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代漢 >第十二章 書

第十二章 書 (1/2)

小說名稱《代漢》 作者:王不過霸  更新時間:2018-03-19 04:27  字數:3360

劉薇的生日過完了,劉宏還招待葉昭在宮中用了晚宴,也算是一種親近的表示,畢竟無論葉昭與蔡邕的關係還是劉薇的關係,都已經算是站在皇黨這一邊了,而且葉昭這次獻出的造紙術,對於有心打破如今這世家尾大不掉局面的劉宏來說,絕對有雪中送炭的作用。

直到深夜,葉昭才告辭離宮。

「屬下有些不明白。」回到府中,自投葉昭以來,很少說話的錢驀忍不住詢問道。

「哦?先生也有不明白的事情?」葉昭意外的看向錢驀。

「主公將這造紙術獻於天子,屬下大概能猜到主公的想法,只是這萬年燈……真的只是為搏佳人一笑?」錢驀看著葉昭,哪怕沒有這萬年燈,單憑葉昭之前的平流策還有造紙術,便足矣讓葉昭獲得天子信任,這漫天花燈雖美,但卻顯得有些畫蛇添足了。

「不可以么?」葉昭笑問道。

「自然可以,不過不太像主公的風格。」錢驀聞言失笑道,以他對葉昭的了解,很少會做無用功。

「此番先生還真是多心了,昭此番作為,正是為搏佳人一笑,當然,也會有些其他收穫,這點,先生日後自知。」葉昭笑道。

果然。

錢驀點了點頭,嘆息一聲道:「昨日梁國送來了家書……」

「需要幫忙?」葉昭神色一肅,看著錢驀道。

搖了搖頭:「戲家沒了。」

「啊?」葉昭有些茫然的看著錢驀,愣了片刻才反應過來,錢驀原本姓戲來的,後來跟著母親到了錢家才改了錢姓。

「太平亂起之時的事情,戲家小族,未能逃過一劫,族中留下了訊息,希望我能繼承家業。」錢驀嘆息一聲道。

葉昭聞言點了點頭,說是繼承家業,恐怕更多的是希望錢驀能改回戲姓,不讓戲家斷了香火吧,這種事,畢竟是錢驀的家事,葉昭不好插口,只是詢問道:「你的意思呢?」

「改回去,錢家也未將在下當成家人,母親已去,又何必眷戀?」錢驀嘆息一聲,有些自嘲道。

「那是他們的損失,他日定會後悔。」葉昭看著錢驀道:「那以後,便是戲驀了?」

這個名字聽起來有些彆扭。

錢驀搖了搖頭:「不了,便以字為名吧。」

「戲志才?這可是賤名。」葉昭皺眉道。

「才出身本就不高。」錢驀無所謂道。

葉昭沒再多勸,貴賤什麼的從來不覺得一個名字就可以決定,戲志才既然已經有了決定,他沒必要在這種事情上多費唇舌。

接下來的幾天,葉昭很忙,七月初七,劉薇生日之後,萬年燈便已經成了一種流行,葉昭在之前便已經讓葉家商行在洛陽城盤了幾處不錯的鋪面,劉薇生日一國,葉昭便在各處鋪子里做起了萬年燈的生意。

初七夜裡,那漫天燈火的震撼場面,著實給洛陽萬民帶來了一場視覺盛宴,也因此,在這幾件鋪面開始售賣萬年燈之後,幾乎每天都有閑著無聊的公子哥跑來買燈,每晚都能看到數不盡的萬年燈騰空而起。

與之相應的,卻是洛陽治安負擔加重,當日葉昭釋放萬年燈,可是調集了大量的人力隨時準備滅火,因為時間統一的緣故,沒有造成損傷,但現在卻不一樣了,誰也不知道哪位公子哥會什麼時候放個燈玩兒玩兒,甚至有人大白天放了上百隻萬年燈出去,使得洛陽府衙包括河/南尹門下,這些天都在四處救火。

當然,凡事都有兩面性,雖然這萬年燈帶來了不少麻煩,但卻也為洛陽城帶來了不少活力,過往行商紛紛前來訂購萬年燈,讓葉昭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賺了個盆滿缽滿,也變相的為劉宏將紙張的改進打了一個前站。

因為萬年燈銷售火爆的緣故,洛陽城中不少商戶爭相效仿,但傳統的蔡侯紙太貴,沒辦法降低成本,所以當劉宏暗中通過皇家的渠道將紙張售賣出去的時候,人們的注意力第一時間被集中在製作萬年燈成本降低的事情上,反倒是它的真正用途,被人暫時遺忘了。

而隨著皇室開始大量售賣紙張,不斷有商戶開始爭相效仿,人一旦有了一個方向,創造力是恐怖的,這些商鋪製作出來的紙燈,甚至比葉昭的還要精美許多,但作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葉昭不但藉此聚攏了大量的錢財,而且還贏得了不少客戶,這些跟風的商鋪,開始跟葉昭打價格戰。

「主公是否後悔太早將這新紙交給朝廷了?」一個月後,葉府宅院之中,看著那五花八門的花燈在夜間騰空,戲志才微笑著看向葉昭,隨著效仿葉昭的商鋪越來越多,如今葉昭雖然還靠著這萬年燈賺錢,但已經不像一開始那樣堪稱搶錢一般了。

「這東西,就是玩兒個新鮮,等新鮮感去了,大家也沒有那麼瘋狂了。」葉昭笑著搖了搖頭道:「朝廷已經頒布了禁令,除了這一個時辰之外,其餘時辰都不得燃放萬年燈。」

「雖然絢爛,卻非長久生意。」葉昭扭頭看向戲志才笑道:「志才也曾經商,當知這經商之道,就在於人無我有,人有我優,人優我廉,人廉我無。」

戲志才撫掌笑道:「區區十六字,卻道盡這商事之根本,主公若是從商,怕是數年內便能成為天下第一豪商,看來下一步,主公是想要借著這把火,攛掇陛下售賣書籍了?」

「有幾本已經裝訂完畢的,志才看看如何?」葉昭從懷中掏出一本線裝書籍交給戲志才笑問道。

一本論語,戲志才從葉昭手中接過,有些好奇的翻閱起來,書本很厚,每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