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 >第八百五十二章:寒冰刺

第八百五十二章:寒冰刺 (1/1)

小說名稱《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 作者:依依花落時  更新時間:2018-10-29 11:40  字數:2365

「淺淺你在幹什麼?」看著洛淺淺把手放在洗澡水裡,秦暖臉上划過了幾分的不解。

「書上說,需要賦予水一個屬性方向,你說冰的話應該賦予什麼屬性?」手在水裡輕輕的搖晃著,帶起了一片片的漣漪。

秦暖怔在了原地:「冰的話不應該是堅固或者鋒利之類的嗎?」

洛淺淺輕輕搖搖頭:「可是,哎,你先洗澡,洗完了我們再研究。」說著洛淺淺揮了揮手,一臉嫌棄的看著秦暖。

秦暖氣急,羞惱的進了水裡,手上還拿著一瓶沐浴液:「那你幫我準備一杯水啊,感覺這麼洗完以後我肯定是會很渴了。」

點點頭,隨意的端起杯子倒了一杯水,洛淺淺看著茶杯跟茶壺之間的水流臉上滿是不解,如果是霧的話不用想也會選擇毒,但是這冰……

寒冰刺是一個充滿了爆發力的武技,也是突襲,突襲的話還應該是隱藏,不被人發覺才是重點。

不被發現的話……

透明?

洛淺淺怔在了原地,沒錯,如果是透明的話,就不需要顧及那麼多。

但是透明就等於輕薄了吧?刺,輕薄了,真的還有殺傷力嗎?

現在的她是什麼水平,洛淺淺自己都根本不清楚。但是她知道,距離那種隨意的操控針對某一處的內力她還是做不到的。

就是說,她還不如公羊仇。

堅固,鋒利……透明……

冰本來就應該是透明的啊?那些看不清的冰不是因為凝固成冰的液體是混合物而非純凈物嗎?

對了!

洛淺淺猛地一拍手,眼睛看向了秦暖的方向,然後就聽著秦暖一聲尖叫,趕緊跑了過去:「怎麼了?」

「搓破皮了……」秦暖看著自己的手臂欲哭無淚:「你給我搓搓後背。」說著拿著毛巾遞給了洛淺淺。

洛淺淺無奈的接過了毛巾,輕輕的擦著。

毛巾上滿是玫瑰味沐浴露的香氣,洛淺淺嘿嘿的笑著:「你聞著這個味道難道不想睡覺了嗎?」

秦暖無語,一攤手。

洗完澡之後,洛淺淺果斷的讓人換了浴桶,又重新倒了熱水讓秦暖好好的泡一泡。

秦暖這次泡完澡起來之後那叫一個神清氣爽:「我總算知道了你為什麼明明睡得不多精神還那麼好了。」

「所以呢?」洛淺淺看著秦暖一臉的無語:「你說,水元素是純凈物還是化合物還是混合物?」

「啊?你問這個幹什麼?」秦暖一臉的莫名其妙。

「你想啊,如果是純凈物的話本身就是透明沒有雜質的了,我沒有必要給她附加一個透明的屬性方向啊。」洛淺淺皺著眉:「可是如果是堅固的話,感覺消耗會很大。」元素排布密切就會使之更加堅固,這種事情洛淺淺不用問老頭子也是知道的。

「那就鋒利,爆他菊,菊花殘滿地傷,你的笑容已泛黃……」秦暖眼中露出了幾分邪邪的笑。

「你好邪惡……」洛淺淺無奈地搖搖頭,緊接著,卻也勾起了一個一樣的笑:「不過,我喜歡。」

跟秦暖對視著,然後仰天長笑。

沒錯,看到公羊仇被菊花遍地開已經是她們的希望了。

殺了他?那樣子的事情洛淺淺還是做不到的,不過在『不小心』、『失手』的前提下,做點『小小的』『惡作劇』應該是無妨的吧?想到公羊仇想對爺爺下手,洛淺淺的眼睛就眯了起來。雖然正面交鋒不多,但是偏偏已經得到了洛淺淺最深的厭惡。沒辦法,只能選擇『相互』折磨,慰藉一下自己的內心了。

看了看房間里,似乎水最多的也就是浴桶了。

洛淺淺猶豫了片刻還是站在了浴桶邊,沉默了片刻之後坐在了一邊的地上。

秦暖並沒有打擾她,經歷了一些事情以後,她也是有所成長。

閉上雙眼,看著面前充盈的黑色元素,洛淺淺伸出了雙手。

在秦暖的眼裡,洛淺淺分明是在張牙舞爪的搞怪,但是她也不敢有所打擾。

緊緊皺著眉,將面前的水元素排列,排列……

一道水汪汪的光芒彷彿是憑空出現一般,靜靜地懸在了洛淺淺的手上,還有著波光。

秦暖緊緊地捂上了嘴巴,滿臉的難以置信。

劍的形狀似乎就有些不穩定?洛淺淺果斷的換成了十字形狀的,雖然大汗淋漓,精神力高度消耗,但還是努力的排列著。

就像書上說的那樣,第一次的塑造至關重要。

感覺十字刃還不夠,洛淺淺果斷的加上了鋸齒狀的飛邊。

秦暖眼裡的洛淺淺此時已經是臉色蒼白,懸懸欲墜了,但還是在忙碌著緊緊閉著的眼睛,粗在一起的秀眉,還有掩住了下唇的牙齒,都讓她沒有辦法去打斷。

「加油啊……」秦暖默默的握著拳頭,鼓勵的眼神看向了洛淺淺。

洛淺淺額上豆大的汗珠成股流下,這時候,洛淺淺睜開眼睛,爆喝道:「凝!」

秦暖就看著那道水汪汪的光芒逐漸固化,形成了一根帶著倒刺的冰柱,臉上滿是難以置信,走上前仔細地端詳。

洛淺淺看著冰柱,大口的喘著氣,揮著衣袖擦掉了額上不住流下的汗水,臉上是難以掩蓋的笑:「怎麼樣?」

「倒刺,還這麼鋒利……你這可是冰啊,做這些有意義嗎?化了不也一樣……」秦暖一臉認真得出著主意,臉上寫滿了嚴肅的模樣,就算當場不做什麼,事後等它化了不也是可以輕鬆的拔下去嗎?

「誰說的?」洛淺淺嘿嘿一笑,將冰柱塞進了還溫熱的浴桶里,過了片刻才拿出來。

形狀沒有任何的改變。

「冰是因為溫度的關係才會凝結,可是我改變的不是溫度是密度,即便是在同種物質中高溫也不是輕易就能讓它們之間的分子運動變得活躍的。」洛淺淺一臉的得意:「我打算回家弄點做沙冰。」

秦暖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沒一跟頭栽進浴桶里。

沙冰?虧你想得出來!

「你說我們以後合夥開個奶茶店怎麼樣?我負責冰。」洛淺淺一臉的興奮模樣,隨手把冰柱丟進了浴桶,她消耗太大,現在還在劇烈的喘著氣,沒辦法進行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