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代漢 >第九十三章 紛至

第九十三章 紛至 (1/1)

小說名稱《代漢》 作者:王不過霸  更新時間:2018-04-14 01:56  字數:2898

來人,正是王允。

一大早散朝之後,便得到消息,董卓派人收攬北軍五校以及羽林軍的人馬,而葉昭更狠,那紀靈與孟虎率兵收取西園兵馬,曹操直接放權,趙融想要阻攔,被孟虎直接斬殺,好不容易趁亂收來的兵馬,還未來得及整合,便被兩大軍閥瓜分。

袁紹、王允等人有心奪權,奈何論兵力不及董卓,論軍威不及葉昭,如何能夠搶得過,眼睜睜的看著雙方大肆收攏軍心卻無能為力,袁紹、王允都心急不已,再這般下去,洛陽兵權,跟他們就沒什麼關係了。

接到丁原派來的人通知,已經快到洛陽,對袁紹等人來說,這無疑是天大的好消息,王允更是直接帶了幾人前來迎接,以示對丁原的重視,誰知先碰到了心情不好的呂布。

「奉先不可無禮!」見王允的樣子,丁原哪還不知道發生了何事,連忙下馬上前,扶助王允笑道:「子師莫怪,此乃我螟蛉子,武藝絕倫,只是這脾氣不太好,此前又在那葉侯手下吃了些虧,差點死在虎牢關下,是以這幾日心情不好,若有衝撞之處,萬望海涵。」

「無妨……無妨~」王允狠狠地喘了幾口粗氣,才緩過來,一臉驚嘆的看著呂布,贊道:「真虎將也,有此猛將,何愁大事不成!」

丁原搖頭笑道:「子師莫要太高看他,此子雖然殺敵驍勇,但久伴胡蠻,沾染了不少胡蠻習性,只知用力,不知用智,此前在葉侯面前不也是被葉侯輕易戲耍?」

呂布原本聽王允讚許還挺高興,中原名士又如何,在他雄威之下,還不是得瑟瑟發抖?但丁原這麼一說,頓時讓呂布面色變得難看起來。

虎牢關前,被葉昭戲耍差點丟了命的事情,被他視之一生之恥辱,本不願提及,哪知丁原卻總以此事說事,讓他相當煩躁,當下悶哼一聲道:「不過鬼蜮伎倆,若正面交鋒,三合之內,某必將其斬於馬下!」

「不得放肆!」丁原惱怒的瞪了呂布一眼,不屑道:「葉侯是何身份?豈會與你獨斗?」

這話說來,也沒錯,以葉昭如今的身份和地位,跟呂布完全不是一個層次,也非以驍勇殺敵出名,怎麼可能跟呂布去單挑,但這話聽在呂布耳朵里,就有些變了味道了。

「建陽公不必如此,我看奉先一表人才,又有驚人之能,他日成就,未必在那葉侯之下。」王允善意的對呂布點了點頭,為他開解道。

呂布心裡,總算舒坦了一些,勉強點頭。

王允又跟丁原寒暄一陣之後,才帶著眾人入城,不過此刻城門已被董卓接管,自然不允許丁原的兵馬擅自入城。

「董卓何人?有何資格攔我兵馬?」這一次,呂布吸取教訓,沒有發怒,但丁原卻是怒了。

葉昭怎麼說也是衛將軍,鄉侯,無論官位還是職責,攔他也在情理之中,但董卓最多也不過跟他平級,而且還是自領的涼州牧,有什麼資格攔他的人?當即便要動手,卻被王允給攔下來。

「建陽公莫要動怒,我等先入城,此刻那董卓兵強馬壯,我等不易與其正面衝突。」董卓可是剛剛收了羽林軍和北軍五校,丁原雖然帶的人多,但已經失了先機,此刻好不容易有了一些兵權,這個時候無論是跟董卓還是跟葉昭開戰,都不理智。

一番勸說,總算是讓丁原息了心頭的怒火,命張遼暫時領軍駐紮於城外,讓呂布帶了兩百甲士隨行入城。

袁紹此刻也不是完全沒有兵權,至少那鮑鴻的兵馬以及他昔日的部曲還是聽他調遣的,加起來,也有萬餘人馬,如果能跟城中世家們商量一下,也能在湊出一些來,只是這些兵馬戰力極低,比不得葉昭本部人馬精銳,也不似董卓的西涼軍久經戰陣,因此面對葉昭和董卓的搶人,袁紹雖然憤怒,卻無可奈何,偏偏這個時候袁隗病了,讓袁紹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

得知丁原趕到,袁紹自是大喜,若非此刻手下的軍隊也需要安撫,恐怕他也會跟著王允一起去迎接,有了丁原的人馬相助,他便不必再啪董卓與葉昭,可以與他們博弈一番。

「子師,速速派人前去西園,搶奪兵馬!」跟丁原寒暄片刻之後,袁紹便直入正題。

「只是那葉昭如今也在西園,怕是……」王允苦笑一聲,有意無意的掃了一旁的丁原一眼,其意自然不言而喻,想要借兵。

丁原默不作聲,呂布聞言卻是有些坐不住了,騰身而起,對著丁原抱拳道:「義父,孩兒去會一會那葉昭。」

「不得無禮!」丁原有些頭疼,聞言瞪了呂布一眼。

來的雖然時間不長,他算是看出來了,如今這洛陽城中,局勢複雜,連袁家都陷入困境,他這個時候,實在不太想插手進來,偏偏呂布還莽撞的往上碰!

「建陽公莫要如此說,我看這位將軍生的樣貌不凡,定有驚人藝業,況且葉昭雖然厲害,卻也是肉體凡胎,昔日也與我等同醉醉仙樓,莫要被他的名聲給嚇倒了。」袁紹拉住丁原,微笑著看向呂佈道:「那就煩請呂將軍與子師同去,紹在此與建陽公靜候佳音。」

「喏!」呂布聞言大喜,二話不說,便跟著王允離開。

「本初可是害苦我了!」丁原看著呂布二人離開,不由苦笑著看向袁紹,呂布這一去,恐怕自己便要被綁死在這裡了。

「建陽公何出此言,來,正好為建陽公擺了接風酒宴,你我邊吃邊等!」袁紹笑著拉著丁原道。

「就依本初之言。」丁原無奈苦笑道,一來他是袁氏門生,二來事到如今,他也已經沒了別的選擇。

西園大營,葉昭自董府離開之後,便來了此處,他乃衛將軍,昔日西園八校成軍之前,他也曾參與訓練,西園新軍於他的瓜葛不淺,此時接手西園兵馬自是不難。

「這西園新軍,本初與那董卓都虎視眈眈,修明這般做法,可是要與他二人開戰不成?」曹操此刻已經將兵權交給了葉昭,只掛了個典軍校尉的空職,如今這洛陽已成是非之地,曹操心中已經有了退意,只是見葉昭不走,有些好奇,留下來一邊幫葉昭,同時也是探探葉昭的口風。

「爭未必會輸,不爭,這天下就成了那幫士人之天下了,心有不甘!」葉昭搖了搖頭笑道。

「但自古以來,便是如此,修明何必與天爭?」曹操皺眉看著葉昭,這世家把持朝政自東漢以來便是如此,雖然曹操也發現許多弊端,但他也想不出太好的方法來改變這天下。

「天?」葉昭哂笑一聲:「孟德太抬舉他們了!」

世家雖然厲害,對尋常百姓來說,也需能一手遮天,但對他葉昭來說,還不至於到了那個程度。

「操此番來,也有向修明辭行之意。」曹操搖了搖頭,沒有繼續在這個話題上跟葉昭探討,轉而笑道。

「回陳留?」葉昭挑了挑眉,看向曹操道。

「不錯。」曹操嘆息一聲道:「洛陽如今,已是是非之地,操不知修明想要何物,但若得到,修明還是快些離開吧。」

「正有此意,只是如今董卓缺人,未必會讓孟德離去。」葉昭點了點頭,有些擔憂的看著曹操,董卓除了兵權之外,如今在洛陽可說是毫無根基可言,曹操這麼一個不受世家待見的人才,想必董卓會爭取吧?

「總要試一試才行。」曹操笑道。

葉昭正要說話,卻見孟虎匆匆從遠處跑來,神色凝重道:「主公,袁府派了人來,正在夥同鮑鴻接掌新軍兵馬,我等阻攔不住!」

「可知是何人?」葉昭有些驚訝,袁紹麾下的人,現在都這麼帶種了?

「那日虎牢關前溺戰的呂布!」

「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