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獨佔契約蠻妻 >第二十章 意外

第二十章 意外 (1/2)

小說名稱《獨佔契約蠻妻》 作者:南樓楚  更新時間:2018-03-14 09:01  字數:4023

「顧七七,你換好了沒有?我今天沒有那麼多時間跟你在這裡磨蹭!」外面傳來席謹言低沉如同大提琴波動的聲音,充滿了磁性魅力。

顧七七咬牙,恨恨地拽了拽自己身上的婚紗裙擺,從裡面走了出來,眼神冒火,卻臉帶笑容,「討厭,人家只是多呆了一會,你這麼著急幹嘛?」

話語中的嬌羞和扭捏讓席謹言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後退幾步,暗暗撫了撫自己的胳膊,想要將一身雞皮疙瘩給撫平。

「你又想要搞什麼鬼?」他高高的挑挑眉,嘴角划過一抹興味的笑容。

顧七七好像扮演上癮了一般,她嬌笑一聲,捂了嘴巴,挽住席謹言的胳膊,晶亮的眸子仰視著他,「言,你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席謹言好笑的看著她這番動作,也不拆穿,反而順著她的話往下接了去,他倒是想,這女人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麼葯!「哦?我忘了事情?我怎麼不清楚?」

「三天後就是我們的婚禮了!可是我們還沒有去挑戒指呢!」顧七七不依地掛在席謹言身上扭了扭身子,鼓著嘴巴說道。

席謹言冷笑,原來是這個!他冷淡地將胳膊從顧七七手中抽出,冷笑著開口,「不好意思,婚戒我已經定下了!」

靠之,你妹!顧七七狠狠地在心中沖著席謹言比了個中指,可一直以來的良好「教養」讓她扯了個難看的笑容,「為什麼沒有告訴我?」

席謹言往旁邊走了兩步,在沙發上坐下,鬆了松脖頸的領帶,一雙厲眸好整以暇地看著站在原地的顧七七,眼中飛速划過一抹戲謔的神色,「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那是婚戒!婚戒,你懂嗎?結婚的戒指,你一枚我一枚,我也有份的好嗎?憑什麼你一個人做主?」顧七七猶自憤憤不平,皺著瓊鼻,眸光沖火。

席謹言再次挑眉,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一起彈了一下,沖著旁邊躬身侍立的人說道,「婚紗就這樣吧!就三天,應該不會有什麼變故!」

被席謹言這樣忽視而心生不滿,顧七七氣的暴跳如雷,漲紅著臉頰,拽著婚紗的下擺朝著席謹言走過去,惡狠狠地問道,「席謹言,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那一字一句的話,像是從牙縫中硬生生擠出來的一樣,帶著威脅和憤怒。

席謹言從沙發上站起,長身而立,看著盛怒中的顧七七,他唇角微彎,在顧七七因此而失神之際,湊近了她的耳際,輕聲細語,如同"情人"之間的喁喁細語,讓人沉醉,可說出的話,卻更是讓人氣的咬牙切齒,「婚戒由我做主,自然是因為用的是我的錢!不知阿七你有何高見?」

「席謹言!」顧七七從失神中回眸,握緊拳頭,憤怒地大吼一聲。心中卻是欲哭無淚,只要想到未來要跟這個披著人皮的狐狸生活在一起,她似乎就已經預見到了未來水深火熱的生活。

席謹言漫不經心地用手指挖挖耳朵,似乎沒看到顧七七的大呼小叫一般。相反,這種粗俗不堪的舉動在他做出來,竟意外地有些賞心悅目。

「難不成阿七想要自己花錢另買?那其實也是個不錯的主意!」他笑著打了個響指,好似真的聽到什麼好主意一樣。

顧七七氣的說不出話,咬著牙狠狠地瞪了一眼席謹言。一提到錢,她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低眉斂目,訥訥不語。只是,她在心中卻是在自己的小賬本上給席謹言又記了一筆。總有一天,她會報仇雪恨的!她堅信!

「怎麼不說話?」席謹言略微皺眉,甚至連他都沒有發現,跟垂眸不語的顧七七比起來,他還是喜歡剛剛那像高傲波斯貓一樣對自己豎起利爪的顧七七。

說什麼話!好話壞話都被你說盡了,我還說個屁啊!顧七七在心中不淑女地暗罵出聲,可面上還是一本正經的淑女姿態,跟剛剛厲聲怒罵的她判若兩人。

「哦,人家只是想說,婚戒你準備好就好。其實我懂,這是你的一番心意,一定想要給我一個驚喜,是吧?所以,你準備還是我準備都是一樣的,一樣的!」

尼瑪,怎麼可能一樣?這件事情老娘記下了!咱們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席謹言冷冷地斜睨她一眼,冷笑道,「你在心裡罵我?」

他一臉篤定的表情,讓旁邊的顧七七心中一驚,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

說完之後,她馬上把臉扭到一邊,手指不自覺地拽緊婚紗裙擺,半晌仰臉笑道,「我們彼此彼此,反正你不也是對我眼不見為凈嗎?」

他們都明白這場婚禮的真正緣由,所以喜不喜歡根本不是個問題,相看兩厭也不能改變什麼。

「誰說的,我倒是很期盼三天以後阿七穿著這身婚紗嫁給我的場景呢!」席謹言說著低頭湊近了顧七七,趴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語氣中帶著戲謔和笑意,又似乎蘊含了濃濃的情意。

席謹言溫熱的鼻息噴塗在顧七七纖細修長的脖頸,熟悉的男性味道似乎還充斥在鼻尖,一粒粒雞皮疙瘩瞬間在她後頸處泛濫成災,一抹暈紅迅速從顧七七瓷白如玉的臉頰蔓延到耳際。

想到那一晚在酒店時兩個人的瘋狂,顧七七的心臟像擂鼓一般不爭氣地跳動起來,感受到席謹言帶來的壓迫感,她忍不住後退幾步,生怕被這人發現她此時的尷尬境遇。

可當她偷偷撩開眼皮,卻發現身邊空空如也,席謹言已經消失了蹤跡。

「夫人,總裁剛剛離開的時候說要我們不要打擾您的思緒,這是他留給您的話!」旁邊有侍立的招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