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獨佔契約蠻妻 >第二百三十二章 試探

第二百三十二章 試探 (1/2)

小說名稱《獨佔契約蠻妻》 作者:南樓楚  更新時間:2018-03-14 09:01  字數:3452

蔣流雲說什麼都是不會離開席瑾言的,可是握著手中那張冰冷的支票,她卻是能夠清楚的認清眼前的事實。

席瑾言說一不二,他說了要送她離開這兒,就肯定會實現的。

雖然這些日子,她意圖想通過席瑾言身邊的人知道席瑾言的行蹤,可是自從上次席瑾言警告過以後,這些人對她全部都是守口如瓶,但是蔣流雲通過席瑾言今天的反應,就知道這件事情肯定和顧七七有關係。

蔣流雲的手緊緊的抓緊了,她絕對不容許顧七七威脅到她。

經營了這麼久,不就是希望將席瑾言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裡嗎?更何況,席瑾言現在接管了席氏集團,區區的這一千萬,怎麼可能能夠滿足蔣流雲心裡的慾望,而且成為席瑾言的夫人,這是她最大的夢想。

可是,她該怎麼辦呢?

蔣流雲獃獃的坐在客廳裡面,看著席瑾言剛剛洗完了澡,準備上樓,她的心裡已經有了算計。

半夜三更,這個時候,大多數人都已經睡覺了!

席瑾言睡在自己的房間裡面,翻來覆去睡不著覺,倒不是為了蔣流雲,他擔心顧七七這個時候在陳宸的身邊,要是出了什麼事情,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正心思飛快的動著,聽到蔣流雲睡覺的房間傳來了一聲響聲。

席瑾言心裡愣了一下,想到今天剛剛和蔣流雲說了,馬上要送她去美國,莫非這個時候她想不開,出了什麼事情?

席瑾言來不及多想,立刻就下了床。

打開蔣流雲房間的門,卻看到她倒在了地上,臉色很是蒼白,而且除了神智稍微有點清醒,可是卻說不出話來。

席瑾言頓時有點大驚,因為他沒有想到蔣流雲這個時候身體虛弱,倒下了,來不及多想,立刻抱了蔣流雲就出去了。

一路開車,送她去醫院。

席瑾言看著蔣流雲的臉色有些難看,心裡有點後悔,早知道蔣流雲的身子很弱,他就應該緩和一點跟她說的。

蔣流雲的眼裡閃過一抹難以察覺的算計,為了能夠讓席瑾言將她留在身邊,她剛才服用了葯,而這個葯要是服下去的話,她的身體會因為不耐受的原因而導致身體虛弱,可是當她看到席瑾言緊張的抱著她,送她去醫院的時候,蔣流雲的心裡很是得意。

這是不是意味著,她有機會留下了呢?

男人的同情心,這就是最好的利用的籌碼。

「醫生!」席瑾言將蔣流雲送到了急診室,立刻有醫生聞訊趕了過來。

忙活了一個晚上,才稍微有些停歇下來。

卻是已經累的不成了樣子。

席瑾言的眉頭深深的皺著,可是就在他為自己的魯莽感到後悔的時候,他的手裡拿著蔣流雲的衣服,不經意的從衣服裡面摸到了一枚藥丸。

蔣流雲的身體虛弱,所以席瑾言對她平時吃的什麼葯都很熟悉,可是這個樣子的藥丸,他還是從來沒有看見過。

眉頭微微皺了皺,席瑾言喊了一下從旁邊走過的醫生。

「醫生,你幫我看一下,這是什麼葯!」席瑾言的心裡對蔣流雲已經有了些許的懷疑。

醫生正給蔣流雲檢查完畢,接過這個藥丸,聞了一下,臉色稍微變了變,「病人的身體一向不太好,服了這個葯,這不是雪上加霜嗎?」

「雪上加霜?」席瑾言聽到這句話,心思飛快的動著腦子在一瞬間就明白了過來。

「席總,病人現在的身體很虛弱,如果服用這個葯的話,恐怕她的身體會更加糟糕!」醫生還在旁邊解釋著這個藥丸的性能,看樣子,是有點沒有摸清狀況。

席瑾言冷冷的看著正在病床上躺著的蔣流雲,一瞬間,他心裡的後悔頓時化為了須有。

「我知道了,這件事情你不要喝別人說!」席瑾言淡淡的道。

「好!」醫生連忙點頭,拿著手中的文件離開了。

雖然蔣流雲現在還有點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可是這個時候,當席瑾言觸碰到蔣流雲的眼睛的時間,沒有了絲毫的憐憫。

她竟然在自己面前玩什麼苦肉計,而且還玩的這樣輕車熟路。

看樣子,她是想留在自己身邊,甚至是有點不折手段了。

席瑾言的眼裡浮起一絲輕蔑的冷笑,他最討厭的就是有人在自己面前玩這些小把戲,而且甚至是玩到了這種程度。

他推開門,走了進去。

冷冷的眼神,掃視著躺在病床上的蔣流雲。

「瑾言!」蔣流雲虛弱的睜開眼睛,就看到了席瑾言。

這個時候,她完全沒有意識到席瑾言眼裡深藏的憤怒和厭惡,她還以為自己的把戲得到了席瑾言的憐惜。

「對不起,我的身體,實在是太不爭氣了,讓你費心了!」蔣流雲微微的笑道,臉色有點慘白。

席瑾言冷笑著坐到了蔣流雲的身邊,嘴角勾起額一抹弧度,「怎麼,身體又不好了?」

「是!」蔣流雲的語氣很是虛弱,「瑾言,我不想離開你,可能是我想到要離開你,所以我才會這樣!」

席瑾言聽著蔣流雲的話,心裡卻是越發的厭惡。

她還真的以為他什麼都不知道嗎?席瑾言的手緊緊的握著,差一點就將手中的那個藥丸捏的粉碎。

如果蔣流雲不是曾經對他有過救命之恩,僅僅這欺騙他的感情,席瑾言就不會輕易的放過這個女人。

「這是什麼!」席瑾言拿出了手中的藥丸,放在了蔣流雲的面前。

就在蔣流雲還在故意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的時候,看到這個藥丸,眼裡頓時充滿了驚訝和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