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醫品至尊 >0334 夜獨行的糾結

0334 夜獨行的糾結 (1/2)

小說名稱《醫品至尊》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更新時間:2018-05-17 01:40  字數:3752

「我最討厭有人挑撥離間,別人都不說話,偏偏你在這裡唧唧歪歪,分明是居心不良,既然你心懷叵測,想要害我,那我自然不會放過你,給你一分鐘交待遺言的時間。」

血魔雖然慫了,但丁寧卻沒有打算放過他,落雪臉上那清晰的鞭痕就如抽在了他的心上,讓他疼的渾身都在顫抖。

滿腔的怒火無處發泄,這血魔既然挑撥離間,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那就拿他開刀吧。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裡會突然多了這麼多人,但這些人既然看著落雪受欺負都不幫她,那在他心裡就全是該死之人,他也不擔心會錯殺好人。

「好狂妄的小子,你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說,靈寶是不是被你得到了。」

冰魔坐不住了,雖然丁寧身手詭異,讓他心裡有些發憷,但他知道必須要保住血魔的命,否則天魔教威嚴何在。

再說,就算丁寧再厲害,現場這麼多人都是為了靈寶而來,只要稍一挑動,這些人肯定會對他群起而攻之,他完全可以渾水摸魚,大不了打不過就跑。

「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跟我師父這麼說話,真是不知死活,別以為你得到靈寶就可以囂張了,這裡這麼多人你殺的光嗎?」

見冰魔為師父出頭,雲翳再次激動起來,他心裡可是怕的要死,之前他可是扇過落雪耳光的。

這傢伙連鳳家大小姐說打就打了,要是知道他打了落雪耳光,肯定是不會放過他的,他必須要配合冰魔,把所有人的敵對情緒掀動起來。

「呃!」

一聲急促而短暫的慘叫聲嘎然而止,丁寧的身影緩緩的在雲翳身旁出現,雲翳張大了嘴巴,死不瞑目的眼睛裡充滿著不甘和恐懼,腦袋「咔擦」一聲耷拉在肩膀上,竟被丁寧直接擰斷了脖子。

「敢打我妹妹耳光,真是死不足惜。」

丁寧眼底閃爍著冰冷的寒芒,就如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似的輕描淡寫的拍了拍手。

落雪忘記跟他說了,可不代表記仇的空翼不會說,這會兒功夫,空翼已經在精神鏈接里把整個事情的經過跟他詳細的說了一遍。

這讓丁寧心中的怒火無法抑制,他不敢想像,要是他再晚出來一會兒,三隻忠心耿耿的空翼死後,落雪會落到什麼樣的下場。

倒是卓一凡和寧夜的表現讓他刮目相看,非親非故的能夠維護落雪到這種程度已經很不錯了,這讓他下意識的看向卓一凡,遞給他一道感激的眼神。

可在看向寧夜時,這傢伙卻低著腦袋,不給他對視的機會,讓他微微一愣,心裡驀然生出古怪的想法,這個小白臉不會是想泡落雪吧?

要是寧夜知道丁寧此刻的想法,非得咬牙切齒的追殺他不可。

寧夜,寧夜,丁寧和夜獨行的名字里各取一個字,夜獨行只是沒事易了容來湊熱鬧的,也不知道怎麼的,就隨口起個這個假名。

要是知道落雪是丁寧的妹妹,她剛才就算暴露身份,也絕不會坐視鳳霓兒對她欺壓。

「你……你竟然殺了雲翳,去死吧!」

血魔眼珠子紅了,他這輩子就收了雲翳這麼一個徒弟,傾注了他幾乎全部的心血。

沒想到竟然就這樣被丁寧殺了,這讓他如何能無動於衷,大腦一陣充血,雙目通紅,怒吼著沖丁寧撲了過來。

「辱人者人恆辱之,殺人者人恆殺之,怎麼,你師徒兩能殺了蒼南七妖,我就不能殺了你徒弟?」

丁寧嘴角勾起一抹莫名的意味,淡淡的說道。

從一開始血魔挑撥離間,到冰魔和雲翳話里話外的總是點名靈寶被他所得,已經弄清楚事情經過的他,就在盤算如何攪亂局勢了。

他知道靈寶對這些武者意味著什麼,他再修為大進,再自信滿滿,也不敢說能和在場的所有人抗衡。

所以他必須挑動這些人之間的矛盾,從而分化他們,蒼南七妖死在血魔師徒手上,烈火老怪急吼吼的想要報仇,卻攝於冰魔的修為不敢動手。

那他就來把冰魔攔下,讓烈火老怪收拾血魔,所以丁寧故意點明蒼南七妖是死在血魔師徒的手中,並避開血魔的一擊,轉而主動沖向冰魔。

其實烈火老怪在檢查了徒弟的屍體後,就已經知道他們是死在血魔的手裡了,只是忌憚冰魔不敢輕易動手罷了。

可此刻丁寧擋住了冰魔,烈火老怪哪裡還忍得住,大喝一聲道:「血魔,納命來。」

「豎子敢爾!」

冰魔見丁寧竟然挑起烈火老怪和血魔的仇恨,大怒之下迎著丁寧一掌拍出,刺骨的冰寒竟然讓方圓數十米都結上了一層冰霜。

只是丁寧可是降服了九幽冥火破冰而出的人,讓別人駭然色變,紛紛躲避的冰寒對他來說卻根本沒有任何影響。

氣沉丹田,雙腿微曲,連真氣都沒有使用,純心試驗下純R身的力量,暴喝一聲道:「來的好!」

「轟」的一聲爆響,恐怖的氣浪翻湧。

冰魔竟被這純R身力量的一拳轟的倒飛而出,落地後連連後退,氣血一陣翻湧,喉頭一甜一口鮮血再也壓制不住噴洒出來。

全場一片死寂,沒有人想到冰魔竟然連丁寧一拳都扛不住就被打的吐血,駭然的看向宛如神魔般的丁寧,暗想古武界何時出了個這麼年輕了得的強者。

剛剛醒轉的鳳霓兒看到這一幕,眼中閃過一抹驚懼之色,再也不敢有任何囂張。

畢竟,這裡是俗世,不是她可以為所欲為的地方,但她心中已經下定了決心,一回到古武界就立刻派人暗中把丁寧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