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乒乓天王 >第376章 球神的偶像【求追訂】

第376章 球神的偶像【求追訂】 (1/2)

小說名稱《乒乓天王》 作者:天機胖  更新時間:2018-03-14 03:09  字數:3478

孔振東拿下第一場,狼獾隊主場作戰,總算交上了滿意的答卷。

第二場,狼獾隊瓦斯里對決匈牙利遊騎兵隊蘭克帕爾。

因為上輩子蘭克帕爾在孔振東劉國棒崛起的那個時代早已退役。

那時候中國競爭對手繁多,打法技術日新月異,因此也沒有人指導孔振東看以前蘭克帕爾的打球視頻。

孔振東雖然以前對蘭克帕爾的具體打法不了解,可是對這個名字卻是如雷貫耳。

這次為了備戰歐冠的集訓,孔振東在第一次在影像里見到蘭克帕爾。

初見蘭兒帕爾,實在無法把他的外形與他閃耀在整個乒壇巔峰的打法體系聯繫在一起。

蘭克帕爾的外形首先是一個高大的壯漢。

乒乓球屆的高人很多,佩爾森,薩莫索諾夫,王大力,都有187接近190的身高。

可是他們多半屬於瘦長型的身形,就算是肌肉結實的王大力,也與雄壯不沾邊。

克蘭帕爾整個人不僅高,而且壯。他的壯不僅體現在肌肉上,也體現在厚實的前胸與肩背。

他在球場上不動時,就彷彿堆疊的假山,又彷彿即將發狂的大猩猩。

誰都無法想像,就是這樣彷彿笨重摔跤手一般的體形,卻是開創橫板多技術游擊打法的先行者。

就是這樣壯實的傢伙,能夠打出鲶魚般滑不溜丟的攻防轉換,讓人抓狂。

生在乒乓強國瑞典的瓦爾德內爾,對內前輩,球王級別的瑞典球員極多,可他卻多次坦言,他的偶像就是蘭克帕爾,並且這種游擊式的油滑進攻方式,雖然技術使用上是中日快攻的引子,可戰術精髓,還是從蘭克帕爾的比賽中感悟的。

因此蘭克帕爾除了七十年代歐洲球王的美譽之外,他的另一個外號是球神瓦爾德內爾的偶像。

能夠成為乒乓藝術家瓦爾德內爾的偶像,小山一般的蘭克帕爾自然有他的突出之處。

對決比他年輕二十歲,衝擊力更強的瓦斯里,蘭克帕爾腳步幾乎很少移動。

可是他的神奇之處就在那裡。他的手臂,手腕彷彿自帶魔力。不需要腳步配合,僅僅依靠手部動作的切換與組合,就已經讓瓦斯里疲於奔命。

最後,蘭克帕爾幾乎是以站樁式的打法,卻又是極為詭異多變的球路2:0輕鬆戰勝瓦斯里,為遊騎兵隊在大比分上扳平了比分。

本格森將瓦斯里推上第二場對決蘭克帕爾,已經是幾乎放棄了這一場。對於瓦斯里的輸球,他只有鼓勵與鞭策,沒有責怪。

他排兵布陣的目的,只是讓西斯·潘發揮全力,戰勝匈牙利遊騎兵隊的第三單打即可。

匈牙利隊的第三單打,徹底暴露了孔振東提示的匈牙利需加強年輕隊員培養的問題。

匈牙利約尼爾與蘭克帕爾無論多麼強大,卻都已突破四十歲,那麼如果沒有加強年輕隊員的培養,就算他們奪回世界乒壇的最高榮光又怎麼樣、後面的年輕人守得住么?

西斯·潘拿下第三場,則匈牙利遊騎兵隊被逼到懸崖邊,先一步決定後兩輪的對戰人選。

遊騎兵隊的選擇就是那麼一針見血。

後兩場對決名單顯示在中央大屏上。

第四場,孔振東對決蘭克帕爾,第五場,西斯·潘對決約尼爾。

通過第三場西斯·潘呈現出的實力,加上約尼爾又休息了足夠長的時間,不會有體能問題,因此所有觀眾都判斷西斯·潘第五場逆襲的機會極低。

因此孔振東與蘭克帕爾的第四場對決,在所有人心目中,才是決定兩隊命運的勝負場。

第四場比賽進入對練適應新球,孔振東還沒從第二場的比賽感悟中醒過來。

時間確實太緊了,蘭克帕爾第二場手部連續動作帶來的震撼孔振東還沒想到怎麼破解,比賽就正式開始了。

還好,先發五球的是孔振東。

孔振東先發正手短球,蘭克帕爾側切,整個身體的移動明明看起來很被動,可是回球就是那麼乾脆而迅猛。

孔振東開局五球,還是以試探蘭克帕爾的技術為主,他五個球,變化了五中擊球位置與進攻線路。

克蘭帕爾身材高大,手部護檯面積極大,因此避免了腳下步伐的不足夠。

在發球輪,孔振東拿下3分,算是中規中矩。

進入接發球輪,才是真正的考驗。孔振東沒辦法進行快速正手搶接,因為蘭克帕爾的反手連續攻的連續性與線路控制都太絕妙了。

正是這樣完美的掌控力,讓蘭克帕爾腳步只是小範圍動兩下,進攻主動權卻一直無法拿下。

前十球,5:5,孔振東沒有找到破解蘭克帕爾的辦法,卻也沒有處在下風。

這樣比分糾纏的局面隨之持續,連續交換幾次發球輪,孔振東與蘭克帕爾都只能在自己的發球輪,保住一分的優勢。

看台上瑪德琳問身邊的愛德華爵士道:「舅舅,你有沒有覺得孔振東現在的比賽,這種比分糾纏的局面越來越多了。他以前對戰阿佩阿倫,佩爾森這樣名將的時候,也有過五六分領先,四五分優勢結束比賽的呀,現在這些歐洲老將更強一些么?」

與維多利亞和瑪德琳全程陪伴孔振東客場之旅不同,愛德華爵士中間有許多狼獾隊的客場比賽沒有看。

正因為愛德華爵士觀看比賽間隔更久,他對孔振東比賽的狀態與表現以及半年多以來的差別感受的更加明顯。

愛德華爵士道:「這其中不是對手的孰強孰弱問題,而是對手越來越重視對孔振東的研究。孔振東剛到瑞典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