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獨佔契約蠻妻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一個解釋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一個解釋 (1/2)

小說名稱《獨佔契約蠻妻》 作者:南樓楚  更新時間:2018-03-14 09:01  字數:3373

顧七七和席瑾言離開,卻有些悶悶不語的樣子。

她的臉色很不好,沈惜荷和席瑾言之間的那種熟悉,讓她恍若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外人,這讓顧七七察覺到一絲前所未有的危險,這比蔣流雲帶給顧七七的那種危機感還要更為強烈。

車子一路緩緩的行駛著,本來打算待會兒去公司和阿元探討一下廣告方案的,可是顧七七卻沒有了心情。

席瑾言還欠她一個解釋。

「七七!」席瑾言和顧七七坐在車子的後排,看著顧七七的臉色有點不好,不用多想就知道她的心裡在想著什麼。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原本不打算讓顧七七知道的,可是今天和沈惜荷之間的偶遇,席瑾言也知道不得不和顧七七解釋一二了。

「沈惜荷是我的第一個女友!」席瑾言沉默了一會兒,娓娓道來。

顧七七一下子就好像明白了,難怪她剛才聽到沈惜荷這個名字的時候這麼的熟悉,她曾經聽席瑾言提到過這個前女友。

顧七七的腦海里如同潮水一樣湧起思緒,她想到了兩人之間的第一次見面,相比那一次,席瑾言的失態也是因為這個沈惜荷吧!

顧七七的心裡感覺怪怪的,她現在對席瑾言的在乎,已經完全不容許席瑾言的心裡還有另外的人。

「七七!」席瑾言有些著急的拉著顧七七的手,有些擔心,「我和沈惜荷之間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任何的愛情了,只是當年她的不告而別,始終是我心中的一個心結,後來我讓人調查,卻是知道沈惜荷當年因為患了壞死性肝炎,所以才會被迫離開我!」

顧七七有些愣了,聽到席瑾言提到他們之間當年的過往,眼裡忍不住都是一抹吃驚的色彩。

她完全沒有想到原來席瑾言和沈惜荷的分開竟然會是因為這樣一個原因,眉頭皺了皺,道,「那天我們剛剛從三亞回來的時候,你接到的電話是有關沈惜荷的,對嗎?」

席瑾言有些吃了一驚,那天他以為自己掩飾的夠好了,可是沒有想到還是被顧七七看出了破綻。

席瑾言沒有隱瞞,點了點頭,他有些愧疚的看著顧七七,道,「七七,對不起,我瞞著你只是不想讓你誤會我!」

「這是隱瞞的原因?」顧七七微笑著挑了挑眉毛,「那既然這樣,以後就不要瞞著了,僅此一次!」

「你不怪我了?」席瑾言聽著顧七七的口氣,試探性的問道。

顧七七的眼裡閃過一抹捉弄,責怪?她心裡曾經一瞬間有過這樣的想法,尤其是聽到席瑾言和沈惜荷之間的過往,顧七七心裡更覺得難受。

可是她相信席瑾言,他不會欺騙自己,他們兩人也算經過了風風雨雨,在蔣流雲的這件事上,不就是因為她缺少對席瑾言的信任嗎?

更何況,雖然兩人之前的關係那麼好,但這已經是過去式了!

「當然怪!」顧七七的臉上故意裝出一副有點憤怒的表情。

席瑾言的神色瞬間變得有些低沉,他不想讓顧七七誤會,讓顧七七難過,可是終究是事與願違。

「撲哧!」顧七七看到席瑾言神色低沉的樣子,忍不住笑出了聲來,粉拳不知覺的打在了他的胸前。

席瑾言這才發現顧七七原來都是在裝,嘴角禁不住勾起了一絲寵溺的笑意,「好啊,原來是在裝的!」

「可不!」顧七七眼裡閃過一抹捉弄,「不過你得給我記住,得把你和沈惜荷之間所有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全部告訴我,而且以後你們兩個發生什麼,不許隱瞞!」

席瑾言沒想到顧七七竟然會這樣在意,可這不也正說明,顧七七的心裡一直都很愛他嗎?

這讓席瑾言心裡感到很舒服,至少顧七七的眼裡有他,這也就夠了!

「好!」席瑾言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他摟著顧七七,眼神里全部都是一抹寵溺。

這樣的感覺,他只會對顧七七。或許以前他深愛過沈惜荷,而且現在還很可能為了當年的那些事情耿耿於懷,可是在席瑾言的心裡,現在他愛的人,只有顧七七,更何況他們之間還有了一個小七,席瑾言怎麼可能會為了沈惜荷背叛他和顧七七之間的愛情。

只不過他摟著顧七七的時候,眼神不經意的瞥到這個紫色的珍珠項鏈,沈惜荷的影子又浮現在了他的腦海。

當年的不辭而別帶給他的,除了是痛苦,還是痛苦,席瑾言不可能一瞬間就忘記!

「怎麼了?」顧七七看見席瑾言看著這個紫色的珍珠項鏈發獃,忍不住好笑,「好像今天你對這個項鏈很感興趣,很好看嗎?」

席瑾言這才有些反應了過來,連忙點了點頭,「你帶著這個項鏈,很好看!」

「那我以後每天都戴著!」顧七七微微而笑,道,「直到你看膩了!」

「呵呵!」席瑾言有些漫不經心的笑笑,嘴角勾起了一抹寵溺的笑容來。

卻說沈惜荷站在原地,看著席瑾言的背影,還在發獃。

這麼些年,她從未忘記。

當初的不得已,讓她和席瑾言終歸是有緣無分,可是今天,當她看到席瑾言的身邊站著顧七七的時候,沈惜荷的手捏緊了!

她如何能夠容許除了自己以外的女人陪在席瑾言的身邊,而且她從席瑾言和顧七七相處的樣子,幾乎就能猜到兩人的關係不錯,可謂是青梅足馬,想來,席瑾言對顧七七的在乎,可見一斑。

沈惜荷的眉頭皺著,她絕對不容許這樣的情況,屬於她的一切,她要全部奪回來。

「小惜!」克瑞斯看著沈惜荷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