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 >第一千零一章:找到小男孩

第一千零一章:找到小男孩 (1/2)

小說名稱《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 作者:依依花落時  更新時間:2018-10-29 11:40  字數:2395

安置好了小男孩,帶著兩個哥哥邊下樓,邊把之前遇到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到救人的地點,兩個哥哥的臉『色』都是十分的難看。

這丫頭,現在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背著家裡開店也就罷了,畢竟還有家裡的人知道,這去夜店也是一個未成年的小姑娘應該做的事情?

簡直是膽子太大了!

該揍該揍!

看到兩個哥哥的臉『色』,就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洛淺淺嘆了一口氣,臉上滿是無奈:「要不是事出有因,我也不會去的啊?你們看我多乖啊?」

眨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洛淺淺這麼說道。

洛言無下意識的翻了個白眼。

乖?沒事幹用針扎二哥,沒事幹戲耍四弟,這種事不都是這個乖妹妹做的?

「行了,下次不許去了。」洛言海也是無奈,下手還不忍心,罵還罵不出口,只能嚇唬一下了。

「再去小心挨揍。」洛言海馬上接了話。

對這種威脅充耳不聞,要是洛言然說的還能真的動手,這兩個哥哥嘛,根本不存在的。

呲著牙笑了笑:「不去陪陪嫂子們嗎?」

「我們還得回去訓練,這邊交給你了,走之前告訴我,我來送。」洛言無倒是無奈的聳聳肩,如果只有從容他陪著倒還好,但是秦暖也還在呢,就算大哥也去了,這組合也是有點尷尬,沒辦法玩到一起去。

「行吧,別忘了給我焊個航空母艦。」洛淺淺還不忘那個安好的小坦克,雖然被用來打人了。

被送回酒店之後,兩個人才一起離開。

洛淺淺沒有上樓,反而失去了九天閣。

看著坐在店裡二樓的洛希媖,連連翻白眼:「小叔,有意思嗎?」

「你這不是回來了。」洛希媖對洛淺淺的出現,沒有任何的驚訝,手上端著茶杯,這一層屋子裡不見其他人。

「你都把我們店鎮店之寶送人了,我還不得回來啊?萬一有人買呢?」說著把兜里的東西,扔回了展示櫃,翡翠之靈在紅『色』的絨布上跳了跳:「回頭我再給他,我弟弟總不會虧待了。」

洛希媖倒也沒對洛淺淺的行為有什麼詫異,只是說:「你給首長的不是這個吧?」雖然是疑問句,但是預期中已經是肯定。眼中划過了幾分瞭然。洛希媖看向洛淺淺:「我們小淺淺好東西不少啊。」

「嗯,給他的比較好,怎麼?」洛淺淺並沒有否認這一點,她手上確實不少的好東西。

不過因為不知道用途,也不敢貿貿然的使用。

「就是感覺,哎,小淺淺出息了。」洛希媖嘴上這麼說著,卻對著洛淺淺,將食指中指跟大拇指交錯在一起搓了搓。

嘴角抽了抽,洛淺淺感覺一陣無語。

不就是家裡人都有,這一位還沒有,有點吃醋了嗎?

然後還拿外人都有來說事。

外人可是花錢買的好嗎?

從戒指裡面掏出了兩個小盒子:「給你跟四嬸的,滿六十大壽來我這裡換首長的那個。」

洛希媖愉快的接過東西,並沒有跟洛淺淺客氣。

打開盒子,滿意的笑了笑,明顯比這個鎮店之寶大上了不少。

「正好你在,幫我解個石,再送下去,存貨都沒了。」

準確的說,洛淺淺這裡還真的沒有什麼存貨了,成品都在唐天逸那邊。

「行吧,正好最近你、嗯……你四嬸,也挺無聊的,我讓他給你看著這邊,你安心陪你家裡吧。」洛希媖愉快的應下。

收人錢財替人消災,反正最近也是比較清閑。

洛淺淺直接隨手拿出了一塊五十厘米見方的原石,順手丟在了洛希媖懷裡。

戒指的事情,沒必要瞞著基本上對她的行蹤了如指掌的小叔。

果然,洛希媖臉上並沒有什麼驚訝。

「這才是你在瀛洲島的收穫吧?」洛希媖看著東西,『摸』了『摸』,仔細的看了看,才眯起眼睛。

洛淺淺點了點頭:「挖參的時候順路撿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想了想上次翡翠之靈的事情,明白懷璧有罪的道理:「解出來以後,別跟別人說啊,別被人盯上了,我留著自用。」

「好。」洛希媖點了點頭,滿臉的淡定,擺了擺手:「你趕緊回去吧,順便把你屋裡鑰匙給我,晚上我去……」

「屋裡有人。」

「誰啊?那個姓鄧的?」洛希媖蹙了蹙眉。

「不是,一個小孩,你們就去酒店吧?不行還有蛋哥那邊。」洛淺淺眨眨眼,果斷的捂緊了自己的口袋,一臉的警惕。

洛希媖一瞪眼,怒道:「趕緊滾蛋,等著你招待呢,結果你就讓我住酒店去?住酒店用你?二蛋那兒他們兄弟倆呢,算了,你回去吧,指望你,我今天得『露』宿街頭!」

洛淺淺聳了聳肩,指望不指望,你們都是要去酒店。

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出了九天閣,看著屠艾閣站在門口,無奈的走到他身邊:「怎麼?屠老闆蹭飯沒吃飽?」

屠艾閣訕訕的笑了笑:「這不,奉命行事嗎?」

「屠先生,你現在的老闆是我,不是小叔。」洛淺淺深深看了一眼他便轉身打車離開。

如果這個都搞不清楚,這裡也不需要他的存在了。

屠艾閣嘆了一口氣,他又何嘗不知道呢?

「小孩子長大了,知道要自己人了。」洛希媖跟下了樓,聽著洛淺淺的話,看著她打車離開,有些失笑,卻也是點點頭:「以後聽她的,她不允許的事情,哪怕是我的意思,也不能違背她。他才是你的老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