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 >第九百九十章:你動我姐妹?

第九百九十章:你動我姐妹? (1/1)

小說名稱《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 作者:依依花落時  更新時間:2018-10-29 11:40  字數:2530

「我,怎麼的吧?」坐在男人腿上的女孩站了起來,一臉的輕蔑:「怎麼?你想代替你姐姐?那也可以啊。」

洛淺淺平穩的走了過去,目光直勾勾的看向女人,抿了抿唇勾起了一個弧度,身側的手臂飛快的動了,一巴掌打在了女人的臉上:「我的人輪不到你動手!」又一巴掌甩在了另一張臉上,吹了吹手掌,從桌上拿起了一張紙巾,擦了擦手:「我這個人啊,就是有點暴力,不然為什麼姐姐出門不肯帶我呢?」

女人捂著臉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洛淺淺,她居然被打了?

可憐兮兮的看向剛才坐在腿上的男人:「劉哥,您看吶!」嬌嗔的語氣,讓洛淺淺直接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張也也是護住了何聞玉,看著何聞玉凌亂的頭髮跟衣服,他的臉色也是有些不好。

作為伸張正義的一員,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的面前?

但是因為他的身份他也不能動手,看到洛淺淺動手也並沒有阻攔。

何聞玉受傷了,也總要付出點代價的吧?

「喲,小妹妹,脾氣不小嘛。」被叫到名字的男人起身,走到了女人的面前,抬起了她的臉,仔細的看了看一臉的心疼:「看看把我家小寶貝打的,你想怎麼負責啊?」

「頭髮,誰動的手?」洛淺淺卻對問題視而不見,眼睛掃過一屋子的男男女女,神色冰冷。

「還是她!」看著女人閃躲的表情,何聞玉狠狠的對著地上吐了一口,一臉的氣憤:「我把她當朋友,她卻想把我賣了!」

「是我又怎麼樣?就你這樣的,想當我的朋友,你配嗎?除了長得好點,成績好點,你還有別的長處嗎?」女人聽到了何聞玉開口,下意識的往男人懷裡縮了縮,但還是很硬氣的回答道。

「這樣啊?」洛淺淺看著女人的表情,笑眯眯的點點頭:「早說嘛,免得我動手這麼費事了。」

手上突然出現了一把黑色的短刃,衝上前,一腳踹開了男人,抓著女人的頭髮將人一把按到了地上,手上飛快的動作著,不消片刻,一個頭髮跟狗啃的一樣的短髮就出現在了洛淺淺的手上。

洛淺淺坐在女人身上,任由她掙扎,雙腳踩著她的雙臂,好不自在。

男人被一腳踹飛之後,整個人跌坐在了沙發上,愣愣的看著洛淺淺。

門口的何聞玉張也也是都驚呆了,滿臉的難以置信。

「衣服呢?誰抓過?」順手從兜里掏出了一把藥粉淡定的灑在了女人身上,還拍了拍手,將手在她的頭上蹭了蹭,嫌棄的說到:「你這是多久沒洗頭了?」

之前一直站在何聞玉身邊的男人,臉上流下了幾滴汗珠,眉角跳了跳。

伸手抓起了旁邊點歌坐的椅子,想要對洛淺淺先下手為強。

何聞玉頓時瞪圓了眼睛,卻看見洛淺淺眼中划過了一絲嘲諷,不解其意,還是大聲叫道:「後面!」

洛淺淺看向何聞玉:「你最好先擔心一下怎麼跟我解釋的問題。」說著手上的匕首隨手向後一丟,噹啷一聲,椅子落下,給洛淺淺當肉墊的女人悶哼了一聲,被椅子砸中了小腿。

而男人臉頰被匕首划過,慢慢的滲出了血跡。

他直接跪在了地上。

雖然他想加入這個團體,但是也沒想過這麼刺激的啊?

「大姐,我錯了,我再也不做這樣缺德的事情了!您放了我吧!!!」一直對著洛淺淺磕著頭,洛淺淺隨意的起身,走到男人旁邊,將匕首從牆裡拔了出來,挑挑眉:「該道歉的人不是我,她原諒你了,我就放過你。」

男人跪著移向了何聞玉:「對不起,我錯了,對不起,我錯了……」眼中卻閃過一道精光。

洛淺淺卻是輕輕嘆了一聲:「哎,我這也給你機會了,怎麼就不知道珍惜呢?」

在男人沖著何聞玉一躍而起的時候,洛淺淺直接把匕首甩了過去,正中他的小腿。

他悶哼了一聲,手還沒有碰到何聞玉就摔了下去。

何聞玉也被張也拉到了身後。

這個時候他不方便出手,但是護住一個人還是可以的。

看也沒看在地上抱著腿痛呼的人,洛淺淺挑眉看向了坐著不動的幾個人:「怎麼,還想報仇?沖著我來。」

「認識一下,王奪。」正中的男子,饒有興趣的看著洛淺淺:「有沒有興趣跟著我混?」

「跟你混?你算老幾?」洛淺淺一臉的嫌棄:「就你想動我姐姐?」

「是她自作主張帶來給我開葷的罷了。」指了指地上的女人,一臉的嘲諷。王奪臉上滿是興趣,這個女生,很明顯手上有人命。

「是嗎?開葷?」洛淺淺臉上一片的陰寒,直接將地上疼的縮成一團的男人腿上的匕首拔了出來,一臉淡定的看著還沒有動的女人:「姑奶奶讓你知道什麼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手上的動作十分的利落,手筋腳筋下一秒就在女人的痛呼聲中斷了,洛淺淺意猶未盡,拿出了一瓶粉末,均勻的灑在她的手腕腳腕傷口處,笑嘻嘻的看著她。

在女人眼裡,這張臉已經是惡魔的微笑了。

偏偏手腳都沒有什麼知覺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

看著洛淺淺的動作,張也都傻眼了,洛淺淺這是發生過什麼啊?怎麼會做這樣的事完全都沒有任何的恐懼感?

洛淺淺淡定的拿出手機:「狗哥,幫我處理一下尾巴,我在mango,二號包間。」

屠道閣聽著稱呼,嘴角抽了抽,看向一邊正在看電視的哥哥,難道小老闆叫哥哥蛋哥?

這麼想的話,似乎狗哥也不是不能接受。

馬上抓了衣服起身:「哥,我出去辦事。」

「嗯,回來給我帶點夜宵。」屠艾閣十分放心的點點頭,對著他揮了揮手。

屠道閣在路上的時候,沒忘記查一查這是個什麼地方,雖然來這裡也有一點時間了,那些不常去的地方還是不了解的。

當發現是什麼地方,頓時黑了臉,囑託司機快點開。

洛淺淺優哉游哉的看著坐著的幾個人,並沒有出手,但是身上的氣勢一點也不弱,比起坐著的人,臉上還帶了幾分淡定從容。

手上拿起了桌上的一瓶洋酒,聞了聞一臉的嫌棄:「這麼多人還喝假酒啊?姐,來來來,我點的果盤,端著吃,吃完了再說。」拿起一邊沒人動的果盤,淡定的拿了一塊塞進嘴裡:「還挺甜的。」

何聞玉嘴角抽了抽,接過了果盤。

張也也從果盤裡拿了兩塊吃。

這兩個孩子的事情,出去再說,現在不是內訌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