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獨佔契約蠻妻 >第二百五十七章 道歉

第二百五十七章 道歉 (1/2)

小說名稱《獨佔契約蠻妻》 作者:南樓楚  更新時間:2018-03-14 09:01  字數:3414

取得顧七七的原諒,註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當初,席瑾言帶給顧七七的傷害有多深,至少現在,他付出的就必須等同。

追著顧七七出去,尾隨著陳數的車,儘管陳數千方百計的想要擺脫席瑾言在後面的跟蹤,可是席瑾言的車技卻是一流的,很快又跟了上去。

陳數和顧七七到了以後,卻並沒有給席瑾言任何說話的機會,門哐的一聲就關了,獨留下席瑾言一個人在外面。

大雨淋漓,三亞的天氣變化的很快,而席瑾言已經在這雨中站了整整三個小時了,就在颱風快要來臨的兩個小時之前,席瑾言一點動的感覺都沒有。

他不會離開,除非顧七七肯見他!

如果說他曾經帶給顧七七傷痛,這也算是一種補償吧!

席瑾言擦了擦臉上的雨水,眼裡閃過一抹堅毅。

他在雨中受著煎熬,在房間裡面的顧七七卻同樣如此。

儘管她反覆的告訴自己,不要去想席瑾言,因為她和他之間根本沒的談了,可是看見席瑾言站在雨中,而颱風即將要來臨,這讓顧七七的心裡也越發的著急起來。

席瑾言在外面淋雨,顧七七就在窗戶旁邊等著,看著,眼神雖然沒有看著席瑾言,可是卻似有若無的朝著遠處發獃。

「七七!」陳數推開門走了進來,手裡拿了一碗剛剛炖好的粥,「來,喝點熱粥!」

「好!」顧七七有些漫不經心的答道,誰都看得出來,她的心思不在這兒。

陳數看了看窗外,有些吃驚,他沒有想到顧七七竟然一直都站在窗前,看著席瑾言,更沒有想到席瑾言竟然也站在外面等著,不肯離開。

陳數的心思飛快的動著,他看著顧七七略微有些擔心的眼神,心裡立刻就有些明白了過來。

縱然顧七七說什麼不願意和席瑾言再見面,可是對席瑾言的感情,她從未變過,甚至不帶任何一絲的雜質。

雖然席瑾言在顧七七的心裡烙下了深深的傷痕,可是顧七七對席瑾言的愛,從未變過。

「颱風馬上要來了,要不要讓他進來?」陳數試探性的問道。

「不要!」顧七七幾乎是本能的反應,可是誰都看得出她眼神裡面的慌張,「陳數哥哥,我們聊點別的,好不好!」

顧七七想把話題岔開,因為只要想到席瑾言還在外面,她的心就靜不下來。

陳數有些釋然的笑笑,「七七,不要去懷疑你的心,你的心裡始終有席瑾言,既然這樣,你們還不如開誠布公的談一談,或許以往你們之間真的有什麼誤會也說不定,你要知道,蔣流雲這個人為了達到目的不折手段,當初她聲稱懷孕,恐怕這件事情並非想像的那麼簡單!」

顧七七喝了一口粥,心裡飛快的想著。

可是當初席瑾言親口承認,蔣流雲腹中的孩子是他的,這也會是假的嗎?

顧七七心裡還是有點懷疑,當初席瑾言將她從陳宸的房間裡面救走的時候,曾經承諾過,以後會和蔣流雲劃清界限,可是轉眼間,他們之間就發生了關係,這讓顧七七有點懷疑兩人之間的感情。

可是眼瞅著外面,暴風雨即將來臨,縱然顧七七能夠狠下心思,可是想到席瑾言還在暴風雨中,她還是有些按捺不住。

「算了,讓他進來吧!」顧七七算是同意了。

陳數笑了笑,自己走下去開門。

暴風雨中的席瑾言,顯得有些狼狽,全身幾乎被雨給淋濕了,可是席瑾言現在顧不得許多,他需要一個解釋的機會,和顧七七說明一切。

他傷害顧七七太深了,他必須要和顧七七解釋。

「多謝!」席瑾言接過陳數遞過來的毛巾,淡淡的說道。

「不用謝我,剛才你站在外面,七七也就站在窗戶面前,不肯休息,我這是為了她!」陳數嘴角勾起一絲笑意,道。

席瑾言心裡一愣,卻是沒有想到剛才顧七七竟然一直都在陪著他一起站著。

他心裡知道,顧七七是愛著自己的,從始至終,她對他的愛從來沒有變過,只不過他帶給她的傷害,太多太多了。

席瑾言將毛巾放在一旁,迫不及待的就順著陳數的指示,趕往顧七七的房間。

推開門,依舊是那熟悉的背影,站在窗前,顯得略微有些孤單。

「七七!」席瑾言忍不住喚道。

「來了!」顧七七淡淡的轉過身來,看著席瑾言的眼神,顯得有些客套,「有什麼話就說吧,說完了,請走!」

席瑾言看著顧七七的肚子微微的顯露了出來,可能是站的太久了,身子有點搖搖晃晃的感覺,他連忙走過去,扶著顧七七的身子,「七七,我和蔣流雲之間的事情,希望你能夠聽我解釋!」

顧七七不想再理會他們之間的事情,可是看著席瑾言眼神里的懇求,還是有點忍不住心動了。

驕傲如席瑾言,會有求人的時候,這從未見過。

顧七七走到一旁坐了下來,淡淡的點了點頭。

「蔣流雲其實根本沒有懷孕,那天你在醫院照顧陳數,蔣流雲打電話告訴我,想在回美國之前和我見面,我同意了,去了之後和她喝了幾杯酒,可是就幾杯,我便醉了過去,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和蔣流雲躺在一張床上,所以那天,我才會認為蔣流雲腹中的孩子,是我的!」席瑾言娓娓道來,解釋道。

顧七七聽到這一段,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席總,不要告訴我你們之間是酒後誤事!」

「不,不是的!」席瑾言連忙解釋道。

「起初我原本也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