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獸夫,太磨人! >73章.路遇

73章.路遇 (1/2)

小說名稱《獸夫,太磨人!》 作者:牧雲笙歌  更新時間:2018-01-23 19:36  字數:2491

一夜平穩的過去了。

第二天一早,太陽初升,不說鳥語花香,空氣倒是挺清新的。雖然來了一兩個多月了,每天都聞也應該聞慣了,不過在末世的時候每天每時每刻都是渾濁腐臭的氣味,那才是真的習慣,畢竟聞了十多年。

一家三口已經坐在洞口不遠處大樹下的石桌那裡吃著早飯了。

「等會兒就去族長家了。」拿起一個洗好的果子,秋藍提醒道。

「嗯,要不要拿點肉過去?」時隔十一年,青楠模糊的撿起了人情來往之事?

秋藍本想說為什麼要送肉給族長的,但想想,還是聽女兒的吧。

畢竟族長也不是個壞人。

之前青陽失蹤,族裡的人不用想都知道他們對自己母女兩還佔著這個山洞有意見的。

肯定認為青陽回不來了,自己母女兩憑什麼還佔著這裡。

應該是族長壓住了的,不然得了消息的第一時間可能就會有人衝到這裡來指著自己讓收拾東西走了。

畢竟這個洞也是實力的象徵,其它的洞可真的不好。形狀怪異、坑窪不算,還特別的小。

在這裡長大,自己和青陽都是沒有親人的,怎麼被對待的也不用多說。

有人好就有人壞,而且太多的事也是人之常情。

只有一個是不變的:實力決定一切。

想起這個事,秋藍開始發愁。

她轉過頭去看著青陽——額頭上的印記,原本在幾個月之前還是一道金黃色的閃電的,而現在已經變成一片生機盎然的綠色葉片了。

憂愁的在心裡嘆了口氣。

這個洞——也不知道還能不能繼續住下去?

嘴上說是一點肉,其實是拿了以前囤的肉乾再加上又出去獵了幾隻肥野兔和幾條新鮮的河魚,總共也有一獸皮袋子的食物了。

這也算是很多的了,冬天沒什麼野菜野果的。而動物也沒什麼覓食的地方,不像春夏秋那樣多。

而河裡的魚也不是那麼好捉的,別看青楠隨便就捉得到,野生的魚無比靈活,且大多數刺多。所以除非家裡沒有肉了,否則很少有獸人願意冒著刺骨的寒冷去水裡碰運氣捉魚。

而有實力的獸人根本不會缺肉。

總得來說,冬天食物比較稀缺,所以極大多數的獸人都是靠著之前囤下來的食物過冬的。

想了想,青楠還添了一把芋頭、木薯和土豆進獸皮袋裡。果子她就沒給了,這大冬天的哪裡來的果子還得好好解釋一番。

麻煩。

「你就在家吧!」背著個大袋子的秋藍走出洞外一點路之後停了下來思考了一會兒,之後便朝著青陽說道。

青陽懵了一下,反問道「啊?為什麼啊?」

其實青楠也覺得不去更好。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秋藍也是不想才回來就惹一身麻煩。

現在青陽失憶了,而且實力也倒退了,這要讓族群里的獸人曉得,還不知道要怎麼鬧著要自己家搬出這個洞呢!

也不是不能搬出去,只是這才回到家就得被趕出去……

哼!反正可不能合了他們的意!

把獸皮袋放到地上,推著青陽往回走「你回去!到時候他們問起來我就說你腿受傷了,在家養病,不方便出來。」

嗯!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對了!你就待在家裡,哪都不許去!乖乖的等我和你女兒回來!」轉身走的時候又囑咐了這句。

噗!怎麼感覺像個小媳婦送男人外出似得啊~

青楠看著在心裡悶笑。

但青陽的眼神和表情都挺符合小媳婦形象的呀!

幽怨、欲言又止,但還是要乖乖待在家。

走遠了之後,秋藍可就不客氣的哈哈大笑起來。

「你看你阿爹那個模樣,哈哈哈!不知道還以為我是母老虎呢!」

又狠狠的樂了一陣。

感嘆道「沒想道,失憶了性格都有些變了~」

說著也瞧了一眼青楠。

稍微還是有那麼一點心虛的,不過就是一副任你看的表情。

接連著感嘆了幾聲「不像我們家楠兒,越變越聰明!他倒好,越來越像個小娃娃了!」

別看她言語之間無比的嫌棄,但臉上卻是吃了蜜的笑意。

也不知想了什麼,青楠開口問她「阿娘,你喜歡以前的阿爹還是現在的阿爹呢?」

秋藍聽了之後,也沒急著回答,笑了聲「你問這幹嘛?」

「唔——好奇啊!」一副懵懂的表情。

看著和陽光交映刺眼的白雪,秋藍回答她「是他就好。」

停頓了一瞬,繼續說著「去找他之前,我唯一的想法就是他活著就好。缺胳膊斷腿什麼的都無所謂!假如是有人綁了他,對方想要什麼都可以,只要不傷害他就行。」

「之前聽你說的消息,那會子腦子糊塗,我還曾想過是不是他喜歡上別人了?那我要不要帶著你回去算了?可我還想,他養了我這麼多年,就不要了?」

手放到青楠的頭頂揉了揉,溫柔的看著她「可你又那麼厲害那麼堅強!而且他最愛你了,我就是把他打殘也要把他帶回去!雖然我並打不過他……」說道最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青楠想著:他不是最愛我,他是最愛你。

還是之前走過的路。

路上遇見了幾個獸人。

「啊呀,秋藍回來啦?」一個雌性獸人看見母女兩驚訝的打著招呼。

「是啊~」秋藍微笑著點了點頭。青楠沒有原主的記憶,不認得人,也就跟著笑了笑。

「找到青陽啦?」另一個花尾巴的雌性獸人語氣怪異的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