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獨佔契約蠻妻 >第一百一十九章 冒死

第一百一十九章 冒死 (1/2)

小說名稱《獨佔契約蠻妻》 作者:南樓楚  更新時間:2018-03-14 09:01  字數:3682

只是……他裝在簡微嵐身上的監聽器讓他聽到了那日席瑾言拜訪簡家所說的話。

他說他不會去出差,要在家好好照顧顧七七。聽到這裡他又是一陣惱怒。

這個世界上能夠保護好顧七七的只有他陳宸一個人!他席瑾言算個什麼東西,敢來保護他的女人?

於是他又不得不再一次動用自己的勢力,讓美國那邊原材料的供應商指名要他過去,之後他又讓那人去了歐洲,把席瑾言拖在美國幾天。

一切雖然都成功了,但是也並不算非常順利,畢竟他也為了這個計劃付出了太多的心血跟錢財。

因為這,他家裡的老頭子差點兒察覺到了他的不正常,還好被他圓謊圓過去了,僥倖躲過了一劫。

不過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顧七七心甘情願跟他在一起,那麼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緊盯著自己手機上的屏幕,就等著另外一幫人來消息,只要這最後一步成功了,那麼他的計劃就成功了。

顧七七按照那個司機先生指的方向前進,胡同里雖然有些陰森,但是還是有行人的,況且這兩邊都是居民區,應該不會再發生上次那樣的情況了。

看來自己真的是太緊張了,神經綳得太緊。可能這就是老人家所說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吧。

她是真的被上次的那件事給弄怕了。

穿過胡同,遇上司機說了兩條岔路,要往廢棄的工廠那邊走。

這裡好冷清,幾乎沒有行人……顧七七心裡有些咯噔,想要打退堂鼓。

但是一看,這裡的路面比上次那條小道要寬上兩倍多,應該會有車輛通行。

顧七七在心裡給自己打了一劑預防針,告訴自己不會那麼倒霉遇上兩次綁架的。

是自己太緊張了,其實沒事的。如果她沒辦法克服這道心理障礙的話,那麼之後每一個沒有人走的地方她都不敢走了。

於是深吸一口氣壯了壯膽子,顧七七朝著那邊走了過去。

雖然有了心理暗示,但是顧七七潛意識裡還是有些害怕,不自覺地走路的步伐變得十分快,只想要趕緊走出這個沒有人的地方。

正在這個時候,遠處一輛一開始就一直在監視著她的車子迅速地朝著這邊開了過來。

顧七七聽到有車子的聲音,以為是來往的行人,心裡安定了不少,這裡果真還是有行人的,並非像上次那樣,一個人都沒有。

但是腳上的步子卻還是一如既往地加快。

就在車子靠的越來越近的時候,顧七七下意識地轉頭看了一眼,但是心裡卻沒有一絲防備。

顧七七萬萬沒有想到,在離她不遠的時候,車子突然間停了下來,從上面跳下了四五個紋著紋身戴著金屬項鏈的粗糙漢子。

顧七七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就朝著前面跑了幾步,卻不料那些男子也朝著她快速地跑了過來。

這下顧七七明白了,他們真的是沖著自己過來的。沒想到這一次她真的又再次出事了。

簡微嵐真的陰魂不散!看來她一定要弄死自己才甘心嗎?

顧七七心裡十分害怕,腦袋當中第一個浮現出來的人便是席瑾言,只是現在他還遠在太平洋之外,根本不可能再像上次一樣及時趕到救自己了。

所以這一次自己必須要靠自己的力量逃出去!

顧七七加快了腳步,但是她畢竟還是一個女人,終究還是跑不過那些男人的腿。

顧七七心裡絕望地想到,難道今天真的要毀在這裡了嗎?她顧七七命里真的註定是逃不過這一劫?

就在那幾個男人就要抓到她的時候,一輛車突然間從她身旁駛過。

「救命!」顧七七抓住機會朝著那輛車上的人喊道。但是車卻還是開走了。

顧七七絕望地想到,在現在這個時代里,每個人都只想著要如何保全自己,任何人見到這樣的場景都會毫不猶豫地裝作沒有看到一樣開走吧?

體力漸漸地已經不支了,最後的一絲希望也破滅,席瑾言,好希望他這個時候出現,可是她卻知道,不可能了……已經不可能了……

就在這個時候,前面開走的那輛車卻突然間停了過來,迅速地朝著顧七七這邊退了過來。

顧七七見狀,眼睛一亮,瑾言!他來救她了嗎?

當車門打開的那一剎那,顧七七見到的那張英俊的臉龐卻不是席瑾言,而是……

「陳宸哥哥!」

「七七,快上車!」陳宸伸出一隻手慌張地朝著她說道。

顧七七抓住機會,趕忙伸手拉住了他的手,他正要將她拉上來,卻被那幫混混追上了,對方拿著一根粗棍朝著顧七七的背就是一棍。

陳宸眼疾手快,毫不猶豫地用手擋了那一棍,另外一隻手一用力就將顧七七給拉了上來。

「啊!」因為太疼,陳宸條件反射般地叫了出來。

「陳宸哥哥!」顧七七嚇了一大跳,坐上車後,第一件事就是去查看他手上的傷口。

只見陳宸的手背上已經血肉模糊一塊,看著他扭曲的面龐,顧七七心裡一陣愧疚。

「沒事的七七,皮外傷。只要你沒事就好。」陳宸忍著巨大的痛苦,看著她微微一笑。

顧七七抿了抿嘴,淚水溢滿了眼眶,「陳宸哥哥,你為什麼要為我擋那一棍?我的背結實,挨那一棍沒關係的,但是你的手不同啊,你居然徒手為我擋了一棍,我……」

「傻丫頭。」陳宸伸出另外一隻沒有受傷的手撫摸了一下她的頭。

從以前開始他便一直對她做這樣的動作,但是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