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獨佔契約蠻妻 >第一百零八章 我陪你

第一百零八章 我陪你 (1/2)

小說名稱《獨佔契約蠻妻》 作者:南樓楚  更新時間:2018-03-14 09:01  字數:3900

就這樣在辦公室沉思著各種問題,席瑾言回過神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想起出來的時候,顧七七說的那句:「不管多晚我都等你回來」,席瑾言起身便朝著家裡走去。

這麼晚了……她還在等么?

心裡突然湧起一股矛盾的情緒,既希望她能在那裡等自己回去,又心疼她不吃飯,希望她不要等。

但是無論是哪種結果,他現在都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回家。

席瑾言推門而入的剎那下意識地就朝著餐桌上看去,沒有看到人,心裡一涼。

明明說好要等自己回來的,果然是不能輕易相信那個小丫頭啊……

席瑾言的嘴邊燃起了一抹嘲弄的笑,嘲笑自己怎麼就這麼輕易地相信她的話了呢,他原本就不是個會輕易相信別人的人,卻聽到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毫不懷疑地相信她會等他。

席瑾言失神了一會兒,便朝著樓上走去,還沒有走幾步,卻聽到背後欣喜的呼喚,「瑾言?你回來了?」

席瑾言怔愣了一會兒,轉過頭卻見得顧七七端著兩碗菜從廚房走了出來。

還沒等自己反應過來,便聽得她微笑著說道:「五點多鐘李嬸就把飯弄好啦,你一直都沒有回來,飯菜我都熱了好幾次了。」

顧七七一邊說著一邊將兩碗菜擺在了餐桌上,朝著席瑾言俏皮一笑,「愣著幹什麼?快下來吃飯呀。」

席瑾言這才反應了過來,心中頓時間暖意襲來,走下樓梯在餐桌前坐下。

「怎麼你來熱菜,李嬸他們呢?」

「你忘記了?今天他們休假啊。每個月的五六號你不是都讓他們休假么,明天就是五號了,今天晚上他們都走了。」顧七七淡淡地說道,徑自給席瑾言盛了一碗飯。

席瑾言看著她難得賢惠的樣子,心裡的暖意更甚,接過她盛過來的飯就準備開吃。

一天沒吃什麼東西,到現在確實餓了。

哪知剛剛握起筷子,卻被顧七七拿筷子打了一下手,席瑾言疑惑地抬頭看她,卻見她似笑似惱地說道:「先洗手再吃飯!」

席瑾言面上一紅,突然間有些不好意思。於是站起身來朝著洗手間走去,洗完手後這才又在她對面坐下,拿起碗筷開始大口吃飯。

家裡就只有他們兩個人,氣氛融洽又曖昧,這一刻時間是靜止的,全世界彷彿只剩下他們兩個。

看著席瑾言大口扒飯的樣子,顧七七知道他肯定餓壞了,賢惠地給他倒了一杯水放在他手邊,溫柔道:「慢點兒吃。」

席瑾言停了下來,喝了一口水。顧七七的視線始終沒有從他的面上移開。

「公司里出什麼事了?嚴不嚴重?」她試探性地問道,下午的時候見他那樣著急地跑出去,確實有些擔心。

席瑾言愣了愣,想起簡家的那件事,他眉頭一皺,將筷子放了下來,朝著顧七七淡淡道:「公司的事情我會處理好,只是簡微嵐那件事……」

「怎麼了?是不是簡微嵐對你做什麼了?」聽到那個女人的名字,顧七七的眉頭一皺,立馬詢問道。

席瑾言趕忙搖了搖頭,「你別緊張,她沒有對我做什麼,想必借她一個膽兒她也不敢對我做什麼。只是我原本答應會給你一個非常好的處理結果,但是現在看來這事兒不知道要拖到什麼時候了,有些不好辦。」

席瑾言見她似懂非懂地看著他,索性跟她挑明,「沒錯,我們是抓到了她的把柄,但是這件事情對你的名譽也有損,若是我們告她肯定會鬧的眾所周知,我想要看到你受傷害……」

「我懂了。」還沒有等席瑾言說完,顧七七就認真地點了點頭。

席瑾言微愣了一會兒,便見得顧七七坦然一笑,臉上笑靨如花。

「其實我一開始就知道沒有那麼容易讓簡微嵐認栽的。我錄音也只是為了抓住她的小辮子,嚇唬嚇唬她,讓她收斂一點兒。」顧七七說的十分平靜,彷彿一點兒都不在意一樣。

但是那日她那般驚嚇的模樣卻始終在他腦海里揮之不去,每每想到那個時候那樣軟弱的她,他就忍不住心疼。

「明天我去一趟簡家。」沉默了一會兒後,席瑾言突然間說出了這樣一句話,隨即又低頭吃起了飯。

顧七七獃獃地看了看他,嘴唇一張一合原本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最終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只低頭淡淡地「嗯」了一聲。

她相信他能夠把這件事情處理好。不管他做什麼決定,她只需要默許就可以了。

席瑾言繼續大口吃飯,腦中的思緒卻一刻也沒有停過。

為了顧七七之後的安全,簡家他一定要去一趟。他不在意為了顧七七跟簡家鬧翻臉,趁著這個機會他也想要弄清楚美國分公司的那件事情是不是簡家做的。

他沒有意識到在不知不覺中顧七七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已經慢慢地產生了變化。

他可以為了分公司損失一億,公司流程面臨癱瘓而眉頭都不眨一下,卻不願意看到顧七七受委屈,想要為顧七七做好一個屏障,不想要讓她再受欺負。

晚上,他依舊是坐在沙發上處理著公務,美國那邊的事情比他想像中的要複雜,主要是員工情緒上面很是問題。

出了這麼大的事情,總裁卻沒有出面,這是擺明了把分公司的員工不當自家人心疼啊。大家為這事也頗有異議。

當晚陳助理隔著時差跟他彙報最新的情況,直到凌晨三點席瑾言還沒有入睡,緊繃著神經處理著分公司的種種。

陳助理今天還剛剛到美國,只去了分公司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