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 >第四百八十九章:誰是幕後的人?(二)

第四百八十九章:誰是幕後的人?(二) (1/1)

小說名稱《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 作者:依依花落時  更新時間:2018-10-29 11:40  字數:2375

「你是不是熱傻了?」秦溫更是好笑的看著洛淺淺,順手關上了窗戶:「你聽過蜂蜜跟什麼有反應?」

「很多啊,跟豆腐一起會耳聾,豆漿不也是豆製品嗎?」洛淺淺一臉的理所應當,倒是讓秦溫愣了幾分。親暖卻皺著眉,耳聾?就聽到洛淺淺繼續說:「蜂蜜和豆漿不能沖服,蜂蜜中含有機酸,和蛋白質結合,會產生變性沉澱,人體是無法吸收的。」

蛋白質和酸的反應他們都知道的,一聽這個也是傻眼了。

「所以,哥,你檢測出來的不是變形沉澱?而是蜂蜜?」秦暖也發現了不對勁,雖然她距離高中學的知識,差的有點遠,但是畢竟也是有印象的,就算過去了幾十年,被洛淺淺這麼一提醒也馬上想了起來,臉色有些陰沉卻也有些怪異。

「是啊。」秦溫一臉的自然:「完全沒有融合。」

「怎麼會?」洛淺淺皺著眉。

「而且,你們買的豆漿好像都過保質期了啊?」秦溫繼續說道。

秦暖一臉的詫異:「哈?過期了?」

秦溫點點頭,隨後拿出了幾張照片,秦暖看去,這不就是結塊了像是酸奶布丁一樣的豆漿和完整的蜂蜜液滴?

洛淺淺則是一臉的驚訝:「這個難道不是豆腐腦嗎?」

秦暖也是一臉的詫異,再看兩眼,確實是有點像。

「鹵水點豆腐,要用到的是鹽鹵或者石膏。」洛淺淺沉默了片刻繼續說道:「鹽鹵的主要成分是氯化鎂,石膏的主要成分是硫酸鈣。」

秦暖聽了之後,有些詭異:「先給豆漿打上鹽鹵或者石膏然後再打蜂蜜?難道是為了口感有點甜???」

「豆漿,應該說豆腐腦,裡面沒什麼別的東西嗎?」洛淺淺緊緊皺著眉,不應該啊。

秦溫這時候也是像想到了什麼一樣,翻開手上的報告:「有別的。」隨手拿給了洛淺淺,一臉的驚訝:「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

秦溫的表情讓秦暖也是傻了片刻:「你們在說什麼啊?」

「硫酸鈣,會作為藥物的填充劑使用。」秦溫緩緩說道,臉上帶著嚴肅,也就是說,是成片的藥物咋成了粉末被注射了進去?

隨後又搖了搖頭,不對,如果是那樣,注射蜂蜜做什麼?

洛淺淺從報告里抬起頭,臉上一片陰霾:「鈣片。」這分明是在耍人玩嘛,沒事幹在豆漿里注射鈣片粉末?

「哈?所以現在是什麼情況?」秦暖也是傻眼了?

「我不知道。」洛淺淺臉色也有些不好看,她可不敢以身試法,想了想,拿起了手機給胡思打了個電話。

跟胡思寒暄了一番,說了這件事,誰知道胡思說,大概是看她太矮了,想給她補補鈣長長個,完全是調侃。

但是語氣中沒有一點擔心,明顯是不會造成什麼不好的反應,洛淺淺也就鬆了一口氣。

但是誰敢保證這不是一個試探呢?總感覺身邊的事情都透著詭異。

秦暖也是臉上有點不安:「要不我們還是回家住吧?就算跟路思邈一起住也行啊?總感覺很可怕啊。」

親吻看著兩個表情怪異的人,才緩緩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洛淺淺搖搖頭:「寢室女生鬧矛盾。」

秦暖愣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麼。

這件事,如果她們離開了並不是解決,而是將問題擱置,不一定什麼時候就會爆發。

看到兩個人都不願意說,秦溫也沒有勉強,只是點點頭。

飯後兩個人就手拉手告辭了,下午沒有課,兩個人也沒有打算回學校,直接奔著林嘉佑的學校去了,豬蹄子可是比這些破事重要得多,誰知卻看見十分讓兩個人驚訝的事情。

「那是張芸?」秦暖跟洛淺淺沒有下計程車,瞪圓了眼睛,看著在林嘉佑學校門口,一身裙裝的人,難以置信的開口問道。

洛淺淺點了點頭,怎麼看都是張芸,身高身材還有膚色頭髮都像,只是今天這明顯是已經打扮過了。

「你說,這是什麼情況?」秦暖一臉的八卦模樣,讓洛淺淺無語。

洛淺淺神色如常,卻看不清眼底的神色,眼底似乎是隱約多了一絲擔憂。

「現在這個時機,總感覺這種事情我們應該當做沒發現。」洛淺淺嘆了一口氣,探著身子對司機說道:「師傅,麻煩去前面的咖啡店門口停。」

到咖啡廳,兩個人點了吃的喝的淡定的聊著天,她們早就約好了林嘉佑周五一起的,所以沒有一點擔心。

誰知下一秒,洛淺淺的手機響起來,是林嘉佑?

洛淺淺一頭的黑線,別告訴她張芸這個笨蛋說的是她們一起來的,然後她臨時有點事先走了之類的借口?

「嘉佑哥,怎麼啦?」洛淺淺清了清嗓子接起了電話。

「你們在哪兒呢?」說的是你們,洛淺淺挑挑眉。

「我們?我在寢室睡覺呢啊?你說我和誰啊?」洛淺淺語氣平靜,還帶著一絲懶散,像是剛被吵醒一樣。

咖啡廳里本來就很安靜,只有小聲地談論,這點音量在電話的背景音根本就聽不到。

「昂?啊,沒事,那你什麼時候過來?我這裡有豬蹄子,一會再去買點去你爺爺家帶的東西。」林嘉佑愣了片刻馬上反應過來說道。

洛淺淺故作慵懶的說道:「你過來接我吧,一會我三哥來學校接我。」

那邊沉默了一會應下了然後囑咐她關好窗戶別著涼才掛了電話。

「嘿,不會是打電話問我們在哪兒的吧?」秦暖調侃道。

洛淺淺一臉的鬱悶:「你不都聽見了?」

「打著你的借口出來約你哥?,好想法啊。」秦暖很是贊同:「我就喜歡他這個敢愛敢恨的性格,但是吧,她要怎麼跟你說啊?」

「不知道。」話音剛落,她的手機就響了,張芸的信息已經到了。

淺淺,我在林嘉佑的學校,剛才見到他了,我只是來碰碰運氣,沒想到他看到我了,情急之下我就說跟你們一起來的了……

後面的解釋,洛淺淺沒有看,她的注意力被吸引在『碰碰運氣』四個字上,把手機遞給秦暖,臉上帶著一絲笑意:「你說,這個碰碰運氣是碰什麼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