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獨佔契約蠻妻 >第八十八章 分房睡

第八十八章 分房睡 (1/2)

小說名稱《獨佔契約蠻妻》 作者:南樓楚  更新時間:2018-03-14 09:01  字數:3681

顧七七見他十分難受的樣子,心裡頓時間也虛了下來。剛剛自己確實力道太重了,主要是剛剛醒過來全身都是勁……

可是誰讓他在她面前耍流氓了?一大早上地居然壓在她身上,他是想要做什麼?

席瑾言猛地一轉頭瞪著顧七七,眼裡的怒火已經十分明顯。顧七七心裡一虛,像個小貓一樣朝著被子里縮了一縮,但是兩個人在同一張床上,不管她想怎麼縮也都離不開他的視線範圍內。

於是顧七七勇敢地挺了挺身板,昂著頭朝著他點了點,「怎……怎麼了?你一大早上地耍流氓,我那只是正常反應,難道你還想要打我不成?」

席瑾言聞言猛地將她往自己這邊一拉,他的力道大的驚人,顧七七一個沒留神就被他拉到了眼前,兩個人的距離只不過幾厘米,她頓時間就紅了臉,「一大早上的你幹什麼?」

席瑾言怒氣未退,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力道不重,但是他的表情卻讓顧七七心裡發慌。

「我一大早上的做什麼?你怎麼不問問你自己一大早上地對我做了些什麼?」

她趴在他身上一扭一扭的,誰受得了?他還殘留著理智,不吃了她就算不錯了,她一睜開眼倒把他當作色狼了?

誰撩撥誰這事兒可得說清楚。

「我……我一大早上地做了什麼?我才剛剛醒來,不就是……打了你一拳嘛。」顧七七聲音越來越小,莫名其妙地開始心虛起來。

可是明明就是他不對,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心虛?

對,這個霸道的男人,就是有做錯了事情卻還會讓你覺得他是對的你是錯的的本事!重要的是你要是敢反抗說他錯,後果只會更嚴重。

顧七七還沒有弄清楚情況,但是他咄咄逼人的氣質卻讓她率先敗下了陣來。

「大不了我讓你打回來好了。」顧七七耷拉著腦袋說道。

「不用,把事情說清楚就好了。」席瑾言冷著一張臉放開了掐住她的脖子,冷冷道:「你昨晚上發低燒,趴在我身上睡了一夜,這事兒你可還記得?」

「什麼?」顧七七頓時間睜大了眼睛,彷彿不敢相信自己剛剛聽到的,「我……我趴在你……身上……睡了一夜……」這怎麼可能?

「不必還重複一遍,聲音這麼大,是怕整棟別墅的人不知道你昨晚上趴在我身上睡了一夜嗎?」席瑾言一邊說著一邊掀開被子準備起床。

已經凌亂了的浴袍睡衣披在身上,大部分的肌膚都露在了外面,這浴袍穿與不穿反倒顯得無關緊要了。

顧七七看著他健碩的身軀,心下一動。趕忙將眼光移開了去。但是這般心虛的表情卻被席瑾言細數捕捉。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冷笑一聲,「不要以為我是專門穿成這個樣子撩撥你的,就你這樣還不值得我這麼做,我身上的衣服可是你自己昨晚使勁兒蹭給蹭掉的。顧七七,我見你發低燒有些可憐才沒有推開你,就當是抱著寵物睡了一夜,你一醒來居然敢給我一拳。好,非常好,這事兒我記住了。」

下次無論是她喝醉酒還是生病哪怕是快要病死了也跟他無關,要是再敢往他身上蹭他就宰了她!

顧七七的臉紅的跟個柿子似的,心裡又羞又生氣。羞的是她怎麼就趴在席狐狸的身上睡了一夜呢?只是昨晚上迷迷糊糊當中確實覺得床比往日都要軟而且很溫暖。看來他沒有騙自己……而且席狐狸也沒有必要跟自己扯這種慌……

生氣的是他居然把她當作寵物抱著睡了一夜?她就這麼沒有魅力嗎?雖然她算不上喜歡他什麼的,但是沒有女人願意被男人變相地說沒有魅力的!

面對席瑾言的話,顧七七詞窮,只得睜著眼睛看著他,然後把自己整個人朝著被子裡面縮去。

席瑾言瞥了她一眼,眼裡全是不耐煩跟冷漠。轉過頭準備朝衣帽間走去,但是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他的眼神變得柔和了起來,可是聲音卻一如既往的冷淡,「下次不要再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了,在外面擔心點,要是再受傷,可別再指望我會心疼你。」

席瑾言說完之後,沒等她回話便關上了衣帽間的門,換衣服去了。

顧七七愣了一愣,剛剛他說什麼,他說心疼她?

席狐狸吃錯藥了嗎?還是自己聽錯了?顧七七眨了眨眼睛,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見得席瑾言從衣帽間走了出來,看都每看她一眼就下樓去了。

顧七七撇了撇嘴,看來真的是自己聽錯了。席狐狸怎麼會心疼她,他巴不得她不好受,以報當日被自己設計之仇。可是為什麼知道自己生病受傷了他都沒有心疼她,心裡就有那麼一絲絲的失落?

顧七七趕忙搖了搖頭,拍了拍自己的臉,讓自己清醒過來。她會失落並不是為了他。而是因為她生病受傷沒有一個人心疼,自己覺得很孤獨委屈罷了。

偌大的一個世界,她卻是孤身一人,孑然一身的感覺真的很難受,平日里或許她刻意忽略了這個事實,但是在生病脆弱期間,這種難受被放大,所以才會有現在這樣失落難過的感覺吧。

跟席瑾言無關,是自己的問題。

顧七七深吸了一口氣,轉過身卷了卷被子,繼續閉上眼睛睡覺。

席瑾言關上門的那一剎那,忍不住地轉頭看了看蜷縮在床上的顧七七,只見她轉了個身將自己又給裹住,小小的身軀躺在大大的雙人床上顯得極其楚楚可憐。

席瑾言嘴角抽搐了一下,摸了摸還在隱隱作疼的下巴,他居然會把「楚楚可憐」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