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獸夫,太磨人! >第二十六章.天下母親心

第二十六章.天下母親心 (1/1)

小說名稱《獸夫,太磨人!》 作者:牧雲笙歌  更新時間:2018-01-19 17:52  字數:2748

等青楠努力的和自己的阿娘解釋清楚前因後果,月亮,已經高高的掛在天上了。

草草的吃完晚餐,兩人就坐在了火堆前。哦,還有一株花和一隻狼在遠處歡快?的遛彎。

「楠兒。我……」秋藍語重心長的想要說點什麼,卻又沉默了起來。

青楠也沒打算開口。她也不知道能說些什麼。她貪戀親情,卻也不擅長這些事,她覺得心情有點糟、腦子有些煩。

母女兩就這麼安靜的坐著。

直到睡覺,青楠變成一隻小奶貓。

忽然,秋藍伸手撫了撫她的脖頸。輕聲的開口道「對不起,今天……阿娘太激動了。」捏了捏她的耳朵根「有傷到嗎?」

青楠微微的搖了搖頭。

「我知道,你也到了這個年齡了。可偏巧,又遇上你阿爹失蹤這事……唉!」

…………

「你也是到成長的時候了。」

秋藍沉默了會兒。

繼續溫柔說道「阿娘以後不會這麼對你了的。但你一定要保護好你自己。」

…………

「阿娘沒有實力,也教不了你什麼………」

「你可以去探險這個世界,可以去做些或者有危險的事情,阿娘不會再攔著你了。但一定要把你自己的生命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沒有什麼比你活著更重要!」

張了張嘴,還想再說很多很多。可是又好像該說的都已經說了。沒有什麼是比女兒的性命更重要的了。

輕柔的低聲說道「睡覺吧。」

青楠不是沒有感受到秋藍對於自己的愛意。她只是還不懂得一個母親對於自己孩子的複雜心情。

既希望孩子可以強大起來,也不希望孩子受苦。

可是要保命就必須強大。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天微亮。

日出東山。

延綿萬里的朝霞,黃澄澄的。連著附近的雲都染上了煙霧般的橙黃色。

朝霞之外的雲朵正在劇烈的翻滾著。

映入眼瞳的濃烈的潔白。映在青楠那海藍的眼眸里形成了一幅絕世之景。

黃鶯在低昂有致的歌唱。圓潤嘹亮又清脆的嗓音,婉轉動聽。

青楠試著閉上眼睛,傾聽著鳥兒清脆的歌聲、呼吸著清新的空氣。忽然之間,覺得這實在很能洗滌她那顆布滿塵埃的心。

忽的,一股花香撲鼻。

低頭一尋找,悠的,翹起了嘴角。

小沫沫正努力在盛放著它的花朵。

看到青楠的笑容,便更使勁的催生著身上和延伸的藤蔓上的花朵了。

「好了。」青楠撫了撫它那翠綠的葉子。

「知道你最乖了~收起來吧。」溫柔的笑意和漸漸明亮的好心情。

小沫沫就像個開心果一樣,在那樣灰暗的末世里總是努力的逗著自己開心。

……阿蘅也是一樣。

她喜歡逗弄小沫沫,而小沫沫卻很容易上當,被阿蘅逗到發火。

噗嗤。

青楠在心裡樂了一聲。

但,突然的心裡便湧上了一股鋪天蓋地的難過。心底一噎,眼淚差點被衝出來。

看著那個耀眼的初升的太陽,彷彿能給人帶來無限的希望一樣。

青楠雙手合十於心口。

在心裡虔誠的祈禱著:老天爺?玉皇大帝?神?佛祖?我希望寧笙能脫離那個只剩她「孤獨一人」的末世。希望您們也能憐憫她,或者再憐憫一下我,讓她到我身邊來吧!

這個世界上有沒有神,青楠不知道。她也不知道自己如何會來到這個世界。

但,她希望,她的阿蘅能脫離一個人的苦海,來到她的身邊。

她清楚,阿蘅看起來很開朗,但她好的一面只留給了自己。現在自己恐怕阿蘅會做出些瘋狂的事。

在末世時,青楠覺醒的是木系。在一般人看來這個異能是無法用來戰鬥的。確實也是,大多數木系異能者是無法戰鬥的,都是做著醫生的工作——治療和催生植物。

青楠卻是個異類。而後來木系異能者也嘗試著學習戰鬥。但成功的只有非常非常少數的木系能勉強戰鬥。

再後來,強大的能戰鬥能治療木系異能者已知的只有兩個。一個是青楠,另一個是京都最強大的基地的繼承人——安朗。

許多人對青楠和安朗羨慕嫉妒恨,卻沒有人知道兩人經歷過什麼。

一次又一次的戰鬥;一次又一次的死裡逃生;一次又一次的重傷。

置之死地而後生。

驚人的膽量,無數次的放手一搏。

強者,是從敵人的血肉里站起來的。

寧笙是和青楠一起成長的。兩人一起躲過死神;一起在喪屍的殘肢堆里爬行。躺在血肉、腸子散落一地的地方,盯著灰暗的天空,然後相視一笑。

她最愛粘著青楠,也最聽青楠的話。

像個任性的小孩子。

不會顧及基地長和領導層的人的感受,任性放縱。

青楠哭笑不得的同時總會利用著周遭的一切去護著這個「小孩。」

做任務的時候,也總是想盡辦法排除難處把寧笙帶在身邊。

她是這麼覺得的,放哪裡也不比放在自己的身邊要安全。而,這個習慣也陪伴了她們許多年。

阿蘅我想你了——

隨著的是一聲悠長的嘆息。

倒映著橙紅朝霞的眼瞳裡面瀰漫著一層飄忽的霧氣。

彷彿生成了一個仙境似的。能將看得人陷入裡面一般。

基地門口。

「寧笙!你還是這麼任性!!!」

寧笙那張總是笑容滿滿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滿是冰霜。

「讓開!」充滿刺的語氣。

她要出基地。但她沒有出基地要用到的令牌。別說隊長不會批,她也沒打算和他們廢話了。

除了青彤沒有人可以攔住她!

寧笙咬緊了牙齒。青彤

「青彤已經死了!!!沒有人再護著你了!你為什麼還這麼不聽話!!!」那人彷彿被氣到了,語不擇言的喊出了這一句話。

寧笙一瞬間握緊了手,短短的指甲竟然扎破了皮膚,淡淡的血色染上了指甲。

緊閉的嘴唇一瞬間鬆了下來,冷冷的盯著對方。

「你想死嗎?」這一句話里覆滿了冰渣。

對方明顯的愣住了。

不管相信的反問道「你你說什麼?」

這次,沒有開口。寧笙直接快速後退,然後抬起手,在對方和她之間豎起了一道冰牆。繞成圓形,把對方圈在了裡面。高二十米,厚十米。

那人這會傻掉了。

寧笙頭也不回的往門外走去。

守衛都被嚇呆了。

大神打架?

他們也知道寧笙的凶名,一點也沒興起要攔住她的意思。掛著討好的笑容,殷勤的打開了基地的大門。

深吸了一口氣。臉上出現了失去了多日的笑容。

等我。我來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