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正道潛龍 >第一三三八章 讓人好奇的源哥

第一三三八章 讓人好奇的源哥 (1/1)

小說名稱《正道潛龍》 作者:偽戒  更新時間:今天05:51更新  字數:2632

周廣龍打過電話後,還沒過五分鐘,liúpéng舉就與鋼鐵兄弟一塊到了客房內。

「咋了?龍哥!」白成鐵敞著酒店睡衣的衣懷兒,穿著一條中心部位有未乾尿漬,並且湛藍湛藍的三角褲頭,大刺刺的就坐在了周廣龍對面,盤腿兒扣起了大腿上的膿包。

周廣龍斜眼掃了一眼白成鐵:「你把衣服繫上不行啊?走廊里還有服務員呢,注意點形象啊。」

「剛才喝酒了,熱了。」白成鐵沒當回事兒的應了一聲。

「唉!」

周廣龍無奈的嘆息一聲,張嘴說道:「臨時有個事兒,還得你們三個去。」

「去唄,閑著也是閑著。」白成鋼沒當回事兒的應了一句。

「辦這件事兒需要點腦子。」周廣龍沉吟半晌後,抬頭就看著阿明仔說道:「你跟他們說吧。」

「好。」阿明仔點頭後,就輕聲囑咐了起來:「是這樣的,明天我會以一個辨認身份的借口,讓你們帶著工會裡一個女的出去。你們到地方後,找個機會……!」

……

複式樓,陽台內。

沈天澤一個人看著窗外,正呆愣愣的抽著煙。

「咣當!」

門開,何正源端著個茶杯走進來,笑著問了一句:「咋一個人跑這兒抽煙來呢?」

「呵呵。」沈天澤一笑,伸手拿起萬寶路煙盒說道:「來一根。」

「咋願意抽這煙呢,勁兒多大啊?」何正源順手接了一根。

「這還勁大兒啊?我剛學煙那會,家裡老人的旱煙,八毛錢一盒的琥珀香,一塊錢的葡萄,我都抽過。」沈天澤主動幫何正源把煙點燃。

「你還有這經歷呢?」何正源一愣:「我以為你家裡條件挺好的。」

「拉倒吧,好啥好。」沈天澤擺了擺手:「……我老家東北縣城的。」

「那你有今天可不容易啊。」章顯光以前很少跟何正源他們細說沈天澤的事兒,所以老何也不是很了解小澤的過去。

「沒感覺咋不容易,稀里糊塗的就弄到現在這樣了。」沈天澤戲謔的說道:「過年的時候,我和二胖聊天的時候還說呢……沒想到我們這幾個窮小子,還真從窮地方打出來了。」

「人生不就是稀里糊塗的嗎?誰也算不準下一步。我他媽的年輕的時候也算是朝x重點培養的軍官了,現在弄來弄去成他媽通緝犯了。」何正源抽著煙,扭頭看著小澤問道:「小老弟,你是不是心裡有啥事兒啊?剛才我看你就心神不寧的。」

沈天澤沉默半晌:「……我有點想孩子了,快一年沒見著他了。」

「唉!」

何正源嘆息一聲,雙眼盯著漆黑的夜空說道:「我也有過一個孩子。」

「有過?」沈天澤一愣。

「……死了。」何正源低頭應道:「朝x窮,我出事兒跑路之後,我孩子得病了……老婆聯繫不上我,也沒處籌錢,眼睜睜看著孩子沒了。」

沈天澤聞聲愣住,雙眼看著何正源臉上的皺紋,心裡突然想到,自己好像從來也沒跟他聊過,更不知道這個也算是飽經滄桑的中年男人,有著怎樣的過去。

「剛從朝x跑出來的時候,我每次辦事兒之前都想著,自己可千萬別他媽折了,家裡還有老婆孩兒呢……現在連個念頭都沒有了。」何正源伸手拍了拍小澤的肩膀,笑著說道:「呵呵,你不一樣,你還有想頭……!」

「謝謝你,源哥。」沈天澤知道這是對方看自己情緒不對,所以寧可揭自己傷疤,也想勸自己一下。

「謝啥謝。」何正源吸著煙,話語簡潔的應道:「我歲數大了,你真拿我像大炮和小雷那麼使喚,我也扛不住……但我既然選擇留下了,你有事兒招呼,源哥也盡最大能力給你辦。」

「等越n的事兒結束了,我去看看兒子,也幫你把事兒辦了。」沈天澤齜牙說了一句。

「我有啥事兒需要你辦啊?」何正源一愣。

「我給你找個娘們,讓你再整個孩子,哈哈。」沈天澤笑著應道。

「小崽子,你還泡我呢?」何正源無奈一笑,伸手拉開門就往屋內走:「行,我等著!」

「源哥,謝謝昂!」

「早點睡吧,我有預感,對面這一兩天就會有動靜。」何正源頭也沒回頭的應道:「你保持好狀態哈。」

沈天澤看著何正源離去的背影,心裡略有些陰鬱的情緒,頓時減緩了不少。他想兒子是因為有些焦躁,越n不是他的地方,他也不熟,所以很擔心後面的事情發展。而何正源跟他聊了幾句後,小澤莫名心裡寧靜了一些,並且也對何正源這個很少跟別人提起自己事兒的人,產生一定好奇的情緒。

一個能讓光哥看重的人,並且從朝x跑出來這麼多年,那肚子里能沒點貨?想到這裡,沈天澤才發現以前對源哥的關注有些少。

……

兩天後,碼頭工會總部。

吳海領著四個人,邁步就衝進了小蓮的房間。

「你們……幹什麼?」小蓮一愣後問道。

「跟我們走。」

「你們到底要幹什麼?」小蓮有些緊張的問道。

「李浩成在外面跑的一個兄弟被抓住了,你過去辨認一下。」吳海話語簡潔的回了一句。

小蓮一聽這話,頓時心裡就明白過來,自己不停的扔紙條終於起到了作用,阿明仔這邊開始有所動作了。

……

樓下汽車內,白成鋼坐在中排座椅上換了一套黑色的運動裝,腳上也換了軍用登山靴。

「嘩啦!」

「嘎嘣,嘎嘣!」

「嘩啦!」

liúpéng舉坐在副駕駛上,面無表情的檢查著槍械,並且往梭子里壓著子彈。

「咣當!」

白成鐵拽開車門坐了上來,伸手擰開一瓶礦泉水說道:「……這個阿明仔挺大方啊,事兒還沒辦,就一人給發了個八千塊錢的紅包。」

「大方他媽了個B。他跟龍哥比可差遠了,這王八蛋連自己乾爹都敢弄死……我是打心眼裡煩他!」白成鋼撇嘴回了一句。

「你事兒真多,給你錢就行了唄!」白成鐵倒是不以為然。

就在二人對話間,吳海領著小蓮就從工會正門的台階上走了下來。隨即白成鐵一回頭,雙眼盯上小蓮說道:「我艹,這小娘們不錯啊,這大屁.股蛋子要用手抱……!」

「鐵哥,幹活呢,別扯淡。」liúpéng舉立即皺眉勸說了一句。

「嘩啦!」

白成鋼擼動槍栓,抬頭沖著司機招呼道:「走吧,出發。」

話音落,鋼鐵兄弟和liúpéng舉所在的麵包車,率先離開了街道。

小蓮上了吳海的車,扭頭看了一眼四周,心裡則是不停的嘀咕著,那個在工會跟自己說浩成沒死的人,此刻應該在盯著吧?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