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諸天投影 >第818章 八萬四千子

第818章 八萬四千子 (1/2)

小說名稱《諸天投影》 作者:裴屠狗  更新時間:今天00:35更新  字數:4021

那名為王通的小將,其修為也相當於神魔之境界,在仙秦體系之中居然只是上造?

一個上造,就是神魔?

要知道,上造,只是仙秦的低等爵位而已!

「看來,若非這名為王通的小將家世不簡單,就是這仙秦帝國太過強大了,或者,兩者皆有」

顧少傷盤膝坐在石台之上,心中思量著。

諸天萬界,無限多元宇宙太大太大了,萬兆億億無窮偉岸至極的龐大世界之中,顧少傷所知曉的都不過是滄海一粟罷了。

即使其中即使有再強大的人,再強大的勢力,再離奇的事情,他都不會奇怪。

畢竟,無量量世界之中,機緣何其之多,在這不知多少億萬元會的歷史之中,誰能知曉這無限多元宇宙之中有多少強者?曾經發生了多少離奇的事情?

你所以為的不可能,在眼界放大到整個時空長河之中的無量大宇宙之中的話,就不再是不可能了。

「仙秦帝國有時間總要去見識一下。」

他心中閃過念頭,就將諸多事情沉澱在心底。

諸天萬界之中,強大的勢力不止是主神殿,其他的大勢力同樣不會缺少,他如今雖然接觸不到,但未來,必然會有所交集。

無論是主神殿,還是仙秦帝國!

呼~

隨手將諸天鏡拋上半空之後,顧少傷起身,與憤怒,黃牛一同走出鏡中世界。

逍遙城中一片平靜,一百多年的時間雖然不足以讓人遺忘當年的那一戰,卻也不像前些年那般恐慌了。

一切步入正軌,一如之前的無數年一般的平靜,不會因為什麼而有所變化。

城主府中,顧少傷踱步踏行,與一眾鄉親相談了片刻之後,與顧九,顧及等人一同,來到了城主府後的一片廣場之中。

素白玉石鋪徹的巨大廣場之上一片空曠,只有正中,有一處色呈青紫的車輦屹立在那裡。

那車輦約莫千丈高低,通體混元,不像是車輦,倒像是一艘小船一般,其上閃爍著柔和的光芒,卻正是神荒祖廟之中,為他打造的車輦座駕。

神荒王朝之中,每一位侯爺,每一尊王爺的敕封之後,人族祖廟都會賜下一架車輦,等級不一,大小不一,效用也不一。

據說,人皇與大祭司的座駕皆是先天級數的靈寶,而王侯的座駕,也有一分晉陞的先天的可能,正如聖武王,其摘下億萬星辰重新祭煉的那聖武大殿,就已然是半先天級數的靈寶了。

要知道,座駕可不同於兵器法寶,想要晉陞何其之難,雖有一絲希望,但真正能晉陞先天的,屈指可數。

「大人,這具車輦大小如意,其材質頗為不凡,可以遁破蒼茫大陸之上的虛空,彈指之間可以跨行千萬里,在所有侯爺座駕之中,也算的上中等了。」

斷玉守護著車輦之前,見顧少傷前來,躬身說道。

自顧少傷成就逍遙侯之位後,他對於顧少傷就更加的恭敬了,這架車輦送到數十年,都是他派人守護。

「還不錯。」

顧少傷微微點頭,神色平靜。

這車輦還算不錯,等級約莫也有六星上下,雖然是其中墊底的貨色,但潛力倒還勉強,若是有足夠的資源寶物祭煉,倒還是真有一絲晉陞先天的可能。

不過,那需要消耗的寶物資源,恐怕足夠打造十件先天級數的寶物了。

在顧少傷的預計中,怕是將斬仙葫蘆煉進去,才能讓這車輦勉強搭上先天的邊。

「這樣的車輦都只能算中等,上等的又該是什麼樣?」

顧九幾人上前摸著這車輦,咂舌不已。

雖然眾人來到這逍遙城已經有百多年的時間,修為眼界都大為增長,但是聽聞這動輒就是千萬里的寶物,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瞬息千萬里,這樣的車輦,簡直超出他們的想像。

「老大人有所不知。」

斷玉笑了笑,神色恭敬道:「相傳,我神荒人皇陛下,其座下的人皇破界輦之中,有十二萬九千六百萬大世界作為動力之源,剎那間就可以跨越萬萬億里之遙,僅僅需要三四年時間,就能巡視我神荒,莽荒,神荒三大王朝!那才是當世一等一的車輦哩!與人皇破界輦一個等級的,蒼茫萬族之中也就十多輛呢!」

「萬萬億里」

顧九兩人對視一眼,搖頭苦笑。

饒是兩人如今早已是凝神巔峰境界的修為,對千萬里還有些概念,對於萬萬億里,甚至都沒有什麼概念。

彈指間間千萬里與剎那間萬萬億里對他們來說,都沒有什麼區別了。

「一彈指六十剎那人皇破界輦應當是先天級數了。」

顧少傷倒是心中瞭然。

剎那間萬萬億里,這速度已然是極快的了,他在蒼茫大陸之中不能撕裂虛空而行,還遠比不上這車輦的速度。

更重要的是,巡視兩個字,說明,那遠遠不是那人皇破界輦的極限。

「嚇!這個級數的靈寶,老祖我怎麼不曉得?!」

一直閉目盤膝坐在顧少傷肩膀之上的小葫蘆娃,這時睜開了眼睛。

回到蒼茫大陸之後,顧少傷就不再將它關在諸天倉庫之中,而是隨其任意走動。

不過蒼茫大陸對於它的壓制頗大,它之前又在斬棄天帝之時被那一道白光所傷,多日來一直不曾言語,更不曾離開顧少傷一步。

之前他一直沉默,此時終於還是忍不住了。

「先天級數的寶物,少有老祖我不知曉的,這勞什子人皇破界輦,老祖怎麼不知道?」

小葫蘆滿是詫異的開口。

它身為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