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獨佔契約蠻妻 >第一百三十八章 吻

第一百三十八章 吻 (1/1)

小說名稱《獨佔契約蠻妻》 作者:南樓楚  更新時間:2018-03-14 09:01  字數:2991

「嗯,不管你說什麼,我都答應。」顧七七微笑著點了點頭。

席瑾言喉結滾動,只覺得唇乾舌燥,這一刻所有的理智跟處境都拋諸了腦後,男人原始的慾望佔據了上風,他猛地摟進她的腰,將她貼在自己的身上。

顧七七心裡一驚,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便聽得他沉著聲音曖昧地說道:「我想吻吻你,你答應嗎?」

「欸?」顧七七睜大了眼睛,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覺唇上有一柔軟的溫熱物壓了過來。

顧七七條件反射般地就要伸手去推他,卻被他率先一步緊緊地握住了手,她愣了愣,畢竟在被人吻這件事兒上她還不是很適應,因為自己從來都沒有談過男朋友,在跟席瑾言那一夜荒誕之前,她一直都是一張白紙,連親吻都沒有過的白紙。

現在也一樣。

席瑾言微閉著眼睛細細地吻著她,他不知道自己現在為什麼會突然間對她做這樣的事,只是心裡原始的慾望突然間被釋放了,顧七七的唇很柔軟,他撬開她的齒關,嘗她的舌頭,很甜。

顧七七震驚了一會兒,很快地便融入了他創造的氣氛中。

因為對象是他,所以她並不反感跟他這個樣子。

於是由獃滯變成迎合,學著他的樣子也去吻他。

不知道糾纏了多久,席瑾言才戀戀不捨地放開了她,顧七七重重地喘著氣,渾身無力地軟靠在了他的懷裡。

他摟著她,愉悅地問道:「睡覺之前吃糖了?」

顧七七抿了抿嘴,「就吃了一顆椰子糖,你……嘗出來了?」

他勾了勾嘴角,將頭靠在她的頭頂上,溫熱的氣息噴了下來,「嗯……」

顧七七也咧開了嘴角,雙手撫上他的背,柔聲說道:「睡覺吧,明天你還要趕飛機。」

「嗯……」席瑾言像個得到了滿足的孩子一樣,非常乖巧,眼睛緩緩地閉了起來,重新開始進入夢鄉。

顧七七也重新變得明朗起來,剛剛不好的夢早已經被她拋到了九霄雲外,聞著他身上讓她安心的氣息,再一次睡著。

後半夜再也沒有噩夢,兩人緊緊地抱在一起,一動也沒有動,一覺到天亮。

因為席瑾言要趕飛機,所以設了鬧鐘,兩人都是被鬧鐘吵醒的。

席瑾言微皺了眉頭,抱著懷裡柔軟的人兒,第一次有想要賴床的衝動。

要知道他從小到大生活都是一絲不苟,賴床這兩個字是從來都沒有在他的字典里出現過的。

而現在煩躁地將頭埋進顧七七的胸口,皺著眉頭想要不去理鬧鐘,繼續睡。

顧七七揉著眼睛看著他像個孩子一樣蹭著自己的樣子,突然間笑了,「好了,快起床吧,不然趕不上飛機了。」

「不起床,再睡一會兒。」他動了動身子,握住了她的手,想要讓她也不要起床,陪著自己繼續睡。

「那你飛機怎麼辦?」顧七七推了推他,這麼任性的席瑾言,她還是第一次見。

「退了,坐下一班。」席瑾言直截了當地說道,他才不管那麼多,現在他只想要睡覺睡覺睡覺,跟她一起睡覺。

顧七七無奈地看著他,隨即眼珠子一轉,淡淡道:「哦,那你繼續睡吧,我起床了。」

這話一出,席瑾言果真立馬就清醒了,頓時間就從她的胸口處抬起了頭來,「你去哪兒?陪我一起睡。」

「我也是有事情要做的人兒,才不會陪你在這裡睡懶覺。」顧七七得意地說道。看來自己的計謀得逞了。

她知道他想賴床不過是想要再窩在自己懷裡一會兒而已,自己起床了,他肯定也不會睡。

一個人睡覺,他還不如去飛機上繼續睡。

「你能有什麼事兒?不管什麼事都給我推了,今天什麼都不許做,在床上陪我。」席瑾言霸道地又將她摟入了懷裡。

顧七七聽得他這句話立馬就紅了臉,「在床上陪我」……他還真的是……

席瑾言剛準備閉眼繼續睡覺,突然間意識到自己好像說錯了什麼話……

於是趕忙就抬起了頭,當看到顧七七面紅耳赤的樣子的時候,他慌亂地眨了眨眼睛,補充道:「我是說……我是說在床上陪我睡覺……」

說完,又覺得還有歧義,於是再一次手忙腳亂地繼續補充,「我是說單純的睡覺,睡覺你懂嗎?就是我們昨天那個樣子,不是要做些什麼事……」

顧七七見他也害羞慌亂的樣子,「噗」地一下就笑了起來,「哈哈,我知道你的意思,那麼害羞做什麼。」

席瑾言嘴角抽搐了一下,害羞……虧她說的出口,他席瑾言會害羞?她是忘記了她昨天晚上有多害羞么?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席瑾言心裡悸動了一下。昨晚怎麼會那麼衝動?

他記得他忘情地吻她的時候,是把舌頭也伸進去了的……

但是她居然沒有反抗……還迎合了自己……

他愣愣地看著她,心裡頓時間涌生出了一種別樣的情緒,這種情緒是連他從來都沒有體驗過的,因此連自己都不知道該叫做什麼,是怎樣的一種心情……

顧七七完全不知道他的想法,只好笑地看著他,笑容燦爛,表情天真無邪。

「好了,起來啦,乖,我去給你準備衣服。」顧七七說完摸了摸他額前軟軟的劉海,起身去準備走去衣帽間。

但是睡衣被他昨晚上蹂躪了一番,扣起的扣子已經所剩無幾,她剛站起來,胸前的春光展露無疑,正好落入了席瑾言的眼裡。

他心裡一動,某處突然間被喚醒,但是居然有些害怕,趕忙就將目光移向了別處。

昨晚上的那一幕又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明明摸都已經摸過了,有什麼看不得的,於是又轉頭看向了她,視線在她胸前定格。

顧七七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走光,只迅速又熟練地給他選了一套西裝,然後放在衣帽間,再又走到床邊催促他。

「快起床啦,堂堂席氏集團的總裁,大早上的居然賴床,這要是說出去,你羞不羞啊?」

她好笑地看著他,一臉看小孩子的樣子。

席瑾言這個時候哪裡還管得了她說什麼,眼睛只在她脖子以下的地方。

咽了口口水,他起身下來,走到她的跟前,看著她的眼睛,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後伸手將她胸前的扣子扣好。

顧七七一開始還沒有明白髮生了什麼事,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臉刷地一下就紅了。

「不用害羞,是我解開的,當然得由我扣上。」席瑾言朝著她邪魅一笑,笑容里別有深意。

這讓顧七七更加難堪,嘟著嘴大罵他一聲,「色狼!」然後便氣沖沖地轉身去了浴室。

他去衣帽間換衣服,她就去浴室換衣服。

席瑾言爽朗的笑聲響了起來,「摸一摸就算色狼了?那我還沒做什麼呢。你這樣冤枉我,看來我下次應該尺度大一點,坐實色狼這個稱呼。」

顧七七在浴室里聽得他這樣一番話,只覺得這個男人怎麼這麼不要臉,於是大聲喊道:「沒有下次了!」

看她下次還會不會讓他碰她!顧七七嘟著嘴氣呼呼地想。

「哦?連碰一下都不許了?那我改變主意了,我今天不走了,省的過些日子再回來你連碰都不讓我碰了,是不是還要分房睡了?」席瑾言看似十分認真地說道。

這樣的一番話把顧七七嚇了一大跳,趕忙從浴室裡面沖了出來,「別別別,你還是走吧……」

這話一出口,席瑾言臉色突然間就變了。

「你這麼希望我走?」聲音有些不快,臉有些黑,看起來有些冷漠。

顧七七心裡一咯噔,趕忙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只有早點兒處理完美國那邊的事情才能早點兒回來嘛,再說……我也不想要因為我而影響你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