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代漢 >第一百零七章 爭功

第一百零七章 爭功 (1/2)

小說名稱《代漢》 作者:王不過霸  更新時間:2018-03-09 03:17  字數:2549

!--divstyle=color:#f00熱門推薦:

content

陳留,雍丘,葉昭大營外。

負責守營的將士老遠便看到一支人馬飛奔而來,守營將士迅速在轅門四周擺好了箭陣,待對方來到近前,守備轅門的武將一支利箭射出,精準的釘在來人最前方的位置。

「唏律律~」

為首一人猛地一勒馬韁,戰馬人立而起,身後的將士也迅速停下腳步,動作整齊劃一,令守營武將微微一怔,只看對方令行禁止,整齊劃一的表現,便知這支百多人的隊伍是一支精銳,而且看其裝備,當是漢軍無疑。

「來者何人!?」雖然對方穿的是官軍的裝備,但守營將領還是謹慎的詢問對方來歷,畢竟裝備一樣並不代表對方就是自己人。

人群中,一將飛奔而出,來到院門下,取出一枚箭矢,將箭簇折去,隨後將一枚令牌綁在沒了箭簇的箭矢之上,一箭朝著轅門上射來。

守營將領看的清楚,一把接住射來的無頭箭,示意眾人不必緊張之後,皺眉看著手中的令牌。

「虎賁校尉?」守將皺眉道。

「我家主公,乃虎賁校尉袁紹,特地前來接掌越騎營!」來人沉聲道。

「稍等!」武將皺了皺眉,答應一聲,轉身便走,前去大營將此事彙報給葉昭。

「虎賁校尉,袁紹?」中軍大帳之中,葉昭得到消息後,看了看武將遞上來的令牌點頭道:「放他們進來吧。」

「喏!」武將答應一聲,轉身離去。

「主公,袁術此時前來,怕是與主公爭功來了。」邱遲看著葉昭,面色有些不大好看。

汝南大捷,葉昭攜大勝之勢北上,沿途黃巾望風而逃,幾乎與數月前黃巾亂起之時,各地郡兵的作風一般,也使得葉昭不到三日的功夫,便打到雍丘,一半陳留郡被收復,依著目前的形勢繼續下去,不出半月,陳留郡也將徹底收復,袁紹在這個時候過來,擺明了就是來爭功的。

「爭功?」葉昭聞言不禁嗤笑一聲道:「袁紹何須爭功,若非我等先一步攻破葛陵,上奏朝廷,怕是汝南大捷的功勞,也落不到我頭上。」

這就是頂級世家的能量,他們想要從其他人手中奪功勞,再容易不過,皇甫嵩、朱雋這等人物,他們不好動,但葉昭這種根基不深之人,對付起來可就容易多了。

「主公的意思是……」邱遲有些把不準葉昭的意思。

「功勞已經夠多了,接下來,該留個把柄給人家。」看著邱遲一臉茫然的表情,葉昭站起身來笑道:「走,去迎接一下。」

「不必了,紹已經來了。」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袁紹臉上帶著一抹疲憊之色進來,微笑著看向葉昭:「紹在洛陽時,便聽聞修明之名,總以為坊間傳言,當不得真,如今到了潁川,才知道傳言還是將修明小覷了。」

袁紹身高士才低聲道:「本初,這葉昭巧言善辯,不可輕信。」

袁紹看著葉昭離開的方向笑道:「此人有才,卻並非恃才傲物之人,皇甫嵩言其桀驁不馴,怕是有失偏頗,我看此人,值得結交,元圖莫要受皇甫嵩影響才是。」

莫看袁紹在皇甫嵩面前恭敬,但袁家家世可比皇甫嵩高多了,對皇甫嵩,袁紹可並不是真的那麼尊敬。

「紀並非受皇甫嵩將軍影響,只是覺得此人……」逢紀看袁紹面色有些不悅,最終沒將話說下去,心中則是苦笑,在他看來,袁紹性格豪邁有雅量,只是有時候耳根子太軟,別人說上幾句好話,就能讓他信以為真,不過這缺點也是閱歷不深,待日後看得人多了,自然會知道人心並非表面看來那般簡單。

另一邊,葉昭帶著本部人馬向潁川行軍,身旁的眾將卻是憤憤不平。

「主公,憑什麼?」管亥咬牙切齒道:「仗是我們打的,功勞卻是別人的,我等出生入死,難不成就是為了給他人做嫁衣?」

葉昭沒有回答,而是淡淡的道:「收復梁國,大破波才,平定汝南,這些功勞,甚至已經超過了那皇甫嵩。」

「這不是好事嗎?」管亥不解的看向葉昭。

「功勞足夠了,但我們卻不具備承受這份功勞的底蘊。」葉昭搖了搖頭:「福兮禍所依,此刻若再不知收斂,禍事不遠矣。」

「收斂?」管亥愕然,長社的事情他雖然沒有參與,但之後回歸以後,典韋可沒少在自己面前吹噓,你都拿弩指著人家腦袋說話了,當時咋不想著收斂呢?

葉昭沒有多做解釋,跟管亥解釋這些,根本就是對牛彈琴,他已經放棄了。

一個皇甫嵩,雖然位高權重,但一開始就是擺明了要站在對立面的,葉昭自然不需要收斂,當時他需要立功,需要軍隊,所以得罪皇甫嵩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但現在,他功勛已經足夠,汝南、潁川乃至整個豫州,他葉昭的名聲已經夠了,不客氣的說,就算他現在官職被撤,也沒人敢小覷他,就像那些名士一樣,雖是白身,但無論走到哪裡,都被人敬若上賓。

他現在要考慮的是,自己功勛過高,甚至已經超過了皇甫嵩,木秀於林,容易成為眾矢之的,此時的他,考慮的就不再是功勛,而是如何穩固自己在天子那裡的地位了。

功勛再多,不但不會讓天子更重視,反而會有所忌憚,葉昭前世地盤雖然不大,卻是乾綱獨斷,很清楚這種感覺,既希望有人能為他分憂,又不希望這個人會威脅到自己,尾大不掉。

所以,這次去皇甫嵩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