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代漢 >第五章 公堂趣事

第五章 公堂趣事 (1/2)

小說名稱《代漢》 作者:王不過霸  更新時間:2018-03-15 16:47  字數:3464

葉昭還沒到,洛陽官衙門口已經聚攏了不少好事者,倒不是閑的,而是這一大早就出現一大批告狀的情況在這洛陽城可不多見。

洛陽可不是睢陽,哪怕沒有洛陽令,也絕不會如睢陽那般羈押一個月的卷宗案件,所以一大早便看到一大群等在門外告狀的苦主,便讓人覺得今天這洛陽縣衙怕是有好事要發生了,聽說新任的睢陽令到了,懂些門道的,都知道這是有人在給這位新任洛陽令找事做。

何顒混在人群中,跟袁術站在一起,冷眼看著道路的盡頭,為了給這葉昭吃些苦頭,他可準備了不少東西,單是那顛轎,便是鐵打的漢子,也得給顛散了。

日上三竿,葉昭的轎子還沒來,已經有人開始耐不住走了,但還是有更多的人被吸引過來。

「伯求,你說這位新任的洛陽令不會是被顛轎顛散了吧?」袁術扭頭看向何顒笑道,他對葉昭看不慣是由來已久了,不說葉昭當眾懟過他幾回,單憑葉昭與袁紹走得近,卻拿他袁術當透明人,這便讓袁術頗為不爽。

「以公路所言來看,此子雖然性子狂傲,然卻也有幾分錚骨,當不會因此便退縮,若當真如此的話,反倒叫人失望。」何顒搖了搖頭,就算看葉昭不爽,但能夠轉戰南北的將軍怎會如此輕易服輸,那可是敢直接拿弩弓頂皇甫嵩腦袋都不願意低頭的人。

「拭目以待。」袁術有些無聊,他雖然也想看看葉昭倒霉的樣子,但也不用跟一幫白身擠在一起啊,平白的折了身份。

「快看,來了!」人群中,不知誰吼了一聲,何顒和袁術抬頭看去,正看到道路的盡頭處,四名轎夫有氣無力的抬著一頂轎子吃力的往這邊走,一個個臉上帶著猙獰的表情,彷彿每走一步,都要用盡全身的力氣一般。

何顒和袁術同時皺起了眉頭,這縣衙的人是怎麼辦事的?就這顛轎也能顛散了英雄好漢?或者說,這特么也能叫顛轎?

與兩人一樣發懵的,還有洛陽縣衙的一干官吏,這與他們計劃的不太一樣。

「嘭~」

官轎轟然落地,離得近的都能感覺到地面微微震顫了一下,四名轎夫更是不顧形象的趴倒在地上,劇烈的喘息著。

「王澍,為何如此?」一名縣吏將王澍拉到身邊,低聲喝問道,難不成那葉昭是個四五百斤的胖子不成?

王澍臉上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指了指轎子,沒有說話。

一旁的管亥已經打開了轎簾,第一個印入人眼的不是葉昭,而是那滿轎子的石塊,而後才是葉昭從石塊的縫隙里鑽出來,一臉神清氣爽的表情看著四名累成狗的轎夫笑道:「你們四人不錯,把本官顛的很舒服,以後你們四人就專職為本官抬轎,本官隨時會找你們前來,抬著本官還有轎中這些石頭遊山玩水。」

「啪嗒~」一名轎夫承受不住打擊,腦袋往地上一磕,暈死過去。

「卑職參見使君。」幾名官吏面面相覷,不成想沒能整到葉昭,反而把自己人整了個遍。

「免禮吧。」葉昭看了看周圍一個個手拿竹箋的百姓笑道:「這些人,都是來伸冤的?」

「正是。」主簿李直躬身道。

「本官第一天上任,就有這麼多案子,這麼多案件,這是老天都要幫我吶,把他們都帶進來,另外讓周圍這些百姓也都進來吧,莫要擋了路。」葉昭笑道。

「喏!」李直與另外幾名官吏對視一眼,齊齊應諾,自有賊曹王澍指揮人將眾人分別引入縣衙。

袁術正要隨著人潮進去,卻被何顒拉了一把。

「何事?」袁術不解的看著何顒。

「你看那是何人?」何顒努了努嘴,看向另一邊。

袁術下意識的的扭頭望去,正好看到劉宏帶著蔡邕、張讓以及一隊護衛過來。

「臣參見陛下!」袁術和何顒見狀,連忙上前便要行禮。

「莫要多禮。」劉宏伸手攔住他們行禮,看了看周圍,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袁術與何顒會意,低眉順眼的跟在劉宏身後,走進了縣衙,心中卻是對葉昭更多了幾分忌憚,雖然葉昭這次在幾人里官職是最低的,但顯然已經進了天子的視線,甚至頗得天子重視,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兩位愛卿怎在此處?」眾人找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落腳,劉宏一邊看葉昭如何審案,一邊隨意的詢問道。

「回陛下。」何顒笑道:「臣對此子也是頗為好奇,聽公路訴說其破賊之事,心中好奇,是以前來一看。」

劉宏也只是隨口一問,並未再管,注意力已經被葉昭這邊吸引了,卻是葉昭已經開始問案。

「年輕人,這狀書是你寫的?」葉昭簡單的將所有竹箋看了一遍,微微皺眉,拎著一份竹箋走到一名青年身邊詢問道。

「是小民所寫。」年輕人點了點頭。

「你識字?」葉昭有些驚訝的看著年輕人道,這個年代,平民百姓裡面,識字的可沒幾個。

「早年識過一些。」

「這狀書是你自己寫的?」

「是我自己寫的。」

「你這事情不大,為何要來告狀?」葉昭將竹箋看了看,隨口問道。

「這事情在使君眼中或許是小事,然而在小民眼中,卻是天大的事情。」青年的語氣有些沖。

葉昭回頭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其他人笑道:「你們也是如此?」

「不錯,望使君為我等做主。」眾人奇道。

「這葉昭,問案就問案,這是做什麼?」劉宏皺眉道。

「陛下稍安勿躁,修明此舉,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