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 >第四百零九章:送別

第四百零九章:送別 (1/1)

小說名稱《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 作者:依依花落時  更新時間:2018-10-29 11:40  字數:2354

兩人說說笑笑也改變不了時間的流逝,洛淺淺看著時間臉色越來越不好,像是馬上就哭了一般。

徐天逸拉著她的手,輕聲勸道:「你又不是見不到我了,才五年而已。」

洛淺淺感受到手掌上的溫熱,眼淚直接啪嗒掉了下來:「人生一共才幾個五年,我不管,你早點回來。」

徐天逸點頭應下:「我一定會努力早點回來。」

「你說的哦,不許反悔。」洛淺淺委屈的抓著徐天逸的衣角,卻怎麼也沒有當初撲上去抱著的勇氣了,簡單來說,她、慫、了。

洛淺淺的內心也在抓狂,她想抱著小哥哥嚶嚶嚶的委屈的哭一場而不是這麼可憐兮兮的掉眼淚,還抓著個衣角,她上輩子是晒衣服用的夾子變的嗎?

徐天逸也很傷感,可是他不離開,就一輩子沒有站在這個小姑娘身邊的身份,只能站在洛家的對面,他不肯,所以必須走。

至於徐家,他不在乎,一個把它當成累贅的親生爸爸,一群把他當成眼中釘的所謂親人,他已經受夠了。

「走吧。」洛淺淺也是知道這一點的,很快調整好了心態,把自己對少年的非分之想埋進心底,笑著說:「只有我送你,但願你不嫌棄。」

「不會。」徐天逸笑著拉起小姑娘的手,他都要走了,這點便宜還是可以享受一下的,看著小姑娘泛紅的臉什麼的心情真是特別的好。

洛淺淺到了機場,才感覺傷感萬分,她的少年即將要踏上征程。

兩個人站在檢錄口外,洛淺淺低下了頭。

少年微微嘆息,將女孩擁進懷裡:「你這樣子像被我欺負了一樣,別難過,等我回來就嫁給你好不好?」

女孩破涕為笑:「那我就娶你。」但是縮在少年的懷裡不肯出來,直到不得不進去。

洛淺淺拽著少年的領口,墊著腳飛快的在少年的下巴上印下一吻,吻完揮揮手,跑開了,聲音遠遠的傳來:「少年,我等你回來。」

摸著自己的下巴,徐天逸突然感覺是不是自己長得太高了?

洛淺淺出了機場飛快的打車跑了,臉上都憋紅了,回頭看向機場,輕聲說:「真不想這麼久見不到你啊。」

徐天逸愣了片刻才拎起行李箱往裡面走,就在這時被兩個西裝革履的男人攔住了:「先生,我家少爺有請。」

徐天逸皺眉,直接將兩人帶入為徐家的人,臉上一片灰敗:「徐家就不能放過我嗎?我真的什麼都不想要。」

徐天逸看著兩個比他強壯的多的青年,放棄了抵抗:「我跟你們走。」

誰知,其中一個青年,直接向徐天逸伸出了手:「請您把證件先給我。」徐天逸咬了半天的牙,才從隨身的背包里抬出了證件,看著青年轉身離開,心裡想著還好洛淺淺先離開了。

沒一會,兩個青年帶著徐天逸檢票上了飛機,驚訝的發現竟然還是頭等艙,艙里除了他之外只有一個人,那個人仰躺在凳子上,帽子扣在他的臉上,看起來和他的身段也差不了多少的年紀,只見其中一個青年對著那個人說道:「少爺,人帶來了。」

那人嗯了一聲摘下了帽子,徐天逸瞪圓了眼睛:「你!!!」

「噓。」那人拍了拍身邊的位置:「坐下說,你們先下去吧。」

西裝青年應聲下去,他們自然不會跟主子一樣在頭等艙。

「我幫你改了目的地,跟我一起了。」那人看這徐天逸驚訝的眼睛笑了笑:「怎麼?你搶了我親愛的妹妹,我還不能把你帶在身邊敲打敲打了?」

說話的人正是洛書帆,只是比起一年前顯得精練了許多。

「你怎麼會在這裡?怎麼沒去見見她?」徐天逸自然是最知道洛淺淺想法的人。

洛書帆翻開面前的書:「我曾經,也包括現在根本護不住她的平安,所以我需要成長,她也需要成長,但是她太懶了,需要動力。」說著將書中的一張照片遞給徐天逸:「我不在她的身邊不代表我對這些事情都不知道,想拐走我妹妹,你還得得到我的認可。」

徐天逸坦然點頭:「你倒是變了不少。」然後面色有些難看的問道:「那你打算讓她繼續走洛家的老路?」

誰知洛書帆臉色微變,看著徐天逸的臉搖了搖頭:「我做不了主,她的大學肯定要上的,至於是什麼方法就不是我能決定的了。」

「你後面當真有人?」徐天逸面色一寒,正要站起身就被洛書帆拉住了。

「有人又如何?我是他的親哥還會害她不成?」說著把手上的書遞給徐天逸:「你以為我就很輕鬆嗎?」為了妹妹輕鬆,他要學的何止大學的課程。

徐天逸翻了翻:「你這是。。。」

「我在上學,你也要去,你們做的是我大概都知道,所以不會對你客氣的。」洛書帆笑了笑:「之所以更改了你的行程,是因為,你的行程,已經被泄露,如果你是單純的直接過去了,怕是第二天徐家就會收到你的死訊。」

「怎麼可能,知道這件事的不超過五個人,都是可以相信的。」

「我沒說是他們泄露的,你要知道航空公司的資料不是完全的安全。」洛書帆拍了拍自己的腿,笑道:「不過就是麻煩點,還需要轉車就是了。」

徐天逸突然想起來了什麼:「你如果一直注意著淺淺,那你知道我和他今天去看望洛叔叔,有個人送了一束花還是一束康乃馨在墓碑前嗎?」

洛書帆眼神閃了閃,低下了頭:「我又不是神,怎麼會什麼都知道。」

徐天逸不知道怎麼的,就因為洛書帆說的這句話,肯定了他必然知道去的人是誰。

不過既然來人是洛書帆而不是徐家,他也就鬆了一口氣,不管那麼多,淡定的跟洛書帆聊了幾句才沉沉睡著。

洛書帆看著睡著的徐天逸,冷哼一聲:「想帶走我妹,得看看我同不同意。」眼神死死的盯著那條穿著玉佩的紅繩。

他是很欣賞徐天逸的,那只是作為朋友而言,但是作為妹夫,他自然是沒那麼好打發的,怎麼說也得將徐天逸打磨的對妹妹一心一意還要像妹妹希望的那樣閃著光才好。

徐天逸:我現在難道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