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 >第七百零九章:你是在逗我?

第七百零九章:你是在逗我? (1/1)

小說名稱《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 作者:依依花落時  更新時間:2018-10-29 11:40  字數:2279

洛淺淺只感覺有種危機感,正想叫三個人一起離開,然後就感覺眼前一白,就什麼都不知道了,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在店門口了,甚至還在一個人的懷裡???

「你是誰?」洛淺淺轉過身看著那人,直接做出了護著胸的動作,一臉的防備。

面前的人穿著灰色的兜帽衫,臉上還帶著一個黑色的口罩,除了一雙眼睛,根本什麼都看不到。身形消瘦,身高看起來也有一米八左右,應該是個男生,洛淺淺這麼判斷到。

「想知道?跟我來。」聲音是有些沙啞的男音,洛淺淺看了看店裡面,沒有跟上他,一臉的擔心,想要進店裡,誰知卻被他拉住了手腕:「你最好還是別現在進去,你的朋友都沒事。」

洛淺淺聽著他說的話,像是求證一般瞪著眼睛看著他的眼睛,看到那雙眼睛的主人點了點頭,便選擇了相信。

因為不相信也進不去了,此時她經歷的事情已經在挑戰著她的常識,誰能告訴她,為什麼她現在有種在坐過山車的感覺?還是沒有安全帶的那種,重點是……沒辦法大叫出來。

什麼情況啊!!!洛淺淺的腦子已經快炸了,她懷疑自己根本就還在睡覺,這一定是一個夢……

然後她就出現在了……學校?

在學校的湖邊,現在已經是秋天了,也沒有什麼人在湖邊花前月下,倒是放眼看去都是一片寂寥。

「這,特么,是什麼情況?我,做夢?」努力的剋制住自己想要吐的衝動,洛淺淺跪坐在地上,整個人都快要瘋了。

「你的包。」那人對著洛淺淺一伸手。

洛淺淺皺著眉,剛才她只來得及拿起包,連話都沒來得及說呢。遲疑地看著自己的包,難道是包里有什麼別人想要的東西?所以才會有人想要殺了她?

你想多了。

將包遞給那人,卻看到他熟練地拿出了錢包……

錢包?!「那個有一張卡不是我的,其他的你隨便動。」想到即墨澄財大氣粗的樣子,這張卡丟了怕是把洛家賠給他都賠不起。

卻看到那個人用兩根手指夾出了被隱藏在深處的抹茶綠……

等等,抹茶綠?安能辨我是雄雌?

「你跟那個男不男女不女是一夥的?你想要就拿走,這是他忘在我房間的。」洛淺淺縮了縮脖子,早知道當時不收起來就好了。

「九十八號?」那人看著卡片上的數字微微點頭,然後拿出了一張卡片,遞到了洛淺淺面前,只見那是一張淺藍色的卡片,上面寫著J00038。

「所以……你到底是幹嘛的?」洛淺淺這個時候感覺自己是無比的冷靜。

「我是被派來保護你的,你可以叫我三十八號。」男人說道:「這張卡片。」男人晃了晃手上的抹茶綠,收起了那張淺藍色:「是你的身份象徵。」

「我有身份證。」洛淺淺毫不猶豫的插嘴,開玩笑,她洛淺淺還需要這種東西?而且九十八號?一點也不特殊,如果是九十九一百還是很不錯的。

男人看了看洛淺淺,無語的揉了揉帽子下的額頭:「這麼說吧,你這張卡,綠色的就是正常的入門卡,J代表的含義是進化,我這張藍色的代表的是速度,我是速組的。」

洛淺淺用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著男人:「你是不是接下來要告訴我,這是異能?然後我們都是被命運選中的人兒之類的話?然後忽悠我去參加你們,然後被打什麼奇奇怪怪的疫苗改變……不對,按照你們的說法應該是進化,進化成新人類?」

男人眼神十分之怪異,眉頭蹙的緊緊的,最後竟然臉紅的憋出了一句:「你想像力不錯。」

「哈?」洛淺淺看著男人,然後皺著眉:「你想說什麼沒關係,但是能不能讓我先跟我的朋友聯絡一下?她們應該很擔心我。」

男人做出了請便的手勢,洛淺淺拿起了被丟在地上的背包,低聲嘀咕:「一點也不知道愛護女孩子的東西,一定是個單身狗!」

拿起手機,給秦暖從容還有即墨澄分別發去了不一樣的信息,都說了一件只有當事人才知道的事情,證明她是本人,然後說自己很安全,千鈞一髮之際跑掉了,但是現在有點事暫時沒辦法出現,讓三個人不要擔心。

「好了你繼續吧。」洛淺淺發完了信息,裝好了手機,不耐煩地揮揮手:「下午我還要上課呢。」

「哦……」男人此時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我說到哪兒了?」

「說你們是新人類,要扎疫苗。」洛淺淺毫不猶豫的提醒道。

男人一頭黑線:「我們將這種天生但是需要特定的場合來激發的潛力稱之為能力。」男人在『天生』和『激發』上加了重音,提醒著洛淺淺不要再加入自己的臆想。

洛淺淺本來無所謂,但是想到了特定的場所,突然就想到了之前的賭石之行,莫名其妙的就……

「你們偷了空爺爺的貨物?」洛淺淺緊緊皺著眉。

「這是一種手段,後來還回去了不是嗎?」男人訕訕一笑,如果不是這樣,怕是要費很多時間來找洛淺淺呢。

洛淺淺接著皺眉:「那今天的事故……」不會也是你們做的吧?

總感覺這些人都好可怕……媽媽,她要回家,她不要跟這些J開頭的人玩。

「我會那麼多此一舉?先製造事故然後再救你?」男人一臉的無語,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不過他這些天也確實是想過怎麼跟洛淺淺講這些事情,畢竟對於一個正常人來說,還是有些匪夷所思的,把他當成神經病也不足為奇。

洛淺淺點著頭,他感覺非常有可能啊,藉此證明展示他的能力什麼的,一舉兩得,就是……「那個卡車的司機是不是會賠的家底都乾淨了?」

男人疑惑的看著洛淺淺,半天后才反應過來她在說什麼,無語的低吼:「我不是我沒有,我去哪兒知道啊?」

老天啊,收了這孩子吧,他怎麼感覺根本無法溝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