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獨佔契約蠻妻 >第一百四十八章 拖走

第一百四十八章 拖走 (1/1)

小說名稱《獨佔契約蠻妻》 作者:南樓楚  更新時間:2018-03-14 09:01  字數:3045

吃完餃子,席瑾言整理了一下今天簽了的文件,又看了看財經雜誌,然後就接到了助理的電話。

「席總,簡微嵐的位置已經查到了,她……」助理突然間就沉默了下來。

看著他欲言又止的模樣,席瑾言眉頭一皺,知道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於是淡淡地說道:「說吧,她在哪兒,沒事。」

他知道她肯定就在這酒店的附近,否則不可能如此熟悉他的蹤跡。

況且有了昨天那件事,現在就算助理說簡微嵐就藏在他的房間里,他也不會意外。

「通過簡微嵐的手機定位顯示,她現在在trl酒店頂樓的二號房……」

二號房?!

席瑾言嘴角冷然一勾。原來是這樣。他就奇怪昨晚上怎麼那個服務員去取一道菜的功夫就把簡微嵐給「取」來了,原來是因為她就住在trl酒店的頂樓二號房,他的對面!

誰都知道trl酒店頂樓只要兩間房,相當於總統套房,但是租住價格太昂貴,而且不能直接入住,必須提前進行預約。

看來簡薇嵐是蓄謀已久了啊!

「嗯,我知道了。」席瑾言淡淡地應了一句後,便準備掛電話。

「席總,您……」還沒等助理把他的擔心說完,席瑾言便掛斷了電話。

將手機隨意地往口袋裡一放,席瑾言就朝著門口走去,可是走到一半,他突然間又像是想到了什麼,於是嘴角邪魅一勾,又把手機掏了出來,撥了一個電話過去。

正在簡微嵐焦急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的時候,門突然間被敲響。

奇怪,這個時候了會有誰來敲門?她記得她在美國並沒有朋友啊……

帶著疑惑,簡微嵐走到門前,通過貓眼,向外面看去。

當看到穿著trl酒店制服的人的時候,她有些疑惑,不過還是打開了門。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她疑惑又煩躁地說道。

她本來就很焦躁,現在又出來幾個無關緊要來找她的人,她當然煩躁了。

而且若是他們糾纏的久了,到時候讓席瑾言知道她就住在他對面,那可不得了!

那樣的話他就會知道這些日子她一直都在監視他,掌握著他的一舉一動。席瑾言是個霸道的男人,肯定不會允許別人這樣對他。

只怕他會發飆,到時候自己只能吃不了兜著走。

所以當務之急是趕緊處理眼前這兩個穿制服的人,不要太招搖引來席瑾言的注意才好!

「小姐,我們接到投訴,說頂樓二號房的顧客深夜闖進別的房間……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到底是六星級酒店的人員,「跑到別人的房間勾引人」這樣的話他們還是說不出口,也不好意思完全不給眼前人面子,畢竟能住上這頂樓的房間,身份肯定也不凡,不是他們能夠得罪的。

簡微嵐聽後眉頭一皺,「我不明白你們在說什麼。」說她闖進別的房間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她自己已經住在最好的房間里了,為什麼還要闖到別的房間去做莫名其妙的事情?

「兩位,我覺得你們應該是弄錯了,你們說的那位並不是我,你看到了,我現在住在你們酒店最好的房間里,我有必要走到別的房間去做什麼莫名其妙的事情嗎?」

「這……」兩位保安有些為難地對視了一眼。

「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先回房了,下次如果再來找我,還麻煩兩位把事情調查清楚再來,否則我可是會投訴你們兩個誣陷!」簡微嵐狠狠地說道,接著等了他們兩個一眼後,轉身就要走進房。

哼,真的是什麼事兒,她自己為了瑾言的事情已經這麼焦頭爛額了,還有人來給她沒事找事兒,實在是她今天還有要緊的事,不想要鬧大惹來席瑾言關注,否則以她的個性,今天非得弄死這兩個保安不可!

「等等!」就在簡微嵐準備關門回房的時候,突然間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響起。

「總經理!」兩個制服保安見到來人趕忙就低頭恭敬地打著招呼。

總經理走到簡微嵐的房門前,看到她冷冷說道:「這位小姐,經由我們監控調查,您確實在今天凌晨時分闖入對面的一號房,並且還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簡微嵐心裡一驚,頓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監控調查?她下意識地抬頭朝著樓頂看去,果然在一處不顯眼的地方上裝有一台監控器,雖然隱蔽,但是以監控器的角度可以俯瞰到整個樓層。

所以說……她昨天進入席瑾言的房間,之後又赤身裸體被他趕出來的畫面被監控給……拍到了?

「其實我……」就在簡微嵐慌忙中想要給自己開脫,只要說自己跟席瑾言其實是戀人關係,只是在鬧矛盾而已,這樣說的話,應該就沒事了吧?

可是還沒有等她的如意算盤打到,對面的一號房「咔」的一聲,席瑾言從裡面走了出來。

「席總。」總經理看到席瑾言後,立馬就笑語盈盈地打招呼。

而簡微嵐見到他則睜大了眼睛,下意識地就想要轉身跑走。

天啊,被他發現了,被他發現她就住在他對面,不用想也知道她的用意,這下慘了,席瑾言向來就不是個溫和的人,做事雷厲風行,手段高明而且很狠……

「就是她,昨天晚上闖進我房間,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酒店送來的小姐……我不知道貴酒店是怎麼管理酒店的,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住頂樓?既然這樣的話,下一次我要考慮一下還住不住這裡……」

果然還沒有等簡微嵐思考完便聽得席瑾言冷冷的聲音響起,每一句話裡面都透露著他對她闖進他房間的不滿,跟對trl酒店的意見。

總經理聽後,趕忙就低頭道歉,「對不起席總,是我們的疏忽,沒有核對好入住人的信息。我們這就把這位小姐請出去。」

說完他便轉過身朝著保安使了一個眼神,兩個保安心領神會,立馬就抓住了簡微嵐的胳膊往外走。

他們剛剛來的時候就已經看簡微嵐不順眼了,這個女人看起來珠光寶氣好像很闊似的,其實越喜歡顯擺的人,肯定都是一些窮酸鬼,暴發戶。他們原本還怕得罪了她,現在有經理的吩咐,他們也不怕了。

於是拖著簡微嵐就朝著底下走去。

簡微嵐當然不願意就這樣被拖走,而且還是這麼丟臉地被趕走!

她使勁兒地掙扎著,尖著嗓門大喊:「你們在做什麼!我什麼都沒做你們不能這樣對我!住在那間房間是我付錢了的,我付了錢我當然有資格住那間房,你們有什麼權利趕我出去!我要投訴,我要投訴你們酒店!……」

「這位小姐,您或許不知道,我們酒店頂樓的房間不是每個有錢人就可以住的,還必須出生名門貴族,在世界都有威望,錢這個東西,暴發戶有很多。」總經理笑語盈盈地說著,看起來十分溫和,但是語氣里卻有著不容質疑的認真。

簡微嵐被這麼一說,過著立馬閉上了嘴沒再吵鬧,她繼而將希望傾注在了席瑾言的身上,慌張地說道:「瑾言你跟他說說,我們認識的,事情不是他們想的那個樣子,瑾言你幫幫我,幫幫我啊……」

席瑾言輕哼了一聲,「我只知道你昨晚莫名其妙地跑到我房間,還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我警告你簡薇嵐,別以為你是女人我就對你沒有辦法,你現在的行為已經觸犯到我的底線了,再不從我眼前消失,就不要怪我採取措施了。」其實就算她乖乖地消失,他也不可能放過她,她不斷把手伸向自己這裡,真當他是個泥人捏的么?她父親都不敢這麼對他呢!

最不能容忍的是,她竟然屢次不死心地去招惹顧七七,就憑這一點,他就不可能放過她。

「把她給我拖走!」現在是眼不見為凈,而等他從美國這些事物中騰出手來,簡氏父女的好日子,也就算到頭了。

席瑾言說完之後便沒有再理會她,轉身朝著自己的房間裡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