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妙手心醫 >第909章 這是一個坑(求訂閱)

第909章 這是一個坑(求訂閱) (1/3)

小說名稱《妙手心醫》 作者:陳家三郎  更新時間:今天18:33更新  字數:4941

周日凌晨兩點四十六分,林傑放下手術刀的那一刻,就感覺到雙腿發軟,身體發飄,有一種腳踩棉花,身在雲端的感覺。

他知道,這是體力和精力消耗殆盡的表現。

林傑在川西竹海地震期間,有高強度持續工作二十幾個小時的經歷,但那更多的是體力的消耗,爭分奪秒的搶時間,手術過程粗糙的很。

而這一例手術,林傑一直處在精神高度集中的狀態,不敢有一分一秒的疏忽,讓精力和體力的消耗倍增。

雖是疲憊至極,林傑卻也生出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更有一些亢奮。

因為他知道,這一例連體嬰兒的顱腦分離手術,成功了。

手術還沒結束,但,後續雷軍醫生負責的顱骨修復手術,還有關一凡負責的兩個嬰兒的左右外耳整形修復和頭部植皮手術,都屬於非致命性手術。

除非這兩個手術發生意想不到的重大意外,否則兩個嬰兒的生命不會受到多大的影響。

林傑一直以來的目標,都是要保住這兩個嬰兒,讓她們都活下來。

只是唯有林傑一人知道,在他進行的腦海手術模擬中,退而求其次只保住一個,甚至是手術失敗,一個都保不住的情況,是經常出現的。

如今這個手術結果,可以說有相當的運氣成分。

但是不管怎麼說,林傑做到了。

兩個多月,一直縈繞在腦海中的擔憂一朝消散,還有成功的欣喜,這種感覺很是美妙!

林傑抑制住心中的激動,看了一眼監測儀器上顯示的實時數據,再次確認兩個嬰兒的身體數據,依然在許可的範圍之內,就緩步退出了手術位,讓給了等候在一旁的雷軍。

「老師,我們一起出去吧!」

林傑看了一眼悄然扶住自己的田項禹,點了點頭。

出了手術室,他就被守候在外面的安可馨,還有關木華兩人給架住了,同時林淼也拿著保溫杯,把吸管湊近他的嘴邊。

有了安心的依靠,林傑心神一松,就像是渾身沒了骨頭一樣,癱在了安可馨身上,一口一口的吸著保溫杯里溫熱的牛奶。

安可馨伸手遮住林傑的臉龐,對不遠處拍照的幾人,道「不要拍照了,林傑只是累了,需要休息一下!」

他們架著林傑一起進了附近的手術準備室。

林傑也喝光了保溫杯里的熱牛奶,感覺胃裡很是熱貼舒服,體力也似乎恢復了一些。

他如牽線木偶一般,任由安可馨和林淼給自己脫手術服。

只不過,情緒興奮的他,開始詢問田項禹,「羨慕吧?」

「你和女朋友談的怎麼樣了啊?」

「她什麼時候來濱海和你在一起啊?」

「你們什麼時間結婚啊?」

田項禹一邊慢吞吞的脫手術服,一邊很有鬱悶的道「老師,不帶這樣的,您可真是會打擊我。」

「她倒是正準備來濱海發展,只不過,她是一個要強的職業女性,不太可能像師母和師姑照顧老師您一樣,照顧我的。」

「切,你這話說的可不對!」

林傑得意洋洋的道「你師母也是一位職業女性啊,還是一個大公司的老總呢。」

「你看她……」

此時,安可馨正從衣櫃里取出林傑的外套。

安可馨瞪了林傑一眼,給他穿衣服,嗔道「別得瑟了,趕緊的穿衣服,回酒店休息,上午十一點,還有一個新聞發布會呢。」

「好累啊,就想一覺睡到飽。這個新聞發布會可以不參加嗎?」

林傑說這話的語氣有些怪,就像是一個小孩朝母親撒嬌。

安可馨就是臉色一紅,瞄了裝著什麼都沒聽見的田項禹和林淼一眼,輕聲道「別鬧哈!」

「這個新聞發布會可是重頭戲,是我們慈善基金、附屬醫院和市福利院聯合主辦的。」

「除了一些網路媒體記者外,還有專業媒體和雜誌記者,濱海主要報社和全國一些報社駐濱海的記者。」

「更重要的是,濱海市電視台的新聞記者據說也會來。」

「你可是這例手術的焦點核心人物,不好缺席的……」

早晨六點十七分,雷軍負責的顱骨修復手術結束。

上午十點四十一分,關一凡負責的兩個嬰兒的左右外耳整形修復,頭部植皮手術結束。

上午十點五十五分,穿著白大褂的林傑,走進了濱海大學附屬醫院,設置在綜合樓二樓會議室的新聞發布會現場。

甫一進入,林傑就發現,來的新聞媒體記者挺多的,至少有五六十人。

「林專家來了。」

隨著這一喊聲,林傑就注意到,幾十雙眼睛刷的全望了過來。

最靠近林傑的一位中年人,站了起來,道「林專家,祝賀您!」

說完這句,他伸手雙手,開始鼓掌!

「啪……」

「啪啪……」

越來越多人的站了起來,開始鼓掌。

很快,整個現場的人全都站了起來,掌聲更是震天。

早已經來到發布會現場前台位置的程星光、安可馨、福利院院長,還有參與此次手術的姜皓、祁興芬、雷軍、關一凡等人也都在熱切鼓掌。

「謝謝!謝謝……」

林傑一邊道謝,一邊抱拳拱手,快步來到了發布會前台,與姜皓、祁興芬等十幾人站在了一起。

熱烈的掌聲,持續了一分多鐘才漸漸停歇。

林傑接過工作人員遞過來的話筒,開口道「感謝各位前來參加這個新聞發布會。」

「我剛從兒科重症監護室那裡過來,當前大大和小小兩個嬰兒的生命體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