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代漢 >第九章 童子劉辯

第九章 童子劉辯 (1/2)

小說名稱《代漢》 作者:王不過霸  更新時間:2018-03-17 10:32  字數:3384

洛陽官衙,當葉昭帶著劉辯、劉薇姐弟過來的時候,邱遲、黃劭以及看守縣衙的縣衛已經站立整齊,大堂上,一名婦人跪在地上哀啼不休,旁邊一名男子低聲安慰著。

「公主,請!」葉昭讓人給劉薇撲了一張草席,微微欠身,將劉薇安排入座,王越自是立於劉薇之後,至於劉辯,葉昭沒有安排,此刻他已經進入童子的角色,只是跟在葉昭身後,乖巧的立在一旁。

「堂下何人,所告何事?」葉昭跪坐下來,一拍醒木道。

「民女趙氏,參見使君。」婦人說著已經泣不成聲。

「草民郭士,參見使君。」男子也跪下來道:「此番前來,卻是我家兄長趙柱死於非命,請使君做主,查出元兇。」

「爾等且細細道來。」葉昭正襟危坐,肅容道。

「喏!」郭士見趙氏泣不成聲,只能自己來說:「我與趙兄皆是行商,這次原本是準備去荊州辦些貨物,各自籌了些錢財,約好了今日五更在正春門碰頭,誰知我等了半個時辰,還沒見趙兄前來匯合,心有疑惑,便去家裡詢問嫂子,大哥為何還不來……」

趙氏哭泣道:「我家夫君是個急性子,怕兄弟等他,因此四更一過,就收拾了行囊出門。」

「他帶了多少錢?」葉昭突然詢問道。

「大概有萬錢左右,他說郭兄弟最近時運不濟,怕是籌不出太多錢來,想要幫他一把,所以多帶了一些。」趙氏泣聲道:「我讓他莫要帶這麼多,免得遭了賊惦記,他就是不聽,直到郭兄弟早上過來問我『大嫂,趙兄怎麼還不來?』,我便知道定是出事了,果然,在河邊找到了府君的屍體,腦袋被人用石頭砸了一個大洞。」

「什麼人如此可惡?奪人錢財也便罷了,竟然還殺人,手段更如此兇殘!?」劉薇柳眉倒豎,怒叱道。

「公堂之上,希望公主能夠剋制一些。」葉昭扭頭,看了劉薇一眼道。

「哼!」劉薇聞言氣哼哼的瞪了他一眼:「那你還不快派人去找?」

「臣自有分寸,派人就不必了,兇犯便在這裡。」葉昭一拍醒木,沉聲道:「將郭士拿下!」

「喏!」兩旁縣衛應諾,分出兩人,不由分說將郭士按倒在地上。

「使君這是何意?草民冤枉。」郭士不甘的掙扎著,卻哪掙扎得了。

「你時運不濟,最近一定非常缺錢,正好那趙柱身懷巨款,令你起了貪念,他本有心幫你一把,然而……一來這終究是要還的,二來也欠下一個天大的人情,不如所性殺了他,不但一了百了,說不定,還能謀下他的家產。」葉昭笑道。

「在下最近確實時運不濟,但使君也不能因此就斷定是在下殺人啊!」郭士不甘道。

「是啊,我家夫君與郭兄弟情同手足,待他比親兄弟都親,不可能的。」趙氏也幫腔道。

一旁的劉薇想要說話,卻被葉昭看了一眼,只能閉嘴。

「趙柱將郭士當做兄弟,這無需多言,但郭士有沒有將趙柱當做兄弟,那就另當別論了。」葉昭笑道。

「可是使君也無證據證明這事就是我做的!」郭士看著葉昭,沉聲道。

「原本是沒有證據的,不過你卻自己把證據送到本官面前,也算是你自作孽。」葉昭看著眾人道:「正常情況下,你久等趙柱不至,去他家找人,本也在情理之中,但你跑去趙家,開口便直接問趙氏,這豈非不打自招?」

葉昭笑道:「易地而處,我若是你,到了趙家,應該直接詢問趙柱為何不出來,而你張口卻問趙氏趙柱為何還不走,這說明,你在此前,已經知道趙柱不在家中,既然不在家中,卻跑去找人,郭士,你是否覺得本官也像你一樣蠢笨?」

「說的沒錯,既然事先已經知道對方不在,卻又假裝不知,說明你此前已經見過趙柱,趙柱分明就是你殺的!」劉薇恍然大悟,拍手道。

「公主!」葉昭扭頭,看著劉薇道:「臣問案,請公主……」

「知道了知道了~」劉薇有些氣悶的坐下來,嘟囔的低語了幾句。

「郭士,你還有何話說?」葉昭看著郭士,淡然道:「解釋一下原因?或者本官叫人用公堂上的刑具幫你回憶回憶?」

郭士無力地趴在地上,默不作聲,一旁的趙氏哀聲哭打著郭士道:「夫君待你親如兄弟,你卻為了錢財便害他,你還是人么?」..

「將這郭士打入死牢。」葉昭拍了拍桌案,看向趙氏道:「可憐的婦人,你且回家去料理你家男人的後事吧,官府會給你一個公道。」

自有縣衛將郭士拖死狗一般拖走,趙氏則被縣衛送回了家中。

「退堂吧。」葉昭站起身來,揮手道。

「壞人,你真厲害,我怎麼沒想到?」待眾人走後,劉薇有些歡快的走到葉昭身邊,興奮地道。

「是這郭士太笨了些。」葉昭笑著搖了搖頭道:「不打自招,若公主能仔細思索,定難不倒公主。」

「久聞使君斷案如神,今日一見,才知所言不虛。」王越笑著拱手道。

「客套話就莫說了。」葉昭招呼眾人入了後堂,看向一旁的劉辯,卻見劉辯臉上帶著些許興奮的神色,微笑道:「殿下似乎對這刑偵之事頗感興趣?」

「嗯。」劉辯有些興奮的點點頭,之前葉昭坐在公堂之上,那副掌控全局的氣場,甚至連一向刁蠻任性的皇姐都被管的服服帖帖的,那份氣勢,令他心嚮往之。

「這刑獄斷案,原也不難,殿下想學,臣自會教於殿下,不過在此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