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獸夫,太磨人! >第二十八章.王

第二十八章.王 (1/2)

小說名稱《獸夫,太磨人!》 作者:牧雲笙歌  更新時間:2018-01-19 17:52  字數:2485

「嗷吼!!!」

在寧笙陷入回憶中的時候,離她很遠的森林深處里突然傳出了一聲刺耳吼叫聲。

驚的變異的鳥兒爭先恐後的掠上了天空;嚇得各種變異的動物撒開四肢頭也不回的四散逃跑。

一陣喧鬧過後,森林漸漸的恢復平靜。這時,竟安靜到連一點聲音也沒有。

寧笙彷彿一點聲音都沒有聽到似得,不受一絲影響的繼續做著自己的事。

她使用著冰系異能,開始在凹凸不平的沙灘上先搭了一層厚實的冰地板。

然後手一揮,四四方方的牆壁就拔地而起了。一個斜面的屋頂隨之搭立在了冰壁上。

一座房子簡潔的建了出來。非常簡單,冰做的、會漏風、沒有門窗。

如此也算廢異能的了,但是對於現在的寧笙來說……大概是五分之一左右吧。還一直要輸送異能維繫著不讓它融化,這個倒是廢不了多少異能。

知道冰遲早會化完,寧笙特意把冰塊都做的挺厚實的。再加上隨時的維繫,可以堅持多久就看寧笙的想法了。

手裡憑空出現了一把長刀。這是寧笙看見青彤的「諦笙」之後,悄悄地一個人去找了那個金系異能者一趟,半威脅又稍微給了原價的一半晶核讓他給自己做的把和青彤的「諦笙」一樣的刀。

只是「諦笙」的把手是藤蔓纏繞的。

寧笙的刀名叫「諦歌」。沒錯!她……跟著青彤取名為「諦歌」。這把刀的把手是冰做成的,不過卻是耗費了寧笙心血的冰製造的。

她很少在人前用,只是在無人之時才用過幾次。

彷彿輕輕的在厚實的冰塊上一划,它們就像豆腐一樣輕易的被分離了。

其實不是,只是刀本身就尖銳,尤其是寧笙還控制著風異能附在刀刃上。

滿意的看了看親手製造出來的門洞。很好!沒有歪斜。

抬腳便踏上了厚厚的冰層,越過門口。手一抬,屋內又出現一把椅子。

不快不慢的走了過去,面朝著門口坐在了椅子上。然後繼續盯著淡灰色的大海,和那些蠢萌的變異生物。

「青彤……你看見了嗎?」

寧笙低聲喃喃道。

「這是我們的家!你和我還有小沫沫的家!」嘴角微微上揚,語氣里滿是眷戀。

緊接著嘴巴又苦了下去。

「出來吧。」淡淡的沒有帶一絲情感的冰冷聲音。

一道身影從天而降,然後抬腳猶豫了一下,還是進了冰屋走到了寧笙的面前。

寧笙的目光沒有因為來人擋住了大海就移開視線,她睜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那個視線點。

直到來人越來越靠近她,走到了離她的鼻尖只有幾厘米的地方才停了下來。

寧笙臉色一暗,二話不說左腳用力一蹬,整個人就猛的一個後仰直接抬起了右腳踹了過去。

娘匹希的!勞資在這正傷感呢,你站到我臉前面想讓我仰著頭跟你說話?

雖然寧笙在基地是出了名的狠辣,但她卻長了一張蘿莉臉。這也就算了,她連身高都是蘿莉!青彤一米六多,她就一米五幾這樣子。這讓她很不爽。

因為一遇見身高比較高的人她就得抬頭,特別是離的近的時候!

結果還沒踹到對方身上,腳踝就被扣住了。

寧笙使勁的往回抽了抽右腳。

結果竟然紋絲未動。

想瞪對方一眼,卻又想到對方離自己這麼近,而且自己還是坐著的,這抬下頭得多傷脖子啊!

不抬!

氣鼓鼓的盯著前方。好像要穿破對方看見大海似得。

「噗嗤!」頭頂上傳來讓寧笙惱羞成怒的笑聲。

不過她還是憋住了。

像灌了蜜糖一樣卻又帶著一絲沙啞的男聲響起「生氣了?」雲淡風輕的問著寧笙。

眨了眨眼睛,裝作沒有聽見。

對方輕笑了一聲,伸手撫上了她的發旋。

寧笙一被碰到就炸毛了。誰啊他?老幾啊?我的身體只有青彤能碰!!!

手一張一握就出現了一把短匕,抬起手就往對方腹部刺去。

不過……還是被攔住了。

遺憾的把短匕收回了空間。

對方突然俯下身子,淡粉的薄唇湊近到她的耳朵邊「幹嘛這麼凶?嗯?」

可惜沒有熱的氣息,不然寧笙肯定一個激靈。

嗯。沒有。

因為他是一隻喪屍。

一隻長相只能說是陽光的喪屍;一隻外表長回成正常人類的喪屍;一隻說話說的很溜的喪屍。

哦,還會調戲人。

這要扔到人群里去估計誰也認不出來這是喪屍。

寧笙咧嘴一笑。不過是嘲諷的笑。

「誰敢對喪屍王凶?這不是茅廁點燈——找死嗎?」

喪屍王。才能有與人類百分之百無異的的樣貌。這是其它低階喪屍做不到的。

喪屍王放下寧笙的右腳,貼住了她的後腦勺和臉頰。彎腰到剛好雙方差十幾米這樣子就會親到的距離,對視著。

「寧笙。又不是我害得那個青彤死亡的。你這樣對我有什麼意義?」

扭了扭腳踝,揚起一張笑臉「因為你也是喪屍啊~還是頭子呢~」越說臉上的笑容就越來越燦爛。

「羽陽,你真天真。原本人類和喪屍就是死敵啊。」

冰屋安靜了下來。

雙方都陷入了沉默。

「沒錯,你說的對。」

羽陽無法反駁這個事實。

「可……我們不是敵人啊。你難道失憶了?」表情怪異的問了這句。

寧笙突然不知道還要說些什麼。她和他都是只認自己的死理的。都了解對方,所以沒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