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代漢 >第二十六章 不正常假日

第二十六章 不正常假日 (1/2)

小說名稱《代漢》 作者:王不過霸  更新時間:2018-03-22 15:03  字數:3351

從皇宮裡領了官印、官府還有統領虎賁三令的令符後,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

看了看身後兩名侍婢,這是劉宏特別賞賜給他的,另外附送的還有一座專屬於衛尉的宅邸,畢竟是九卿之一,哪怕在遍地『高人』的洛陽城裡,也算是少數的實權派之一了。

難怪那麼多名士都想往上爬,果然這官兒當得越高,待遇也就水漲船高,之前出任洛陽令,也算是個實權官職了,但府宅得自己備,幕僚也得自帶,還得給皇帝交錢,若非葉昭之前幾年攢了些家底,就憑葉昭出仕之前葉家那點兒家底,頂多也就湊夠給皇帝的錢,更別說還專門從皇宮裡挑來兩個宮女來伺候。

誰說古代就不物質了,同樣物質。

「葉將軍,不去衛尉府么?」一名宮女見葉昭直接往城西走,連忙恭敬道。

「不了,今夜先回舊宅,明天再搬過來,先跟我回舊宅住一趟吧。」葉昭笑著搖了搖頭,這兩個宮女,大概也有監視自己的意思。

「喏。」兩名宮女只是提醒,可沒膽量左右葉昭的決定,恭敬地唱了個喏之後,便跟在葉昭身後不再說話。

「恭喜主公榮登九卿之位!」回到府中,自然不免一幫屬下恭賀之聲。

住在葉府的,都是已經奉了葉昭為主的,可謂一榮俱榮,也可以說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如今葉昭位列九卿,他們在這洛陽城中的身份自然也水漲船高。

就算不太懂這些的典韋,也知道葉昭這次是高升了,而且升的很高,跟在葉昭身邊,一晚上咧著嘴傻笑,甚至睡覺時,房裡的大白都被自己這位主人不正常的笑容給嚇得自動挪的遠了一些,靠著門邊兒睡了一晚。

葉昭其實是不希望自己這幫手下太過張揚,畢竟自己這個衛尉之職有些虛高,旁的九卿可是都有封侯的,他這個衛尉有官無爵,地位並不穩,而且葉昭這次雖然爭得了衛尉之職,然而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作為當朝最年輕的九卿,不說因利益關係走到對立面的,光是眼紅他這份成就的人,怕是不知道有多少在暗中盯著他。

不過畢竟是大喜事,沒必要在這個時候掃興,葉昭讓人置辦了酒席,當夜與府中眾人痛飲一番,次日一早,等大家那股子興奮頭過了,葉昭才囑咐眾人這段時間在府外要謹言慎行,莫要招惹是非,以免受人口舌,這衛尉之職還沒坐穩就被人給擼下來。

相比於葉昭這邊的慶賀,回到宮中的女兵們卻是另外一番感受。

作為被葉昭提拔看重的軍侯之一,此戰之後,任紅昌算是徹底領了這個軍職了,北宮校尉她是沒想過的,無論怎麼看,都是月將軍更適合一些。

突然放鬆下來的任紅昌跟李淑香在回宮之後便道別了,大家此前屬於不同的宮殿,今後卻是要在一起共事了,要回去趁著這個假期收拾行裝,二來在北邙山三個月的時間裡,這群女兵可是三個月都沒有洗過澡了,身在宮中,條件要比外面好些,雖然這個時代條件差,但至少每隔三天會洗一次,這次直接三個月沒洗,包括天葵之期在內!

在軍營里的時候大家都是這樣,倒也沒什麼感覺,但此刻回到昔日熟悉的地方,任紅昌突然覺得自己與這裡有些格格不入,身上的那種刺鼻的味道,讓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將自己重新收拾乾淨。

此前是女官,宮中也有幾個相熟的姐妹,顯然也被她身上的味道給刺激到了,開始幫忙準備熱水。

看著兩個宮女吃力的抬著一桶水往浴桶裡面倒,任紅昌有些看不下去了,伸手接過兩個木桶,在幾名宮女吃驚的目光中,輕鬆地往來於水池和房間之間,不到半個時辰,便將偌大的浴桶填滿,幾名宮女這段時間加起來抬的水都沒她多。

劈柴、燒水~

任紅昌發現以前做起來十分吃力的粗活,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在自己手中變得輕鬆了許多。

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依舊很白,手指也很細,但感覺比以前壯實了不少,雪白的肌膚下,隱隱透著流線型的肌肉,腹部的肌肉雖不明顯,卻已經有了依稀的輪廓。

舒服的躺倒在浴桶里,看著水中的倒影,似乎與以往沒什麼不同,但卻總是多了幾分說不出的感覺,似乎目光更銳利了一些,昔日應該溫柔似水的眸子里,卻再也找不回那種柔弱恭順的感覺。

而且她驚恐的發現,自己的胳膊似乎粗了一圈!

任紅昌突然想起葉昭身邊的典韋,哪怕是大冬天裡也常常光著兩條膀子,一塊塊墳起的肌肉看起來就很有力量,自己日後會不會變成那樣?

心中突然有些惶恐起來,女人終究對自己的容貌還是很在意的,尤其是像任紅昌這種能被葉昭評為禍水級別的女人,對自己的容貌身材要比尋常女人更在意一些,此刻突然幻想到自己未來成為女版典韋的樣子,任紅昌就突然有種不安的感覺。

要不明天向將軍辭行吧!

心中突然有了這樣一個念頭,當初之所以參加女兵的選拔,也只是不想這樣庸庸碌碌的做個宮女或者女官一輩子,想要為國家出份力而已,此刻突然發現可怕的未來之後,任紅昌心裏面開始打起了退堂鼓,她不想成為女中典韋。

原本舒適的澡,就在胡思亂想中渡過,穿上衣物後,與幾個小姐妹笑鬧一番,任紅昌突然發現有些不對了。

往往自己隨意拍打一下,小姐妹們便受不了了,她可以肯定自己只是輕輕地打了一下,就跟平日里在軍營中與姐妹們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