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獨佔契約蠻妻 >第一百零九章 迷惑

第一百零九章 迷惑 (1/2)

小說名稱《獨佔契約蠻妻》 作者:南樓楚  更新時間:2018-03-14 09:01  字數:3747

一股曖昧的溫暖從手指傳達到全身的神經,顧七七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能獃獃地看著面前臉龐稜角分明的席瑾言。

席瑾言輕輕地咬了咬她的手指,那般溫柔地咬就跟舔舐沒什麼兩樣,這樣的肌膚之親讓顧七七的臉紅到耳根。

卻在自己不知所措的時候,席瑾言突然間鬆開了她的手指,握在自己的手心裡。

「下次再在我睡著的時候做壞事,我就不會這樣輕易地放過你了。」他的聲音溫柔而有磁性,一時間讓顧七七聽不出來裡面有任何責備的語氣,反倒像是在說情話一般。

不會輕易地放過她,這話是指什麼?他要怎樣不放過她?繼續咬咬手指么……還是更進一步呢?

不知不覺就往那種讓人臉紅心跳的方向去想,顧七七隻覺得難為情,也覺得席瑾言這話說的太含糊,她根本摸不清他的心思。

正在自己還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的時候,席瑾言看她臉上紅色的深度就知道她應該是在想什麼事了,無奈地勾了勾嘴角後,他起身朝衣櫃走去。

「你……你要上班去了?」自己還沒有回過神便見席瑾言已經下床了,顧七七下意識地就叫住了他。

「不,要先去拜訪簡市長。」席瑾言一邊說著一邊就在衣櫃里挑選了衣服,然後朝著衣帽間走去。

去拜訪簡市長……是為了她的事么。

「那你等會兒,我馬上起床去給你弄點兒吃的。」今天家裡的傭人休假,沒人給他們準備早餐。

還沒等席瑾言回話,顧七七說著就從床上迅速爬了起來,也不換衣服,就穿著睡衣,一骨碌地就跑到了樓下,開始搗鼓他的早餐。

煮粥太久,席瑾言是等不了了。想要烤麵包給他吃,但是席瑾言不是麵包體制,他向來喜歡吃米飯之類的東西,很少吃西餐。

在廚房裡轉悠一圈後,顧七七決定給他下碗面,一方面適合席瑾言的米飯體質,另一方面也很容易熟。

席瑾言換好衣服後,見她已經不在床上了,剛剛在衣帽間的時候,彷彿聽到她說要去給自己弄早飯,他將頭髮梳好便朝著底下走去。

原本他是打算今天早上不吃飯的,每次家裡傭人休假的時候,他就不能好好吃飯,還好他經常三餐不規律,所以少吃一兩餐也沒覺得有什麼難受的。

樓下沒人,席瑾言斷定顧七七在廚房裡,剛剛走到廚房門邊,就看到顧七七披散著頭髮,雖然還沒有梳,但是非常柔順,三千髮絲如瀑布般傾瀉下來,看起來非常順眼。她還穿著睡衣,拖著一雙阿狸脫鞋,圍了圍巾在認真地給他弄早餐。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場景若是換做以前,自己肯定會狠狠地嘲笑她,但是此時此刻,他卻只覺得溫馨。

許是察覺到了背後有人一直盯著自己看,顧七七轉頭看到是席瑾言,立馬就彎起了眼角,高興地說道:「等我一會兒,就快要好啦,我給你煮麵了。」

席瑾言微微一笑,沒有說話,算是默認。

為了讓他吃的有營養一點兒,顧七七還給他打了兩個蛋,當她小心翼翼地把那碗面端到席瑾言面前的時候,席瑾言眼裡還是有點兒驚艷的。

先不說味道,至少賣相還是有的,也不多說什麼,他拿起筷子就開始大口地吃了起來。

顧七七坐在他對面,雙手撐著下巴,心滿意足地看著他大口吃面,臉上的笑容無法掩飾,柔聲說道:「慢點兒吃,不急,吃太急了對胃不好。」

席瑾言沒有說話,只是自動放慢了速度,當抬眼看到她面帶笑意地看著自己的時候,先是愣了一愣,然後指了指她面前空蕩蕩的餐桌,「你不吃么?」

顧七七搖頭,「我不趕時間,等你走後,我一個人慢慢地做飯吃就好了。」

席瑾言點點頭,「那你多做一份,中午給我送到公司里來吧。」

「欸?」顧七七突然間愣住了,獃獃地看著席瑾言眨了眨眼睛,席瑾言微笑了一下,繼續吃自己的面,但是卻沒有再重複。

顧七七疑惑地看著他,剛剛那句話是自己聽錯了么?他叫她給他多煮一點兒飯送到公司去?

匆匆吃完面後,席瑾言拿了文件包出門,在關門的剎那對著顧七七淡淡道:「中午我在公司等你。」

說完便將門「砰」地拉上,自己朝著外面走去了。

顧七七依舊坐在餐桌前回不過神來,半晌過後,她忽地就開心地嗷嗷大叫。

席瑾言走了幾步後,聽得屋子裡面的大叫聲,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然後更快速地朝著簡市長家裡趕去。

他早就已經打聽到了今天簡市長上午在家。

秋天到了,天漸漸地轉涼,原本明媚的天空變得有些灰濛濛的,原本穿超短裙的女生也換上了七分褲,看樣子,是要變天了。

當簡微嵐開門見到席瑾言的剎那,一雙眼睛瞪得滾圓,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樣,但是當確定了眼前這個就是席瑾言的時候,她才猛地拉出燦爛的笑臉,媚聲道:「瑾言……哦不,席總……你,你怎麼來了?」

若是不知道的人,看到這一幕定是以為簡微嵐跟眼前的這個男人關係很好,絲毫不會想到在不久之前他還動手給過她一巴掌。

簡微嵐彷彿也完全忘記了那件事,趕忙將席瑾言迎進來之後,大聲地喊著簡母跟簡市長,「爸,媽,快出來看看誰來了!」

那架勢大有迎接未婚夫的姿態。

席瑾言至始至終都是淡淡的表情,繃緊著一張臉,絲毫沒有見到高興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