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重生八零之軍妻撩人 >第369章 瘋女人

第369章 瘋女人 (1/2)

小說名稱《重生八零之軍妻撩人》 作者:北風棠  更新時間:2018-05-08 17:42  字數:2361

一天掙五百,十天不就掙五千了?

白清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平日里,她都靠著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掙來的錢雖然多,但都是拿命換來的。

可眼前到好,只不過把錢投一千塊錢進去,隔天就有一千五了?

白清喜滋滋的又投了五千進去。

軍區。

唐悅自然是不清楚白清那掙了錢之後的喜滋滋,她想的是,有空再去看看,反正她選的那一支股票,後世都發展的特別好的那一種。

因此,唐悅認為,就算不掙錢,肯定也不會賠本的那一種。

家屬房裡,唐悅將被套全部都給拆了扔到洗衣機里,然後就開始在屋子裡洗洗涮涮收拾起來。

兩室一廳的房子,雖然不算大,但真要收拾起來,卻也是一件十分麻煩的事情。

衣櫃里,莫司宇的衣服擺放的整整齊齊的,倒是給唐悅少了不少事。

陽光正好,唐悅拿著洗涮好的被子到院子里晾曬的時候,碰到了不少家屬院的軍嫂,那些軍嫂熱情的和她打著招呼,見她的被子曬的連水也不滴,於是,有人就開口了,表示想拿被子去脫一下水,乾的也更快一點。

唐悅十分爽快,也沒有拒絕,一時間,有四五家嫂子,表示都想拿去一下。

唐悅也沒有拒絕,這幾位嫂子年紀都很是和善,他們的男人和莫司宇亦是很好的戰友,舉手之勞的事情,唐悅自然也不會傻傻的拒絕去得罪別人。

中午吃飯的時候,就是姜蘭也過來了,看到唐悅的時候,熱情的拉著唐悅去家裡吃中飯。

唐悅拒絕不了,便帶了一斤肉,還有帶來的栗子和香梨提到了姜家。

本來這些是準備留著中午飯,栗子和香梨便打算等莫司宇回來再吃,梨留上幾天也不會壞。

從軍區離開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剛出軍區,還沒坐上車呢,一個女人就朝著唐悅撲了過來。

唐悅反應迅速的往旁邊一退。

「都是你這個害人精。」

「是不是你躥啜著莫司宇來害我爸的。」

「肯定是你,我要替我爸報仇。」

柳盈穿著一件條紋的裙子,頭髮隨意的綁著,也不如之前那般的精緻,面容上亦是連妝都沒有畫,和上次看到的她相比,憔悴了非常多。

「柳盈,你腦子進水了吧?」唐悅一邊說,一邊朝著軍區退去,柳盈現在這副模樣,總覺得不大對勁。

她爸難道出了什麼事情?

可是她爸出了什麼事情,跟她有什麼關係?

唐悅的腦子一時之間有些轉不過彎來,但眼前柳盈這狀若瘋顛的模樣,讓她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

「如果不是你,我就會嫁給莫司宇,我爸也不會出事,都是你的錯。」柳盈現在將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推到了唐悅的身上。

「瘋子。」唐悅嘀咕著,可不想和瘋子爭論對錯,她轉身就朝著軍區走去,好在,她剛出來沒多遠,跑一段距離,就瞧見了軍區的大門,大門打開,有一輛軍用車從裡面開了出來。

「站住。」柳盈是軍醫的,雖然和正規的軍人相比,體能沒他們厲害,但和沒訓練過的唐悅來說,速度又要快上不少。

若不是之前唐悅跟著朱援朝訓練過一小段時間,之前又自己跑步,只怕早就被柳盈給追上了。

饒是如此,柳盈發起瘋的跑,眼快著就要追上唐悅了,唐悅心底一急,拿出生平最快的速度奔跑著,眼看著柳盈速度快,唐悅一咬牙,側身往旁邊的草坪上一滾。

就這麼一滾的時間上,軍用車上跳下人來了。

薛樂。

正是廚房裡的炊士兵,薛樂,一個很熱心的少年。

唐悅眼見著薛樂將柳盈攔了下來,不由的鬆了一口氣,若是被柳盈抓住,可就不是這一摔這麼簡單的。

她揉著被摔疼的手,站了起來,她走了過去,只聽著柳盈在吵鬧著。

軍區里,似乎也聽到了動靜,她看到秦安皓也快步走了過來,隨即,就將柳盈帶走了。

唐悅一臉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她回到家裡,用藥酒揉著淤青的地方,疼的她倒吸了一口氣,今天還真是出門沒看黃曆。

「小悅。」白清興奮的回到家裡。

唐悅迅速拉起衣服,生怕被白清發現了。

白清一進屋,還沒說話,就聞到了那濃烈的藥酒味道,她問:「小悅,你受傷了?」

「沒事,就摔了一下。」唐悅的話剛說完,白清拉起她的衣服,手上淤青了一大片。

「那個,是我的皮膚太不禁摔了。」唐悅解釋著。

白清默不作聲的將藥酒拿了出來,給唐悅揉著,她道:「小悅,你這是在軍區弄的?還是在外面?你覺得這事,瞞的住嗎?」

唐悅瞬間就反應過來了,她一心想要藏著,卻忘了在軍區外面,秦安皓應該會和莫司宇說吧?

那她摔到的事情,豈不是也瞞不住了?

唐悅想了想,簡單的說道:「就是碰到了一個瘋女人。」

白清深看了她一眼眼,岔開話題道:「對了,小悅,我今天去看股票了,我們掙了五百呢,我又投了五千進去。」

白清喜滋滋的說道:「我也打聽清楚了,往後周一到周五才能看,周六周日好像不上班,這次是我們運氣好,撞到周末也上班了。」

「是嗎?那漲的還挺快的。」唐悅暗自琢磨著,她要不要將手裡的錢再投一些進去。

晚上,白清有事出門了。

唐悅以為一個人吃飯,正打算隨便下點麵條吃,就見秦安瑜帶著大餐回來了,同