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穿越之農女寵妃 >第153章 混個臉熟

第153章 混個臉熟 (1/2)

小說名稱《穿越之農女寵妃》 作者:小絲子狗  更新時間:2018-03-04 16:09  字數:3545

第153章混個臉熟

聽見葉大河這樣一說,葉梅心中冷笑不已,面上仍是淡淡的笑容,點了點頭。

她都不知道能不能進那葉搖可家的大門呢,還讓她去說情!也不想想他們曾對別人一家子做過的事情,這老臉也是特厚了!

梁恆倒是對葉梅很是溫柔,起身將葉梅從座位上扶了起來,便是摟著她的*往院門口走去。

剛走到院門,梁恆似想到什麼似的。從懷裡掏出二十兩銀子,轉身讓身邊的小廝交到了葉大河手中。

「爺,這次回來也沒準備啥,這些銀子拿去買些喜歡吃的東西,補一補。」

話落,也不等葉大河開口,便是扶著葉梅上了馬車。

葉大河拿著手中的銀子,心裡有種悶悶的感覺,卻又不能發作!

這梁恆業忒不是東西了!好好的回門,一點禮物也不準備!盡然就給二十兩銀子將他打發了!

換著是平常人家,這二十兩銀子可是天大的數目了!可是梁恆是槿縣的一代富商。盡然給自己丈人家的回門禮就區區二十兩!瞬間,葉大河有種被打發叫花子的感覺,看著手裡的銀子有不捨得扔,捏了捏!鼻子冷哼一聲揣入懷裡,轉身進了堂屋!

「呵呵,真是稀客啊?這梁家當家祖母怎麼紆尊降貴的來我們這小門小戶的。」

葉搖可斜靠在家門口的門框上,雙手環胸,將葉梅上下打量了一番,譏諷的說到。

葉梅如今也是貴為人婦了,雖然還沒到十三歲,可是那微微隆起的小腹顯得她更有女人味了。

梁恆很是體貼的一手摟著葉梅,一邊打量著這個傳說中的夜王妃。

及腰的烏煙長發幾縷被扎入腦後,頭上也沒多餘的裝飾,只著一對紅的滴血的耳環,映襯著那白皙精緻的小臉越加美貌!

身穿淡粉色對襟上衣,下身著一條百褶長裙,一雙同系色的繡花鞋。已是勾勒出少女迷人的身姿。

「二堂姐久仰大名,在下是葉梅的夫婿梁恆,今日回門,也是想拜訪一下大伯父,還請二堂姐轉告一下。」

葉搖可看著這個粉面油頭的男子,二十好幾了,皮膚也是保養的很好。渾身上下一副貴公子的打扮,說起話來雖是客氣禮貌,卻讓葉搖可看著有種虛偽小人的感覺。

「不敢當!別這樣叫我,我跟那葉梅也是沒啥關係的,我爹你也不用拜見了,你們還是請回吧。」

葉搖可本來在家裡正給自家大姐畫著衣服的圖稿,聽見叫門的聲音便是來開了門,沒想到盡然是葉梅!

過去的種種她雖然不想多餘理會,可是她也不想再跟這樣的人打交道了!保不齊啥時候,再被他們一家子賣一次也說不一定。

見葉搖可如此不給面子,梁恆臉上尷尬盡顯,鬆開摟著葉梅的小腰,一隻手在身*緊了拳頭!

再怎麼說他的親弟弟也是駿馬爺,妹子也是三品官夫人,這葉搖可也著實太不給面子了!心中氣憤不已,但表面也不敢發作!不管怎樣,這個丫頭也是將來的夜王妃,而且跟那夜王連婚書都有了!給他幾個膽子,他也不敢對王妃甩臉啊!

葉梅臉上同樣是尷尬的神情,見到自家丈夫氣得憋紅了臉,也不敢相勸。正當開口在勸勸葉搖可時,葉景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大伯!」

葉梅見到葉景是真心的開心。這一輩子她都沒想過這個不起眼的大伯在她最無助的時候盡然會不計前嫌的幫助她,從而,在葉梅心中,她對葉景也是無限感激的!

「小梅?你們這是回門嗎?」葉景話落,便是才想起,邊上還站著自家閨女,臉色便是不自然的笑了笑。

「搖搖,這小梅也是嫁出去的人」

葉景話還沒說完,就被葉搖可打斷了。

「爹,我尊重你,但是葉大河他們還有這葉梅的父母,我是說什麼都不會再跟他們來往的。」

話落,葉搖可便是轉身進了院子,沒在理會門口的那一眾人。

「進去坐坐吧,你這還懷著身孕,別在外面吹風了。」

葉景看著自己女兒的背影遠遠離去,便是回過頭對著還站在門外的葉梅夫妻兩人說到。

一進院子,兩人都被院子里的格局給驚訝到了!

亭台樓閣,假山水池,無一每一處都是設計的精緻優雅。雖然院子建得還很新,很多綠化都還沒被很好的覆蓋,但經過葉搖可用靈泉澆灌過後,那些植被倒是長得很是旺盛,在這深秋也不見半點泛黃,彷彿仍在拚命的吸收生命力,不斷的生長,看上去也是綠意盎然。

一簇簇菊花爭先的怒放,盡情的飾演著自己最美麗的時刻,紅的,黃的,綠的,白的,每一種品種很有規律的被種在花台中,草坪里,看上去彷彿他們在爭奇鬥豔一般。

三角梅種在院牆邊上,已經有些調皮的攀上了院牆,爭先的開著一朵朵嬌艷欲滴的花朵。

「大伯,你家這院子也是才蓋好的,怎麼這麼多樹和花的都長得這麼的茂盛?」

葉梅一邊打量著院子里的景色,一邊問著在前面領路的葉景,甚是好奇不已。

「這些都是你二姐她在山裡找回來的,直接移植過來,房屋還在修建的時候她就開始一點點的移栽了,所以這段時間她都是精心的栽培,才能長得那麼的好。」

當初葉搖可從山裡拿回那些花花草草的時候,他還是反對過的,畢竟想著冬天就要來了,說不一定一場雪下下來,那些個花啊草啊的,就都得被凍死了。沒想到打了好幾次霜了,那些植物仍舊是長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