋常人還要虛弱,而且還要提防發生排斥反應,如今看見沈惜荷的臉色越發顯得有些蒼白,席瑾言的心裡如何能夠不著急。

「好!」沈惜荷的手搭在了席瑾言的手上,嘴角勾起了一絲算計的微笑。

兩人正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顧七七實在忍不住衝上前去,攔在了席瑾言和沈惜荷的去路。

顧七七實在是難以忍耐了,席瑾言這舉動,實在是超出了她能夠忍耐的範圍。

她冷眼看著席瑾言挽著沈惜荷的手,眼裡全部都是一抹失望。

他怎麼能夠背叛他們之間的感情?當初他在三亞的時候曾經說過,這一輩子心裡都只會有她,莫非在遇到了他的初戀女友的時候,這所謂的承諾,全部都不算了嗎?

顧七七的眼神,含著一絲失望,更有著一絲痛感。

「七七!」席瑾言沒有想到顧七七會出現在這兒,頓時有點驚了,想到剛才他和沈惜荷進到這個餐廳,可能一直都被顧七七看在眼裡,席瑾言覺得百般的著急,「七七,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個樣子!」

「瑾言,我對你,很失望!」顧七七的聲音很是平淡,幾乎讓人察覺不到任何的起伏。

而這平淡的聲音卻比強烈的指責還要讓席瑾言心裡難受,因為他聽到了失望這幾個字,他有些害怕了!

「七七,惜荷現在需要送往醫院,我回去以後再和你解釋!」席瑾言看著沈惜荷的臉色越發的不好,心裡更加有些著急了。

他在乎顧七七,可是現在萬一沈惜荷出了什麼危險,這對席瑾言而言將是一個難以挽回的遺憾。

」不許走!」顧七七一反常態,本來她還在勸說顧千琦不要衝動,這一刻,她實在是有點按捺不住了,「你不是要和我解釋么?我現在就要聽!」

「七七,惜荷現在有危險,你讓開好不好!」席瑾言越發有些著急,因為沈惜荷的臉色現在幾乎可以用蒼白來形容,這也意味著沈惜荷現在的情況很不好。

他有點惱了,顧七七給他的印象一向都是溫柔體貼,可是為什麼現在竟然會變得蠻不講理,難道他不知道沈惜荷現在有危險,人的性命難道不比什麼都重要麼?

「我說了,她可以走,你不許走!」顧七七的態度很是強硬,攔在席瑾言的身前,眼裡全部都是暗藏的怒火。

席瑾言有些怒了,「顧七七,你給我讓開!」

「如果我說不了?」顧七七的手狠狠的捏著,他沒有想到席瑾言竟然會為了沈惜荷和她動怒。

看來她一切的猜測或許都是對的,席瑾言心裡真正有的人,只有沈惜荷,而她和沈惜荷比起來,什麼都不是!

席瑾言看著顧七七愣愣的站在原地攔著他們的去路,而沈惜荷的臉色變得越發的難看,他有些按捺不住了。

他推開顧七七,扶著沈惜荷大步離開,再也不多看顧七七兩眼。

顧七七全身覺得冰冷,看著席瑾言的背影,感覺這一瞬間,她好像沉入了冰窖。

她沒有想到走了一個蔣流雲,會來一個沈惜荷,而這沈惜荷在席瑾言心目中的地位,現在已經顯而易見了。

為什麼他的心裡已經有了沈惜荷,他還要來欺騙自己的感情?

顧七七覺得全身發冷,有些支撐不住了。

「七七!」顧千琦皺著眉頭,扶著顧七七的身體,「七七,姐夫或許剛才是擔心沈惜荷的身體,所以才會推開你!」

「是嗎?」顧七七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